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79 取之於民(1 / 1)

加入書籤

“你的裙子有些短了……”,林奇坐在沙發上,他手裡端著精致的酒杯,有人認為烈酒用方杯喝起來更愜意一些,而雞尾酒等調製類酒精飲料比較適合圓形杯。

據說這裡麵還有很多的講究,林奇不是很關心這個,他隻是模糊的大概了記住了有這麼一回事,至於是不是真的,他不在乎。

有錢人做任何事情人們都能為他找到一萬條他這麼做的理由,以及他必須這麼做,這一點和窮人不一樣。

對於窮人們來說,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容不得哪怕隻是一絲絲的混淆。

在離他不遠處的女傭正撅著屁股打掃衛生,她穿著一套現在比較流行的女傭服裝,但很明顯這套衣服的風格可能更成人一點,她的裙子有些短,在彎腰的時候能讓林奇看見她的屁股,以及屁股上有一個微微發紅的痘痘。

現在的拜勒聯邦隻有最前衛的女人們才敢這麼穿,她們還會輕蔑的迎上那些各色的目光,然後用一種無聲的“我知道你是一個下流坯子,也知道你在意淫我的身體”這樣的眼神去諷刺那些男人們。

但在這裡,這位女傭,不是那麼前衛的人。

林奇的一句話讓女傭有些不安的直起身,她的裙子終於蓋住了她的屁股和大腿,她轉過身看著林奇,很惶恐。

從上上個月開始,社區服務公司就已經開始不斷的裁減員工,最初的時候是司機,住在這裡的住戶們已經不像是以前那樣,情願不用車也不會自己開車。

他們每天出行都會雇傭服務公司的司機為他們駕車,有一些住戶甚至有了專職的司機,他們不在乎那點小錢。

可隨著經濟走衰,最先被裁剪的就是司機,人們為了省下一筆不必要的開支,他們情願自己駕駛車輛,並且把這種行為稱作為“體驗駕駛的樂趣”,這是一個很好的說法,它幾乎完美的遮蓋住了目前中高產階級麵臨的困境。

然後裁剪的就是園藝人員和衛生工作人員,兩個人甚至三個人的活一個人乾,這樣就節省了一筆開支,被壓迫剝削的人也不會反抗,至少他們還有一份工作。

現在輪到女傭了,一些住戶已經破產,短期內看樣子是不會有人接手他們的房產,加上很多全日製的女傭成為了鐘點製,這也讓整個社區服務公司的閒置女傭變得多了起來。

為了節省開支,公司方麵決定先裁剪掉大概三分之一的女傭,如果剩下的依然存在剩餘勞動力,他們會進一步的進行裁剪,直至他們滿意為止。

這個時候一名女傭的去留就完全取決於她們受雇的住戶,如果住戶在人選上沒有需求,這些女傭們就都有可能成為卷鋪蓋滾蛋的人員。

如果有人願意讓這些女傭繼續工作,那麼她們就能留下來並且擁有一份工作。

後者的篩選取決於能陪幾個公司的管理層睡覺——事實上已經有人這麼做了,有些女人為了保住這份工作她們至少和兩個或以上的公司管理層滾在了一起。

不過也有一些人選擇了另外一種方法,那就是和她們的雇主滾在一起。

這其實更讓比起和公司管理層搞在起更能讓女傭們接受一些,至少她們覺得如果能陪這裡的住戶睡覺,至少證明了自己的魅力。

在同事和好友的慫恿下,這位女傭決定犧牲一些東西來保住現在這份工作,更可悲的是甚至她的丈夫似乎也知道了這件事,但對於她的選擇保持著沉默。

可此時,她有些不安,因為她有點捉摸不透林奇,現在她的未來是留下還是離開,全部取決於林奇的決定之中,這也讓她非常的緊張。

“你沒有必要勾引我……”,林奇品了品杯子裡價值三百多塊的烈酒,琥珀色的色澤讓燈光穿過它的時候會彌漫著一股金色的光芒,這些光芒折射到林奇的臉上,讓他看起來是如此的聖潔。

他的目光從杯子上收回,“可能我這麼說不太合適,不過我不會因為和一個女人維持著某種不正當的關係就改變我的態度和原則,你與其考慮怎麼在我麵前脫光衣服,不如考慮如何讓我對你的工作滿意,明白了嗎?”,林奇把杯子放回到桌子上,他眼神直視著女傭,伸手在茶幾邊沿反麵的回勾處輕輕的擦拭著。

隨著他的手指擦拭的距離不斷變長,女傭的呼吸也逐漸完全的停止!

這是桌子的反麵,而且不太好擦拭,平時也沒有什麼人會注意到這裡,但實際上它乾淨與否是很重要的。

這也是林奇的親身經曆之一,他以前碰到過一個很有趣的客戶,這個客戶有一個不知道算是愛好,還是癖好的行為,他喜歡用雙腿抵住桌沿。

有一次他們簽訂完一份文件,兩人站起來握手交換了文件,算是結束時,他們都發現了這位先生的腿上,有兩條很明顯的灰色痕跡。

上麵不僅有灰塵,還有一小片蛛網之類的東西,這著實讓人非常的不快。

儘管在這個世界裡沒有那位先生,但也許還會有其他的事情和其他的人,林奇不是一個用下半身思考的家夥,他要的也不複雜,隻是能夠專注於自己的工作,僅此而已。

這個擦拭的過程其實很短暫,但此時的時間卻仿佛被拉的很長,林奇的一次眨眼在女傭的眼裡也成為了慢動作,她的心跳聲震耳欲聾,震的她有一種暈眩的感覺。

她甚至不記得自己是不是打掃過茶幾的背麵,是不是讓那裡看起來和它的正麵一樣乾淨!

大概兩秒鐘左右,林奇的目光向下一瞥,手指的指肚非常的乾淨,沒有一丁點的灰塵,他臉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瞧,就是這麼簡單,隻要你對你的工作負責,那麼我就對你負責!”

“你可以告訴公司經理,你要留在這我這裡為我工作,全日製!”

女傭頓時驚喜交加,激動壞了。

她的丈夫已經失業了,孩子們還要上學,還需要額外的開銷,如果再丟掉這份工作,她都不知道一家人該怎麼辦!

“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感謝你,林奇先生,我能為你做點什麼嗎?”,女傭很激動,也懂得感恩,她知道這是林奇給予她的恩賜。

林奇則笑了笑,“換上合適的衣服,我不希望來訪的客人認為我是一個那樣的人。”

那樣是哪樣他沒有說明白,但是誰都清楚,女傭很快就換了一套正常的衣服,這也讓她覺得輕鬆了很多。

兩天時間一閃而逝,林奇手裡的慈善私募基金成功的從市長的手中獲得了這次寶貴的機會,為此市政廳還特意的公示了一下中標公司的方案,這也是為了讓彆人閉上嘴,同時也表示一下市政廳在這件事上的公正程度。

好吧,這聽起來像是一個笑話,四百多萬的拍賣款在第一時間就打進了這家慈善性質的私募基金會內,在林奇給市政廳的標書中,四百多萬的資金裡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款項將用於各種中長期投資行為,剩下的百分之十五則用於照顧那些有資格享受這筆資金的殘疾孤寡工人。

因為這筆資金並非是一次性賠償,所謂為了確保它能夠為這些人創造更久的環境,管理方允許拿出一部分用於投資,但同時管理方也需要有一個保證,或者說一種防禦措施。

無論管理方怎麼使用這筆錢,他們都必須保證這筆錢的百分之八十必須使用在受照顧群體的身上,這是底線。

馬克毫不猶豫的代表基金的管理層在文件上簽了字,有時候馬克也是很可愛的,隻要有好處,隻要沒有太大的風險,他就願意做點什麼。

這筆錢除了百分之十五留在了基金會的賬目上,其他的則以投資的名義投資到了林奇拆分出來的新公司裡,並且認購了一大部分股票,且為公司進行了增資。

當然,這些操作都是合理合法的手段,即使有人起訴什麼的,也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整套流程符合拜勒聯邦的規則製度和各種法律。

雖然說之前多掏了一些錢,但終究這些錢還是回來了,不過就算回不來,林奇老爺也是一名大善人,這是他願意承擔的社會責任!

比如說昨天早上的報紙中就提到了這一局,林奇老爺用溢出起拍價六倍的價格重金拍下了那些拍賣品,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承擔起一名年青企業家在社會中應該承擔的責任。

“當著記者的麵,林奇先生表現的有些靦腆,看著他還殘存著三分稚氣的麵孔記者很難相信,這樣一個‘大孩子’已經做的比任何人都更好。”

“在記者詢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的時候,他很認真的告訴記者,他依靠著人們的幫助賺到了錢,現在就是他回饋社會的時候,他會儘自己所能去這麼做。”

“林奇先生還說出了一番非常有哲理的話——財富來自於人民,最終也要會到人民當中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