閱讀歷史 |

0273 被誰騙都是騙,不如便宜我(1 / 2)

加入書籤

沃德裡克先生很認真的為賽維瑞拉解釋了一下林奇這個答案背後的那些意義,一開始賽維瑞拉隻是覺得有些有趣,她甚至覺得自己沒有想明白隻是時間問題,隻需要多給她一點時間她就能夠想明白。

但隨著沃德裡克先生解釋的越來越多,牽扯到的問題越來越複雜,連地緣政治和國際政治都開始涉及的時候,賽維瑞拉才意識到林奇的這個答案有多麼的恐怖!

沃德裡克先生這麼做的目的其實並不是要自己的女孩喜歡上這樣的家夥,他隻是不希望賽維瑞拉因此產生好奇,沒有好奇他們就沒有繼續交往的必要,隻要不繼續交往,他們就不會成為戀人。

“林奇是一個非常特彆的小夥子,他很優秀,可是他的優秀不同於我們對優秀的普遍定義!”

“這就像是我們稱讚一個強大的對手時不吝給予他一些讚美之詞,但他無論獲得了我們多少的讚美,他終究也是敵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沃德裡克看著女孩,直視著女孩的眼睛,女孩咬了咬嘴唇,點了點頭,“我想我明白了……”

沃德裡克先生笑著摸了一下女孩柔順的頭發,“林奇很好,但他不適合你,如果不是他愛上你,而是你愛上他,這注定會變成一個悲劇……”

他說著收回了手,“好了,去休息吧,已經不早了。”

目送女兒告彆離開之後,沃德裡克先生的妻子才走了過來,她抓著沃德裡克先生的手,表情有些複雜,“這會不會太殘忍?”

“我隻是為她好!”

一句聽爛了的話,但也是真理。

另外一邊,林奇結束了這場慶祝活動之後並沒有立刻就離開,他在布佩恩停留了四天時間之後才返回了塞賓市。

在這四天時間裡他見了很多人,參加了三場非正式酒會,五場沙龍,聊了很多。

他在總統先生慶祝活動上的那番激進的話已經開始擴散開,一些激進派中的激進派開始聯係他,和他談起在即將放開的國際社會上做一些驚人的大事情來。

從接觸這些激進派中的激進派開始,林奇其實感受到的是一種不自信,正是因為他們不自信,所以他們此時才迫切的希望在國際社會中證明自己,這裡麵也包括了帝國陸軍和帝國海軍。

軍方的人也很不自信,可能他們自己都不確定如果真的要在軍事方麵決定國家命運的時候,他們是否能夠承擔得起這份重責,並且把聯邦帶到更遠的地方去。

這種迫切的想要向聯邦國內,向國際社會證明自己其實可以做到一切需要做到的不自信,讓這些人變成人們口中的激進派。

總之這段時間裡林奇始終遊走於這些人之間,他現在在激進派中已經有了一些名氣,不少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到處大談掠奪強國的謬論。

從布佩恩回到塞賓市之後,就立刻有兩件事找上門來。

第一件事是阿德萊德願意和他見上一麵,鑒於林奇在總統先生那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加上這幾天他在布佩恩也結識到了不少大人物,阿德萊德覺得有些事情不是不能談,而且也沒有必要通過一些中間人去談。

這就是聲望的好處,如果林奇想要和阿德萊德談一談還需要找中間人疏通關係,人們對阿德萊德的觀感就會變得很差,連帶著州長都會變成不討喜的角色——用一個蠢貨當下屬,總有一個人是蠢蛋!

林奇見總統都不要找個中間人,見一個州長的幕僚卻要,難道他比總統先生的身份地位還要高?

除了這件事之外,就是薇菈暫時請假了一段時間的假,她正在和蓋普辦理離婚手續,財產分割需要一段時間,還有一些其他的責任分割,都需要一段時間就去辦理,或者讓這些結果具有法律效益。

和蓋普離婚是避免被牽連的一種好方法,這其實還是蓋普自己提出來的,他在被關押的時候要求見了一次薇菈,然後說出了這個要求。

如果他們離婚了,並且財產與責任完全分割,一旦蓋普受審要受到什麼處罰之類的,就不會影響到薇菈和他們的孩子,這很重要。

在這個社會中最重要的無非就是金錢和權力,他們沒有權力,如果再丟掉金錢,薇菈和他們的孩子接下來的日子就變得很難熬。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