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07 不能做主你說nm呢(1 / 2)

加入書籤

“你想要什麼?”,林奇把點心的一角又掰了一塊下來,丟進嘴裡。

米舍哈耶看似矜持的笑了笑,“不是我要什麼,是我們的人民要什麼!”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舔了一下嘴唇,“林奇先生,拜勒聯邦的市場環境比我們開放的多,那麼在你經商的過程中,遇到過騙子嗎?”

林奇點了點頭,“遇到過。”

在拜勒聯邦,和商業有關係的金融詐騙案層出不窮,而且越來越讓人難以捉摸了,特彆是和銀行有關係的詐騙案越來越多。

空頭支票,偽造的本票,各種利用製度漏洞進行的犯罪行為,可以說沒有誰能比這些詐騙犯更清楚聯邦的法律漏洞在什麼地方,也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銀行的規章製度有哪些問題。

據林奇與喬格裡曼的聊天,去年一年金彙遇到的各種空頭支票,支票詐騙總金額就超過了四百六十萬,這還隻是金彙一家銀行的,帝國有六大行,還有很多的地區小銀行,實際上人們遭遇的詐騙比他們從報紙上,從想象中獲取的數量多得多。

米舍哈耶的笑的更有深意,“我們也遇到過……”,略帶著一些感慨的語氣在這句話說完之後猛地一轉,轉而又些強硬起來,“我們遇到過很多打著投資名義,在這裡騙吃騙喝騙財的騙子,他們給我們許諾了很多美好的未來,他們辜負了我們對於發展的希望,辜負了人們的渴望。”

“悲劇不應該重複的上演,你要做的事情非常簡單,林奇先生,你隻需要在我們指定的銀行中存進一筆錢,人們就會相信你和以前那些騙子不一樣!”

米舍哈耶端起杯子,大口的喝著裡麵甜到膩人的茶水,幾秒後他放下杯子,拿起手巾擦了擦嘴唇上殘留的水漬,隨手一按,“當然,這隻是我的提議……”

他看著林奇,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不過他的眼睛裡卻有很多東西在翻騰。

這是一種不太好描述的感覺,它不像是直觀的表現那樣容易被人發現,它更像是一種……玄學,因為我們知道眼睛實際上不能做出任何動作,更不可能有什麼色彩,但人真的可以通過對視,通過眼神的變化感知到對方心中的一些情緒,一些東西。

林奇看著他,問道,“這是保護費嗎?”

“保護費?”,米舍哈耶的聲調一下子提高了,他還挑著眉毛,就像是真的在為此驚訝一樣,“當然不,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存在我們銀行裡的錢我們不會動它,隻有你才有支配的權力,我們這麼做隻是告訴人們,你是真的投資者,你的錢已經到位——至少一部分已經到位,這些錢也不會因為你的離開和你一起離開,僅此而已!”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份紳士的契約,也能把它當做一種保證,但它絕對不是保護費,我們從來不勒索明的國度!”

林奇始終保持著笑容,他還配合的點著頭,似乎頗為讚同,他把掰了邊角的糕點放回到盤子裡,拍了拍手,“多少錢?”

米舍哈耶又舔了舔嘴唇,不知道是因為殘留在他嘴唇上的茶水開始蒸發隻剩下粘連的糖液,還是因為他吃了喝了這麼多甜的東西感覺到口渴,他又一次舔嘴唇了,這其實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

如果在聯邦,那些站在遠處的女士們會驚訝的遮掩著她們的努力抿著的大嘴巴,用難以置信的聲音引導著彆人——“瞧那個家夥,他真粗魯。

“一億加利爾,或者等值的聯邦索爾。”,米舍哈耶直接獅子大開口,他還補充了一句,“如果你存入聯邦索爾,我們可以適當的減免一部分。”

納加利爾的外彙儲備並不多,可是這個統治階層的跨國消費行為卻並不少,如果按照官方的彙率去兌換外彙他們不會太吃虧,但問題是沒有國際銀行願意按照納加利爾自己提出的外彙兌率為彆人兌換貨幣,一切都是按照市場自己波動的。

米舍哈耶也很清楚,所以他提出了外彙存款可以減少一些的說法,這其實就是剪掉官方彙率和實際彙率中的差價部分。

“差不多是……”,林奇皺著眉頭心算了一下,“一百一十三萬聯邦索爾!”

米舍哈耶有些意外的看著林奇,他本以為林奇會明顯的拒絕,那麼他就會告訴林奇,如果林奇拒絕他們的要求,那麼林奇就會被限製離境。

彆看林奇身邊帶了一些保鏢,這些人身上也有槍,但他們終究隻有四十幾個人,即使他們一個人能打一百個納加利爾戰士,那也隻要四千名軍人就能拿下他們。

納加利爾什麼東西都不多,不值錢的賤民滿大街都是,給他們當兵的機會是施舍給他們的恩賜,他們高興都還來不及。

所以米舍哈耶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林奇能拒絕,他無法拒絕。

但同樣的他也沒有想過林奇的反應這麼淡然,他居然還算了一下彙率,這讓米舍哈耶的腦子有些轉不過來彎。

過了好幾秒,他也算了算,感覺應該差不多是這個數,然後點了點頭,“是的,你的算數能力值得你炫耀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