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75 潛規則,競爭者,提問者(1 / 2)

加入書籤

重新坐回到自己位置上的喬格裡曼臉色有些肅然,林奇的提醒一開始讓他有一種……惱羞成怒的感覺。

他現在非常的瘋狂,整個銀行的人都知道,那些被辭退的人就是因為在喬格裡曼與他對手鬥爭的問題上站錯了隊失去工作的。

更可怕的是銀行的行長也非常支持喬格裡曼,所有管理層都站在了他這邊,這也讓他風頭一時無兩,更加加深了他會留在塞賓市當行長的說法。

但緊接著,他就感覺到頭皮微微發麻,他立刻就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出現了問題。

他開始反思自己這段時間是不是做過什麼蠢事,他開始冷靜下來。

其實這種情況並不是某種個例,它大多數時候會發生在一些獨裁者的身上。

沒有人敢於質疑獨裁者的權威,這就讓獨裁者們開始變得狂妄自大,最後也因此而終,好在林奇即使的提醒了他,讓他醒悟了過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拍賣會開始了,這場閉門拍賣會從一開始就顯得有些不那麼……正常。

和大多數拍賣會現場的熱鬨不同,大廳裡並不怎麼熱鬨,沒有人交頭接耳,每個人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這次被拍賣的資產包括了裡斯托安麾下這家輕工企業的所有東西,房地產,地皮,生產用的機械,一些積壓在倉庫裡的原料,以及一些林奇這些人看不上的東西,比如說車。

汽車這種東西對於做生意的來說它有很多種價值,有些企業每年購入的豪車數量驚人,價格也驚人,很多普通人完全看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企業會有這樣的需求。

當然也有人會給出一些解釋,比如說為了維持企業的形象,豪車仿佛已經逐漸的成為了一個企業的臉麵,這其實是一種時代背景下有些扭曲的社會文化之一。

一家公司有沒有能力,有沒有實力,它的經理,它的總裁在和彆人談生意的時候不可能拎著幾十萬幾百萬的存款展現給彆人看,那麼應該如何證明呢?

這個時候豪車就起到了這樣的作用,它從側麵反映出一家公司的實力象征。

更關鍵的是這些車可以作為資產抵押給銀行去支付企業需要兌現的利息或者到期的貸款本金,他們隻花了很少的錢就獲得了長時間的使用權,一轉手甚至可以以原價抵出去,這也是企業樂於購買大量豪車的原因。

在今天的拍賣會上,就有很多的豪車,還有很多精美的沙發,藝術品,一些用於享受的東西,這些都是從裡斯托安集團麾下的某家輕工企業裡搜刮出來的。

一開始,拍賣會就進入了正題當中,一輛前年生產,市麵售價三萬兩千八百塊的準新車,被一名普通的參拍者以四千二百塊錢的低價成功拍得,更令人驚奇的是他沒有任何的競爭者。

如果有人稍微注意一下的話,就會發現這名競拍者隻舉過一次牌後就成為了旁觀者,在這之後他沒有再舉過牌,這個人在這一刻成為了這場拍賣會的背景板。

接下來是第二輛車,第三輛車……第一組沙發……第一幅近代油畫……第一個藝術品……。

拍賣會上的這些商品都被拍賣出了很低的價格,大約是原價的八分之一,有時候會稍微多一點,比如說藝術品之類的,但價格也不會太高,大概是原價的三分之二。

總體來整個拍賣會以很多人難以理解的方式運作著,很多人可能都不清楚,這些人是如何保證一個人舉牌的時候彆人不會舉牌,大家都非常默契的不去競爭,讓價格始終停留在起拍價。

難道他們在這之前,就商量過了嗎?

是的,他們商量過,整個銀行內部的員工都加入了進來,從營業大廳的櫃員,到坐在辦公室裡的經理,每一個有資格參與這場閉門拍賣會的人,都會參與進來。

甚至在這場拍賣會之前,其實已經舉行過一次小型的競拍會,對一些有競爭的商品進行定價,並且確定了每一件商品會落入誰的手裡。

每個人都會遵守這些規則,在拍賣結束之後,這些拍得者們還會拿出一部分錢存進某個類似活動小金庫的賬戶裡,以後有什麼活動時,就可以拿出來使用。

上百件普通的商品最終以起拍價快速的完成了整個拍賣流程,其實市政廳方麵也很清楚這裡的情況,要知道市政廳和法庭都會有監拍人,但他們也默許了這種情況發生,或者說坐視了這樣的事情發生。

從整個拍賣流程來看,它完全符合聯邦法律和憲章的要求,這是一場合法合理,有理有據的拍賣,誰都挑不出毛病來,這也就夠了。

當然,為了避免銀行過於過分,市政廳在委托銀行拍賣之前會先找人評估一下這些資產到底值多少錢,然後他們會報一個他們認為合適的價格給銀行,這個價格就是市政廳的底線。

不觸碰底線,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小東西賣的很快,緊接著就是地皮,這是一個大東西。

這家工廠的地皮緊靠著城市圈,按照塞賓市現在的發展速度來說,最多不超過十年,它就會被計入城市圈內,到時候它的價格必然會有大幅度的上升。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