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93 日化類,輕工類,人類(1 / 2)

加入書籤

阿斯爾在納加利爾的所見所聞讓他放下了心中最後的一絲負擔,他突然間覺得林奇比任何人都好。

至少林奇願意承擔起一些責任,無論他的做法是否合適,他是出於怎樣的目的去做一些在外人看來虛偽的事情,但至少他是一個文明社會中願意承擔一些責任的資本家,哪怕他自己不承認他是資本家。

這樣的人比起他的哥哥,比起他的父親,比起納加利爾所有人都更有良心,這句話說出去會給人一種荒誕滑稽的感覺,可緊隨起來的就是一種諷刺。

資本家都成為了有良心的人,那麼納加利爾的這些人,這些事,難道已經比被人們譽為“魔鬼”的資本家們更邪惡了嗎?

就在阿斯爾為林奇的到來造勢的時候,林奇也正在為他前往納加利爾做準備。

巨大的倉庫區經過大半年的冷清後終於熱鬨了一些,但也僅限於某一小塊地方,叉車進進出出,將一些打包好的東西裝上卡車運往港口裝船。

這裡的東西都是都是二手商品交拍會中流拍的東西,除了每個城市最前麵的兩三場可以確保大量的商品完成拍賣,後麵舉辦的交拍會逐漸的會有一些流拍的商品了。

這些商品其實在整個社會中還是有需求的,隻是可能價格不合適,或者因為其他一些原因讓它們沒有被需要它們的人發現,隻能留在了倉庫裡。

這些都是林奇打算運往納加利爾的貨物,這些滯銷的商品能夠迅速的打開納加利爾的市場,因為它們的實用性還有他們低廉的價格。

很多人在評價一個地方是不是很窮的時候都會以人均收入作為標準,可是他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人本身也是一種明的國家都在回避這個問題,從早年盛行的奴隸運動到解放奴隸運動,人們都在儘可能的淡化人類本質上也是商品這個概念。

淡化,回避,不意味著這個概念就會消失,就是錯誤或者不存在的。

人就是商品!

納加利爾很貧窮,這也意味著人工很低,在納加利爾雇傭二三十個人的錢隻能在聯邦雇傭一名工人,即使這些人偷懶,二三十個人的產量也會比一個人高。

更何況人不僅能工作,還能輸出,而這恰恰是林奇把他在國際第一個生意放在納加利爾的原因,他要做勞務輸出。

廉價的勞動力加上當地政權包括神權的支持,一個巨大的寶藏就會被他打開。

很多人還在關注納加利爾地底下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各種礦藏資源的時候,林奇已經盯上這個國家的人口。

世界大戰落下帷幕,各個國家都在悶頭發展,積蓄力量,這一次的戰爭沒有給戰勝國帶來太多實際意義上的好處,也沒有讓戰敗國傷筋動骨,現在的和平必然隻是短時間的。

在沒有統治性的科學力量出現之前,戰爭會一直持續存在,隻有某些集團壟斷了高端科技武器,和平才會以常態化的方式降臨這個世界。

現在這些國家正在為下一次的戰爭瘋狂的發展,在戰爭中他們損失了大量的勞動力,據說有些國家男女比例失衡到當地政府會給每個成年男性分配數個到十數個不等的妻子。

而男人們需要做的工作,就是讓這些女人們懷孕!

聽著很好笑,當這個新聞進入聯邦的時候人們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哈哈笑個不停,在嘲諷了這個國家的人口凋敝和可笑的政策之後,一些人——特彆是男人們露出了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當一頭種豬,一匹種馬,除了到處傳播基因物質什麼都不需要做,這可能是大多數男人們的終極夢想。

諸如此類的國家還有一些,這也反應出了各個國家勞動力問題上的巨大缺口,如果這個時候有一批廉價的勞動力被輸送進去,這些國家恐怕願意為此支付一筆豐厚的傭金。

其實隻要仔細的去發現,就能發現人類這種商品是這個社會中最昂貴,也最欠缺,也是一直都存在的。

隻是人們為了避免把人類和商品畫上等號,他們通過一些其他的方式來混淆這個概念。

從勞動力的使用,到各種頂尖藥品的臨床實驗,從各種科學家的個人人體實驗,到社會學家的群體社會實驗,人類這種商品乃至於消耗品一直在被一些人使用著!

這是一筆龐大的財富,彆人看不見,林奇看見了。

“林奇先生,法庭剛剛作出了最終的宣判……”,亞當穿著嶄新的昂貴的衣服,手中提著的皮質公文包的價格讓曾經的他望而卻步,但現在他卻能夠輕便的拎在手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