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34章 0623 最後一刀(1 / 2)

加入書籤

滿頭大汗!

一貫以來都很在意自己儀表的赫伯斯先生此時已經不在意這些了,他摘掉了帽子,脫掉了外套,隻留著一個小馬夾和一個白色的襯衫,甚至連襯衫的領口都被他撕開了。

他站在海關負責報批的服務台之外,忍著劇烈的頭疼,按捺著自己快要暴走的憤怒,咬牙切齒的問道,“我的手續哪裡不合格了?”

他拍打了一下櫃台上的那疊手續,神情很痛苦。

這段時間以來頭疼一直持續困擾著他,他的私人醫生告訴他,這是由情緒和突發的高血壓引起的,他已經開始持續的吃降低血壓的藥,可效果卻不怎麼樣,頭疼還在繼續。

整個腦袋就像是裂開一樣,有時候他恨不得想要撕破自己的頭皮,找到腦殼上的那條裂縫,一下子把腦袋夯開,看看裡麵到底有什麼東西讓他痛不欲生。

他緊緊的抿著嘴,不想讓自己失態,他的情緒已經到快要爆發的邊緣。

坐在服務窗口後的報關人員不緊不慢的說道,“根據聯邦金融管理委員會的要求,超過五萬現金離港都必須有金融管理委員會的核準。”

貨幣也是一種貨物,而且還是一種性質特殊的貨物,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允許貨幣肆意的非法流通,這會嚴重的影響一個國家商品市場和金融市場的秩序。

為了穩定國內的商品市場和自由市場的秩序,任何大額的現金進出港岸,都必須報備。

進來的時候需要報批,出去的時候也需要。

工作人員的說法並沒有違反任何規定,更談不上刁難,隻是最普通的公事公辦。

不過想要拿到金融管理委員會的批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說到了金管會說一句要出港,那邊就會把批文發下來,整個流程可沒有這麼簡單。

從動機到目的,都需要有一個細致的調查,比如說為什麼要把這麼大的資金運出港口,而不是通過彙票、本票之類的方式進行?

又比如說,如何證明你申報的這批錢,就一定是你從銀行取出來的錢,而不是其他犯罪經營所得?

這個調查周期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長,如何定性完全看有沒有人願意為這件事背書。

如果有,比如說沃德裡克先生願意為這件事背書,他的名聲,社會地位,權力以及財富完全符合背書的條件,審核的過程就會很短。

可一旦發生問題,聯邦找不到赫伯斯先生的話就會找沃德裡克先生的麻煩,在麵對如此可觀的金額時,一般人是不會願意出頭的。

如果沒有人背書,那麼流程就會變得漫長,幾天到一個月的時間不等,要流出的錢越多,審查時間越長,而赫伯斯先生目前最缺少的就是時間,他根本沒辦法走金管會的審批道路,所以他走了另外一個道路。

他的手有些不受控製的抖著,從一堆手續中翻出了一張,遞了過去,“這是我之前報關的手續,我要把那些錢轉存,這符合聯邦的法律和報關規則,你們必須放行!”

他拿出了他申請入關的那份文件,這份文件能起到關鍵性的作用,我進來一百億,出去一百億,一來一回兩套完整的文件完全能夠證明這筆錢的性質與合法性,符合聯邦法律,可以不向金管會申請報批,隻需要備案就行了。

備案,一個電話的事情。

赫伯斯先生突然用力拍打著太陽穴,一陣劇烈的疼痛讓他眼前都有些發黑,他連忙從小馬夾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個藥瓶,從裡麵拿出了一顆藥丸,塞進了嘴裡,咽了下去。

十幾秒後,他舒了一口氣,感覺好多了。

等他看向櫃台內的工作人員時,卻看到對方正在打電話,似乎還在避諱著他。那個年輕人的目光不斷從他身上略過,給他一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就在他隱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的時候,門口出現了兩名警察,海關警察。

與此同時,赫伯斯先生的助手從外麵跑了進來——警察沒有阻攔他,他們的目標不是赫伯斯先生的助手。

“先生,我們的貨物被警察控製了……”

嗡的一聲,赫伯斯先生的耳朵裡沒有了任何聲音,隻有嗡嗡作響的耳鳴聲,他看著助手聲嘶力竭的叫嚷著,卻聽不見任何聲音!

他差點摔倒,好在他的助手攙扶住了他,警察們也靠了過來,其中一人的手已經按在了槍柄上……

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旋轉,扭曲,赫伯斯先生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失去了知覺,倒在了地上。

大概一個多小時之後,赫伯斯先生的情況才穩定下來,他也從昏迷中蘇醒,躺在床上,身邊掛著一個藥瓶。

滴管裡的溶液不斷低落,他感覺自己很疲憊。

助手看見他醒來,第一時間就靠了過來,可能是他的喊出了赫伯斯先生的名字,病房的門也被打開了,一名看上去明顯是聯邦探員的調查局工作人員朝裡麵看了看,又退了出去。

“怎麼了?”,赫伯斯先生揉著自己的腦袋,“我記不太清楚了,好像發生了什麼,然後我倒下了,發生了什麼?”,他慢慢的抬頭,看著自己的助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