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85 拜訪(1 / 1)

加入書籤

國事訪問的背後往往存在著很多外人難以探知的利益問題,就好像蓋弗拉的總理大臣來訪問拜勒聯邦,在普通人的眼中這不過是總統上任之後的一些舉措產生的後果。

他迎合了整個國際社會的需求,改變了聯邦曾經孤立的政策,和國際上的其他國家有了交流,所以彆人開始來訪問聯邦了,這很正常。

可是實際上這場國事訪問的背後還有很複雜的利益問題和政治問題,比如說總統先生承諾放開聯邦最南邊和最東邊的兩座深海港口,建立自由貿易區,允許蓋弗拉的商人自由來往拜勒聯邦並且在聯邦享有和聯邦公民同等的權力,包括但不限於對他們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的保護等,才換來了這場國事訪問。

這場訪問可以說從一定程度上確定了進步黨提出的積極融入國際社會所帶來的正麵反響,給人們加深了一種概念,我們選擇了最正確的那條路,並且已經得到了一定的成果。

可很多人並不清楚,他們隻有一個模糊的概念,模糊到他們隱約的隻能感覺到,一個新的時代到來了,就這麼簡單。

蓋弗拉邀請聯邦回訪其實也有很多的原因,這場戰爭蓋弗拉作為收益最大的戰勝國之一,其實他們的收獲並不如人們想象中的那麼大。

首先,他們沒有在戰爭中占領任何一個國家的首都,沒有俘獲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導者,他們始終圍繞著漫長的戰線浪費時間,金錢,軍力和人們寶貴的生命。

最終確定他們贏了,也不是他們通過戰爭的方式摧毀了敵人的意誌,隻是另外一方比他們更先沒有錢了,打不下去了,不投降就沒得打了。

所以這注定是一場要虧本的戰爭,在蓋弗拉國內也有很多質疑的聲音,他們質疑他們的皇帝陛下為什麼要浪費如此之多的資源去打這樣一場戰爭,更加質疑他們的皇帝為什麼要籌集大量資金去發展一塊租來的非永久占領的地區,那些錢應該用在國內。

戰爭掩蓋了一些矛盾,可是戰爭紅利不能帶來滿足,這些矛盾還是要爆發的,所以如果蓋弗拉的皇帝能夠證明他這麼做能夠為人們帶去他們想要的東西,尊重,利益什麼的,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拜勒聯邦的拜訪表達了對蓋弗拉皇帝以及人們的尊重,他們開放港口代表了蓋弗拉的商人們又有一個可以傾銷商品的市場,他們的皇帝就會受到人們的愛戴,而不是質疑。

總之這是非常複雜的一個問題,對於州長來說,加入和不加入,也需要仔細的斟酌選擇,進步黨內的派係之爭也有了一些愈演愈烈的苗頭。

激進派不斷組織各種沙龍,密會,活動,到處宣傳他們那套激進的理論,說什麼隻有在國際上展示了聯邦的國力,才能夠得到平等和尊重。

不得不說在這個充滿了迷茫和不確定的年代裡,很多人似乎都對激進的東西感興趣,這也可能是對過去這些年裡保守的一種“報複”,報複他們把這麼多年的時光錯給了荒謬的政策,過去他們有多麼的保守,現在他們就有多麼的激進。

按照道理來說,兩年後的大選……準確來說是一年十個月後的大選,現在的總統先生很有希望當選,可激進派似乎並不打算放棄這次機會。

進步黨內的激進派挑選出了一名候選者,將在今年年代到明年年初左右,和現任總統在黨內先較量一番。

然後參加到選戰中,對外宣稱這是為了針對保守黨製定的競選政策,這位進步黨的新候選人會全程完成陪跑。

看上去好像沒問題,可萬一人們把票投給了陪跑的人……。

現在蓋弗拉國事訪問邀請的背後是現任的總統的手筆,加入對蓋弗拉的訪問團會被人貼上溫和派的標簽,儘管州長這種級彆的政客他們不太在乎這些事情,他們甚至可以對抗總統的政令,但有些麻煩能避免還是要避免的。

阿德萊德輕歎了一口氣,其實誰也沒想到進步黨黨內現在的情況會突然間變得這麼複雜,過去在外部壓力之下這些都隻是很不起眼的苗頭,現在終於成為了大火。

“我會和其他人商量一下之後再你一些幫助,不過我先解決手中的這件事……”,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張名單上,州長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看法。

阿德萊德本來想邀請林奇來一趟州府,隻是令他沒想到的是,他還沒有出聲,林奇居然就已經在州府了,他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就是參加一場會議,一場行業會議。

林奇的手裡有一個全部由女性運動員組成的橄欖球球隊,並且還在州內亮相了,這段時間她們又出現在了電視屏幕上,取得了很高的收視率,就連周邊城市乃至周邊的其他州,都有了一些想要更多的聲音。

之前電視台想要用極少的錢來購買這些比賽的轉播,不過失敗了,隨後他們決定讓聯運會去談這件事,哪想到林奇居然也不自己談了,直接把聯運會推給了女性權益保護協會。

女權的那些人早就垂涎聯運會的轉播收入,加上這還是第一支女性職業運動隊伍,社會各個方麵也給予了足夠的關注,他們就更不可能把這種好事讓給聯運會了。

雙方都是很強勢的組織,互不相讓,一直拖到了林奇在布佩恩沒回來的時候,都還沒有一個結果,他們都覺得這份收益應該自己獨享,直到最近這幾天這件事才有了突破性的進展,而讓他們能夠坐下來談那些之前不能談的原則問題的東西,就是一些人開始搞聯賽了。

是的,女性橄欖球職業聯賽,這玩意真的沒有什麼技術含量,隻要有人願意養活那些女運動員,並且給她們發放工資,然後找一個場地就能很輕鬆的舉辦起一場聯賽。

這次舉辦的聯賽說起來還和林奇有關係,之前有一位來自國外的卡茲裡爾伯爵,他對這個女性職業運動很感興趣,從林奇這邊取了經後一口氣搞了兩支球隊。

很快他就不滿足自己和自己玩,於是他開始號召一些朋友,也包括了林奇和福克斯父子,大家一起搞一個比賽玩玩,他個人願意拿出大概二十萬聯邦索爾作為冠軍的獎金,發放給比賽的冠軍。

所有的球隊加起來也就六支,但就是這樣一個連草台班子都算不上的比賽,讓聯運會和女權組織坐不住了。

他們比卡茲裡爾伯爵更清楚,一旦這個比賽舉辦起來並且成為慣例會代表什麼,那將會代表屬於他們的好處全部飛了!

所以在這個緊要關頭,他們那些不能談的原則性問題也不是原則性問題了,也不是不能談了。

他們不僅邀請了林奇,福克斯父子和卡茲裡爾伯爵,還邀請了另外兩支球隊的經營者,他們將要召開的這場會議,將為女性職業運動製定一種標準。

不管東西有多麼的好吃,隻有吃進肚子裡才是好東西,聯運會和女權的人都很清楚,所以他們放下了分歧,先坐穩他們的利益再說。

林奇抵達首府,從車站出來的時候,就有人前來迎接他。

一輛豪華轎車旁站著一名非常專業得體的司機,他手裡舉著一個牌子,上麵清晰可見的寫著林奇的名字。

這是翠西女士派來接林奇的車,今天晚上他要在翠西女士的家裡和她的家人共進晚餐。

翠西要把家人介紹給林奇,這表達了她對這份“友誼”的肯定和期望,林奇自然也不會拒絕這樣一個很有影響力的女士的邀請,就欣然赴約了。

約克州的首府有著差不多三百人的人口,是約克州第一大城市,曾經很多人都以自己生活在這裡為榮,但現在……

坐進車裡的時候車子緩緩發動,離開了稍顯熱鬨的車站之後,這座大城市的蕭索逐漸的展現出來。

街道上都是穿著破舊大衣,身形消瘦的人,他們把手插在口袋裡,略微佝僂著背,低著頭,仿佛有什麼東西壓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負重前行。

沒有什麼歡聲笑語,也看不見身為大都市市民的高傲,隻有比小城市市民更沉重的負擔。

當這座城市繁華的時候,這裡的所有人享受著它帶來的一切便利,但當它變得蕭條時,每個人都必須承擔比其他地方更多的負擔。

車子經過幾個補給點時,這裡和塞賓市有了一些相同的地方,同樣長到看不見頭的隊伍,人們手裡攥著食品卷,小心翼翼的等待著,然後從工作人員手裡接過一個巴掌大的小包裝。

塞賓市發放的是流質食物,但這裡看上去不像是流質食物,他詢問了一下司機,“這裡發的食品是什麼,看上去好像是固體。”

司機很謙遜的回答道,“林奇先生,這裡給的是一種粉劑,把它和水拌在一起放在爐子上燒開就會變成一種……”,司機想了想,找出一個詞,“濃稠的濃湯,如果加入一些番茄,土豆,洋蔥,蘑菇什麼的,其實也很好吃。”

其實這個詞用的很妙,林奇笑了笑,點頭致意後不再說話。

車很快就抵達了翠西女士的住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