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29 總是慢一步(1 / 2)

加入書籤

大王子看著報紙陷入了深思當中,為什麼聯邦人總是不按照劇本來?

明明是他急迫的想要配合聯邦,他甚至都已經把自己洗乾淨後崛起了屁股,可就是不能讓聯邦人滿意。

聯邦人不僅不滿意,還要和他對著乾,他就是想不明白了,問題到底出在什麼地方。

其實大王子也好,老國王也好,都太天真了,彆看他們是統治者,老國王又經曆過神權與政權的鬥爭,他們都還是太天真了。

對於聯邦政府而言,他們需要的是自己能夠控製住的傀儡,不是有自己思想的傀儡。

無論是納加利爾青年黨當時的表現,還是現在更名為納加利爾國大黨的表現,都脫出了聯邦政府的控製。

像是這樣有一定政治綱領,有主動行為性質的團體組織,怎麼可能能進聯邦人的眼?

他們要的不是扶持起某一個集團去對抗另外一個集團,他們需要的隻是聽話的傀儡,這也是為什麼幾次老國王和大王子都會“恰好”錯過的原因。

此時的大王子心裡是憤怒的,可又是無奈的,不過他還有機會!

聯邦人在報紙上除了表達對老國王夫婦被謀害的沉痛外,他們還宣稱要從國外找回老國王的長子,並且按照當地的習俗,由長子來繼承老國王的遺誌,成為下一代的統治者。

這是一個好消息,至少大王子不會再錯過,因為他就是那個將要繼承著一切的人。

雖然有些小小的問題,可終究最終一切還是按照計劃行事,由他來繼承這裡的一切。

想到這裡,大王子一邊安排接下來的事宜,比如說安排人發電報向全社會宣布老國王並不是死於國大黨的謀害,而是自殺,一邊安排乾部們繼續潛伏下去。

聯邦人的軍艦已經在內海,他們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登陸,現在最重要的是保存實力,而不是和聯邦人對抗。

“接下來,我需要你們潛伏在各地,當代局勢穩定之後,我會想辦法把你們召喚過來。”,大王子放下了報紙,看著房間裡的這些人。

這些人都是真正的骨乾,是這個組織的核心力量,每個地區的青年黨也好,國大黨也好,總之每個地區的組織成員都安排在他們的手下,真正認識大王子的人不是很多,做不到每個人都認識他。

而他也是通過這些人控製整個納加利爾組織成員的,如此嚴密的組織結構就是為了防止有一個人被抓,牽連出整個組織來。

不得不說這套辦法很好的杜絕了一些問題,那些被抓的底層組織成員根本交代不出什麼高層人物,為大家提供了相對安全的環境。

一名看上去不太像是好人的年輕人嗤笑了一聲,“以後?還有以後嗎?”

他的話裡帶著一種嘲諷,不太好聽,可這卻也是目前人們所麵對的事實。

接二連三的打擊下來,他們這個組織已經毀了一大半,納加利爾青年黨時受到的打擊,後來受到的打擊以及最近一次以國大黨身份出現受到的打擊,這些打擊都是致命的。

人們每一次的努力都看不見一絲絲陽光要出現的征兆,反倒是聯邦人為納加利爾人提供了更完善的工作環境,人們的信仰在資本和金錢的作用力下,已經不像是以前那麼的堅不可摧了。

以前人們的生活很苦,無力反抗命運的捉弄,所以他們能夠團結在一起以某個的意誌為理想去奮鬥。

可現在……,隻要找個班上就能實現過去所有的憧憬,這樣的組織對普通人已經不那麼具有吸引力了。

大王子麵對這樣的挑戰笑了笑,笑的很矜持,有一種智珠在握的感覺。

他的手隨意的撥弄著桌子上的報紙,似笑非笑的說道,“我們誰都沒有見過大王子,聯邦人也沒有見過……”,他突然指向了之前說話的那人,“隻要我們都說你是大王子,在聯邦人的眼裡,你就是大王子。”

“你是大王子……”,他又指向了另外一個人,用肯定且極具掌控力的語調調侃道,“那麼你也有可能是大王子。”

“大家都有可能是大王子,那麼我有沒有可能是大王子?”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內心裡有一絲隱藏很深的傲然和嘲弄,誰都沒有想到他這個“反暴政急先鋒”就是真正的大王子,這讓他有一種對所有事情認知程度方麵淩駕於其他人的優越感。

就像是其他人都還身處於迷霧之中,他的目光已經能夠穿透迷霧了,那種感覺討人喜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