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82 談判,試探,核心(1 / 2)

加入書籤

林奇坐在桌子邊上以一種很放鬆的姿態看著工人工會的會長說了一大段開場白,其內容無非就是再不救救工人們社會就完蛋了之類的,總之很無趣,人們天天都在說的東西再怎麼強調也不會引發更大的共鳴。

等他說的差不多了,這位會長先生才說道,“我們之前和市政廳聯係過,蘭登市長和費拉勒先生說也許你能給我們提供一些幫助,很冒昧的問一句,他們說的,是我想象的那種幫助嗎?”

林奇點了一下頭,他掏出了一盒香煙,露出了些許詢問的目光,在會長的點頭確認下,他點了一根。

“叮”

清脆剔透的金屬的震顫聲在房間裡響了起來,回味悠長,在林奇深吸了一口煙的同時合上了打火機帽,那悠長的顫音才消失在房間裡。

他夾著翹著腿,夾著香煙的手按在會議桌的邊緣,略微側著身子坐著。

這個坐姿在這種比較正統的談判過程中其實表現的不算太恭敬,但他就這麼做了,他不知道嗎?

不,他知道,他隻是在試探。

很多沒有經曆過談判的人不是很清楚,談判並不像是路邊攤的生意中出現的討價還價那樣簡單,你喊一個價,我喊一個價,然後逐漸靠攏尋求共識。

正兒八經的談判沒有這麼簡單,說這是一場戰爭也不為過,考驗的不隻是腦力,精力,還有體力。

根據一些非官方的記載,單場談判持續時間最長的超過二十個小時,整個談判時長幾周幾個月的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在這些談判裡,彼此不斷的試探對方的底線,接受能力,預期目標成為了最關鍵的任務,他們不會拘泥於語言,而是采用各種方式。

比如說林奇現在這種不太合適的坐姿,如果工人工會的立場和態度非常的強硬,他們有可能會表示“林奇先生看起來還沒有準備好這場談判,也許我們應該換一個時間”這樣的話,反過來試探林奇。

但沒有這些,工人工會的會長看見他這樣做了,隻是挑了挑眉梢,笑了一聲,“科學家們說吸煙對身體不好。”

一句話,一個態度,林奇就已經得到了一些重要的情報,工人工會的態度不強硬,立場不堅定,換句話來說他們書麵上開出的條件並不是他們的底線,可以更進一步的剝去一層。

林奇微微點頭致意,“感謝你的好意,讓我們談談正事……”

看了一眼手中的香煙,旁邊立刻有人為他送來煙灰缸,他說了一句謝謝後彈了彈煙灰,然後說道,“我給你們的不是工作崗位,而是訂單,需要我解釋嗎?”

這句話聽著有些氣人,工人工會的管理層皺著眉頭互相用茫然的眼神溝通了一下後似乎都不明白林奇在說什麼,工會會長自然笑嗬嗬的肯定了林奇的說法,“如果不介意的話,說的更詳細一些,我們也能了解的更透徹。”

“我並不打算雇傭任何工人,你們都知道,現在聯邦的各項法律把工人們保護在一個鋼鐵的盒子裡,這種過度的保護產生了很多的問題。”

“據我所知,每個工廠的工會分部裡都會存在一些不用上班的工人,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工廠劃分給他的辦公室裡看報紙,看電視,和彆人打牌或者睡覺。”

這種情況是普遍現象,不過工會會長對此卻有不同的看法,“抱歉,打斷一下,林奇先生,你似乎對我們的工作有些誤解。”

“我們在每個工廠內的分部也有日常的工作安排,那些工人代表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處理這些日常工作,確保工廠的生產秩序不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以及必要的時候處理工人和工人之間,工人和企業主之間的矛盾。”

“所有建立了工會分部的企業,在效率上都明顯比沒有建立分部之前要高得多。”

林奇很不客氣的跟上了一句,“麻煩也更多,支出也更多!”

這句搶斷讓房間裡的氣氛有些僵硬,不可否認的是林奇的這句搶斷沒有問題,每一個建立了工人分部的工廠,他們會要求每周抽出半天時間來組織工人活動,並且必須在工作日裡,理由是如果放到周末會占用工人們的休息時間,這是不人道的。

這些工人們理所當然的享受著每周半天的輕鬆時刻,而且他們還能要求企業主給他們發放這半天的工資,他們這不是曠工行為。

除此之外連夥食什麼的都有安排和需求,時不時工會分部還會鼓動工人們和企業主對峙,爭取更多的福利和好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