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01 都不好過(1 / 2)

加入書籤

赤血木是納加利爾特有的一種樹木,因為它通體如鮮血一般赤紅,其中藏有金絲,這種特殊的質地賦予了這種樹木一種神聖的性質。

在很多宗教信仰中,“金”仿佛成為了神明專有的特征,比如在神話故事中,人們常常把神明的血液形容為“金色流光的”,甚至就直接是“金色的血液”。

赤血木的特征讓它也有了一些傳說和神話,在一些神話故事中,神明的血液滴落在地上,在他血液彙集的地方才會長出赤血木,赤血木中的金絲代表著尚未泯滅的神性。

金絲越多的赤血木,價格也就越貴,有些特殊的種株價格已經是數倍乃至數十倍於同等重量黃金的價格。

納加利爾是一個有信仰的國度,人們相信使用赤血木製作的家具或者器具能讓自己的身體也沾染上一些神明的氣息,大破滅到來時可以收神明的庇護,從而進入神國。

所以人們爭相使用赤血木的木材,不過很可惜,也正是因為它的特質以及他在宗教中的地位,赤血木被列為禁止砍伐的樹木之一。

想要這種木材,必須征得各地神廟的同意,才會被或許砍伐這種珍貴的樹木。

也許一開始人們隻是想要用一些具有特殊意義的東西來承托出自己更高的地位,但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有些可能是曾經的謊言,如今也變成了事實。

林奇稍微了解了一下之後就錯過了這個話題,他談到了米舍哈耶以及其他一些人感興趣的話題。

“說說我接下來的一些計劃……”,人們屏息凝神的看著他,整個大廳內除了遠處樂手們演奏著舒緩且具有民族氣息的音樂聲,也隻剩下林奇說話的聲音。

這個大廳的建築結構是經過精心設計的,以林奇所在的這個區域為整個大廳的核心地區,它不在大廳的最中間,但是在這裡說話的人說話時發出的聲音,可以借由一些巧妙的建築機構,讓整個房間裡的人都能清楚的聽到。

每一個文明都有都有它的可取之處,即使它今天可能已經跟不上時代,但在過去漫長的曆史長河中,總有它引領時代的時候!

當然,聯邦不算,因為它的曆史並不長。

“建廠的問題我會安排在第一時間解決,我不清楚這裡有什麼是我能做的,我也不可能把其他地方的原材料運送到這裡,加工後再送走,這會讓我的成本激增,所以我更加傾向於一些能夠在本地獲得原材料的商品。”

“這些東西需要我進一步的觀察,探索,然後才能給出結論,但總體來說,我始終看好納加利爾的未來,這裡有極為適合資本力量生存的土壤,未來也可以預見更多的資本會在這裡落戶。”

“我們雖然無法立刻開始建廠並且生產,但我們可以先著手做一些生意。”

“長間的木材,香料,動物的皮毛,爪牙,還有漂亮的寶石,黃金和白銀,銅也行,這些我都要,每周一次結算日,可以支付加利爾,也可以支付聯邦索爾,或者其他國家通用的貨幣!”,他說著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了,我們還有可以支付有一定增值率的戰爭債券!”

林奇手裡有難以計數的債券,他說起這個並不意味著這些債券爛在了他的手裡,事實恰恰相反,隨著拜勒聯邦在國際社會上的地位上升,國際外交開始頻繁,這些債券的彙兌條件也開始解凍放鬆。

蓋弗拉願意以券麵麵值的半價回收這些債券,林奇其實已經大賺了一筆,可他還有些貪心,他相信事情還會有轉機,其他人也都這麼想,所以目前這些債券的大多數還留在人們的手裡,隻有少數膽子小的已經逃逸了。

如果這裡的人願意為這些債券買單,林奇覺得這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反正這種事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蓋弗拉以後不願兌現那也和林奇沒關係,那是蓋弗拉霸權主義的醜惡嘴臉,林奇也是受害者。

想到這他越覺得把那些債券用在之類是一個不錯的主意,說不定這些人比起現金,他們更希望在中短期內能兌現,具有更高增值空間的債券呢?

隨著林奇的話音落下,有人就提出了問題,“林奇先生,什麼動物的皮毛都要嗎?”

說話的是一個胖子,林奇環顧四周,他發現這裡的來賓中有差不多半數都是體態偏旁的人,有幾個更是肥胖的厲害。

這和拜勒聯邦的上層社會截然不同,在拜勒聯邦,最上層的社會階級裡的人們始終保持著非常自律的飲食習慣和健身習慣,很難看見某些集團的總裁,財團的掌舵者是一個肥胖的胖子。

即使有,也隻是極少數,大多數人都很在意自己的健康和身體情況,他們中有些人甚至都過著堪比苦修士一樣自律的生活!

有些人把自己的作息時間精確到了秒的程度,最近一段時間裡聯邦還開始流行一種碎片化休息時間。

據說就是這些人搞出來的,他們深信碎片化的深度休息時間對身體的幫助超過一整夜的睡眠,總之聯邦上層社會和這裡的上層社會對待“自己”的態度截然不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