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97 差異(1 / 2)

加入書籤

如何確定一個人是不是“自己人”?

這是一個很複雜又很簡單的問題,說它複雜,是因為人本身就是一個充滿了矛盾和欺詐的生物,人會違背自己的真實想法表達一種虛偽的態度,人會用各種偽裝來掩蓋最真實的自己。

在這種充滿了欺騙的環境中,沒有人能弄清楚一個人他是不是“自己人”。

但這又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簡單到早在文明的發展初期就找到了證明的方法——證明你對一個群體的忠誠。

如何證明?

當你想要加入一群壞人的時候,想要證明你也是壞人,那麼你去做一件壞事,殺一個無辜的人就行了。

當你想要加入一群好人的時候,要證明你不是壞人,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乾掉一個壞人,搗毀一個壞人的團隊就行了。

米舍哈耶讓警察局長突然站出來道歉,就是想要發現林奇的立場。

有時候米舍哈耶這些納加利爾上層社會的主導者們很困惑,困惑與一群國外的道德楷模用他們衡量道德的方式來抨擊納加利爾的一切。

甚至一些投資者居然會在本地的工廠裡搞國外的那一套,什麼福利,什麼待遇,什麼休息日,他們甚至提出給工人們人權!!

其實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些投資者提高工人們的福利待遇是他們自己的行為,是他們自己的私事,他們願意給工人們更好的環境那是他們的事情。

但這些人會成為一個壞的榜樣,那些在他們工廠裡工作,享受到了這些東西的人們會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享受的東西傳達出去,這很危險,因為擴散的不隻有人們的炫耀和嫉妒,還有思想!

如果本地企業也緊跟著增加各種福利甚至提高這些工人各項權利,這也意味著他們的收益將會縮水,開支會增加。

要知道納加利爾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工廠都掌握在這個國家百分之三的人手裡,一項關於工廠的福利改革會直接讓他們傷筋動骨,更彆提人的權利這方麵的問題,那隻會製造思想碰撞然後引發更可怕的政治運動。

所以從一開始,本地的掌權者們就牢牢的記住了一條,不要讓外來的肮臟思想汙染了本地人純潔的心靈。

甚至是神廟裡的祭司們在這個問題上也站在了掌權者這邊,他們把國外那些主流思想描述成一種為了摧毀納加利爾光輝的謊言和病毒,讓人們自發的拒絕了解外麵的世界。

在這種雙方的封鎖下,納加利爾的人民還相信著隻要詛咒就能報仇這樣的蠢話,相信著下一次輪回他們將會成為掌權者這樣的蠢話,相信著抗爭隻會帶來毀滅這樣的蠢話!

這樣的蠢話有很多,數不勝數。

唯一讓人欣慰的是,人們真的相信。

林奇表達出了他的立場,這就讓米舍哈耶非常的寬慰,至少這個投資者不會愚蠢的去同情那些賤民,去搞什麼福利待遇和人權,這樣就不會對納加利爾統治階層繼續統治社會造成影響。

車隊很快就在輕鬆的氛圍中抵達了酒店,一個現代化的酒店。

走進酒店的那一刻,一個文明的社會就向他招手,身後的野蠻社會不甘心的離去。

如果不考慮外麵街道上的那些東西,單單是這個酒店,看不出它屹立在一個落後愚昧的地區。

符合現代化酒店的裝修風格讓人有一種穿梭了空間的錯感,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文明的社會裡。

在穿著時髦的服務生幫助下,林奇一行人入駐了酒店最頂層的套房裡,整整一層都是他的房間。

保鏢們開始組裝各種槍械,他們的槍械都被拆成了零件以“勘探設備”的名義攜帶了進來。

“老板……”

林奇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衣服後進入客廳,阿斯爾就主動站了起來。

他抬手虛按,讓阿斯爾坐下,隨後也走到沙發邊上坐下,“說說吧,有什麼收獲?”

阿斯爾從公文包中取出了幾份文件,隨後都交給了林奇,“這段時間經過我對本地的一些調查,我發現了一個我很難解釋的情況。”

林奇一邊翻著那些文件,一邊不置可否的點著頭,“繼續說……”

阿斯爾捋了捋說話的思路,然後才開始把自己所搞清楚的一些事情說了出來。

在這座城市,乃至整個納加利爾的社會經濟狀況呈現著一種很特彆,很原始,和一些主流國家截然不同的情況。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