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02 打獵(1 / 2)

加入書籤

德格拉省督麵前的五個兒子對於他的提問都沉默不語,身處這樣的環境裡他們根本不需要刻苦的學習,因為權力是傳承的。

等德格拉省督覺得自己精力不足以管理這個行省中發生的事情時,他就會直接把省督的位置傳給他孩子裡中的一個,然後向納加利爾的中央政府說明一下。

經過人民公平公正透明的推選,他的孩子成為了下一任省督,並且已經上任。

至於中央政府有沒有什麼想法,意見,他們不在乎。

這樣幾乎等同於世襲製的權力傳承讓統治階層已經失去了上進心,他們做或者不做,最終他們都還是統治階級,那麼為什麼不舒舒服服的享受自己的人生呢?

早些年的情況還好一點,畢竟政權和神權還天天鬥來鬥去,他們這些手裡掌握著政權的角色們如果太蠢了,會有那些大祭司來教他們做人,甚至把他們踢出統治階層。

為了繼續躺在人民的頭上享受著權力的美妙滋味,他們多多少少還要精通一些政治鬥爭,但現在這一代明顯不行了。

政權和神權的鬥爭越來越形式化,不知不覺中人們開始似乎習慣了隻喊口號但不動手的做做樣子,他們變得比以前更腐朽,更**,也更腐爛!

有些失望的德格拉省督並沒有表露出他的失望,他看著五個神態各異的兒子,抿著的嘴唇因為用力失去了一些血色,顯得有些蒼白。

“幫助他,盯著他,然後發現他要做什麼,不要過分的相信他,也不要過早的露出敵意!”

他的兒子突然插了一句話,“就像是以前那樣!”

德格拉想笑,但他笑不出來,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彆人的孩子身上,他會笑著說“孩子還小,遲早有一天他會學會如何在天空中飛翔”,但這是自己的孩子,他笑不出來。

時代不同了,或許……

德格拉的眼神有了一些變化,無論林奇到底是來發財的,還是來湊熱鬨的,他或許都是一塊很好的磨刀石。

這些孩子們裡的一個終究要取代他的位置,他們需要摔跤,需要挫折,神廟的人們為了避免事態不可收拾不敢對付這些年輕人,那麼林奇呢?

他不是這裡的人,根不在這裡,他會不會有所不同的表現?

德格拉總督笑而不語,這讓其他幾個孩子有些嫉妒的瞟了一眼他們的大哥。

他們或許對很多東西都不明所以,不知所以然,但他們知道,能繼承省督位置的人隻有一個!

晚上的宴會所產生的效果經過一夜的發酵很快就顯現出其可怕的威力,整個瑪古拉那行省的人都開始行動起來,這是一個絕佳的賺錢好機會。

一大清早,林奇還沒有起床,昨天剛下船,加上晚上喝了一些酒,這讓他有些疲憊。

他的確很年輕,但他也要休息。

大概六點半,納加利爾的天空已經完全亮了,房間外傳來的敲門聲也讓林奇從夢中蘇醒過來。

整整一層樓都是一個獨立的套房,外麵還有層層的保鏢保護他,他不需要擔心自己的安全。

能在這個時候敲門的,除了上士,就是阿斯爾。

“進來!”,他把枕頭疊了一下,靠坐在床頭的真皮軟包上,簡單的捋著他有些亂糟糟的頭發。

推門而入的是阿斯爾,林奇臉上多了一些笑容,阿斯爾這段時間在這裡的工作做的很好,這是值得表揚的事情,他也不介意露出一些笑容來,“抱歉,我剛起床,所以……”

他是為自己衣冠不整道歉,阿斯爾卻有些受寵若驚,稍微愣了兩秒,他站在床尾低著頭說道,“哈桑納先生在酒店的大廳,他想要邀請你去獵場轉一轉。”

“哈桑納?”,林奇有些茫然,他忘記這是誰了,昨天晚上他見到的人太多了,而且他還喝了酒。

阿斯爾連忙解釋道,“就是那位皮草商人,他是本地最大的皮草商人之一。”

納加利爾整個國家的人口都集中在國土中沿海的部分以及草原的邊緣,他們不會居住在更深處的叢林或者草原深處,那裡充滿了各種掠食動物。

人們常說人類是動物們的天敵,那是在人類有現代化武器和足夠數量優勢的前提下,如果把一個人赤果果的丟進原始叢林裡,不超過二十四小時這個人就會成為滋養大自然的養料。

這些年裡納加利爾工業發展速度緩慢也保護了這裡的自然環境,哪怕是到了現在,也經常會發生一些猛獸襲擊村莊,造成人畜傷亡的新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