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72 不嚴謹和炸了一個(1 / 2)

加入書籤

“林奇先生,為什麼……”

萊姆欲言又止的坐在辦公室中,他不太明白,為什麼同樣一件事,林奇要鼓動大家做空銅礦石的同時,在外彙問題上他又沒有什麼隱瞞欺騙。

他前麵騙了其他人,後麵又把真相告訴了其他人,這是萊姆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他明明可以像是談起外彙的變化那樣,把銅礦石的一些變化告訴其他人。

或者在外彙問題上繼續說著和他預測結果相反的內容,謀取更多的利益。

毫無疑問,已經通過赫伯特先生拿下了四個交易席的林奇已經開始讓萊姆跟著那些操盤手學習,這兩天的操作對於這個一直廝混在底層的股票經紀來說,有些鬨不清楚。

他很好奇,他覺得這裡麵有很大的學問,思前想後終於問了出來。

坐在辦公桌後看著手中報紙的林奇放下了報紙,上麵依舊是他曾經不知何時被記者留下的相片。

年輕氣盛,意氣風發,哪怕這張相片此時隻被黑白色印刷在了薄薄的報紙上,也依舊有一種氣勢呼之欲出。

蓋弗拉必敗已經成為了社會的熱點,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蓋弗拉的外交大使並沒有對此表現出怎樣的敏感,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大家都在等。

等一個結果,一旦這個結果出來,緊隨其後的就是一係列的外交手段,這段時間裡聯邦和蓋弗拉的各種談判也都停止了下來,理由是入夏了,為了避免大家中暑,所以把談判的時間適當的推後。

林奇的目光從報紙上挪動到萊姆的身上,隻是簡單的一瞥,就給萊姆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他下意識的向後靠了靠,雙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把扣子扣上,挺直了脊梁,同時讓自己的目光集中在林奇麵前的辦公桌上,以表示自己的臣服和謙遜。

“道理很簡單,萊姆……”,林奇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透著一種輕鬆,“影響期貨市場商品價格的各種因素中,資本的力量也是非常重要的參考因素,如果有過多的資本形成一種勢力,一種趨勢,流向,我們就賺不到多少錢。”

“在這個市場上,想要賺錢,賺大錢,你就必須通過信息差狙擊所有人,不管那些人是你的同伴,還是敵人,在這一刻他們都會成為壯大你的養料,你明白了嗎?”

“追漲殺跌”是最近布佩恩流傳的一種很具有操作性的操盤方法,它的方法和它的字麵意思一樣那麼容易讓人理解。

當手中持有的股票、債券、期貨開始出現虧損時,那就立刻止損平倉犯規來殺一個反手,這是一種很有局限性的基礎的理論,甚至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並不算有價值,更不是什麼有效的理論。

但是在這個時代,還是很有操作性的。

很多人通過這樣的操作方法在金融市場中賺了很多錢,這也讓更多的人們開始遵循這種玩法。

林奇要利用的就是他們對追漲殺跌的迷信,一旦他們開始出現虧損,他們中的一部分人立刻就會平倉止損開始做多銅礦石,這股力量不會和林奇爭奪最可口的蛋糕,隻會成為幫助他獲取更多利益的籌碼。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林奇的收益也就會越來越多,要知道,隻要配資玩得好,隻要一分鐘就能創造一個神話。

“至於外彙的問題……”,他搖了搖頭,“能夠真正影響外彙變化的大多都是政治原因,所以我需要人們和我團結在一起,隻有這樣我們才有力量撼動夫拉的價格趨勢,也可以為我們帶來各種意義上的安全。”

做空一個國家的貨幣,而且這還是一個目前被全世界都稱作為強國的國家,這裡麵的風險並不隻是來自於外彙交易市場的交易之中,還存在與現實之中。

在這個看似文明實際上人們依舊存在著野蠻思想的世界裡,從**上消滅敵人可能不是最好的辦法,但這是最簡單的。

而且如果隻有他一個人做空夫拉,他的力量無法動搖整個趨勢,就算安美利亞地區動亂起來,夫拉的波動也隻是一時的。

隻有讓聯邦大多數的資本家,商人,站在了自己這邊,形成了一股力量,等安美利亞地區出現騷亂的苗頭,大量的賬戶就會跟進,甚至國際遊資也會跟著他們一起去阻擊夫拉。

畢竟,沒有人真的希望蓋弗拉能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那麼給他們增加一些人為的難題,同時緩解他們目前強硬的態勢,就成為了大家共同的想法。

如果說前麵期貨市場的操作是為了更大程度的吸血,那麼後者在外彙市場上的操作,就是團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