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15 聊著聊著就被牽著跑(1 / 2)

加入書籤

傍晚,經過下午的休息之後每個人都變得神清氣爽起來,這些望族代表,豪商巨賈,政界名流,也非常慷慨的表示了他們對於神明的敬畏和虔誠。

一尊尊包金的金器在一些持有神牌,近距離參加活動慶典的信徒的目光中被送進了神廟裡,當然也有一些人是直接捐錢,神明這麼喜歡黃金,也一定會喜歡錢吧?!

肯定是,從大祭司臉上藏不住的笑容裡,可以看得出神明很喜歡錢,不僅喜歡錢,還喜歡支票。

“轉告大祭司,這是我對神明的尊重!”,佩戴著骨質金絲神牌的林奇將一張支票夾在了一個可以開闔的木匣中遞給了一名神職人員。

不管是錢,還是支票,它們都會被捐款人放進木匣子裡,這也是為了杜絕讓其他人知道彼此捐了多少錢,保護捐款者的**。

很多時候捐款者都會麵對這樣一個有些尷尬的問題,那就是應該捐多少。

捐的多了未必會得到一些好的回報,人們會探討這些錢的來源,探討為什麼會有人會捐這麼多錢,這讓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變得複雜了起來。

捐的少了,人們更會議論,特彆是那些有地位的人,他們捐的錢如果少於其他人捐的錢,就會被貼上諸如“吝嗇”之類的標簽。

為了照顧人們的**,不讓一些捐款有尷尬的時刻,神廟采用了一種非常有趣的方法來避免這些尷尬,那就是木匣子。

這樣做的好處在於除了主祭者者外,沒有人知道捐助者都捐了多少錢,沒有了攀比,沒有的評頭論足,人們就會對捐助者保持著尊重的態度。

托著木匣的神職人員很快就走到了大祭司身邊,他在大祭司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隨後大祭司掀開了木匣瞥了一眼。

當他看見林奇簽名的支票時嘴角微微上挑,在納加利爾,不管是什麼國家的外彙,都比納加利爾本國的加利爾更值錢,更有用處。

看著那好幾個零,大祭司的心情很愉悅,他想到了自己最小的兒子正在為出國留學做一些準備,這些聯邦索爾正好可以給他最小的兒子使用。

至於這筆錢是捐給神明的?

神明才不會在乎這些庸俗的東西,它們在乎的是虔誠,是尊重,懂嗎?

合上木匣之後大祭司看向了林奇,兩人的目光隔著很遠的距離交彙在一起,大祭司微微頷首以表示感受到了林奇對他們的信仰,對神明的狂熱和尊重,也感受到了他贈送給林奇骨質金絲神牌獲得的回報。

捐助結束,大祭司為今天的節日活動做了最後的陳詞,然後消失在神廟中。

一些神職人員包括神官和祭司開始圍繞著神廟中的火堆跳舞,他們穿著很奇怪的服飾,皮膚上畫滿了各種的圖案,有些讓人覺得惡心,有些令人頭皮發麻,每個人身體僵硬的就像是木偶一樣!

對,他們此時此刻就是木偶,他們都是神明手中的提線木偶,正在按照神明的旨意載歌載舞。

地位低下的神仆開始為參與慶典的人送上精美的食物,各種烤肉,各種瓜果,還有一些低度的有些酸澀的果酒,人們一邊吃著食物,一邊看著舞蹈,一邊高唱著讚美神明的土語歌曲。

“大祭司想和你談談……”

正在享受美食的林奇身邊來了一名祭司,林奇打量了他一眼,然後整理了一下著裝,跟著他走到了神廟的後麵。

此時的大祭司已經主持了一整天的活動,接下來也沒有什麼重量級的活動,所以他就早早的回到神廟後麵來休息。

在一間很空曠的房間裡,林奇見到了大祭司。

房間大概有三四百平方,長方形,在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個高台,高台上有一個石質的座椅,座椅上坐著大祭司。

房間裡有些悶熱,可能是考慮到冬天保暖的問題,這裡沒有明顯的氣流湧動,同時為了照明這裡安置了很多的火盆,火光照亮了這裡,但也讓這裡的溫度明顯高於屋外。

“林奇先生……”,大祭司臉上的笑容自然的多了起來,“我聽了其他人對你的評價,他們也帶來了你對我們信仰的看法。”

“不得不說你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外國人,至少在信仰問題上,你表現的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在這個風起雲湧,日新月異的時代中,不斷進步的科技正在打破過去蒙昧的無知,但也正是這種科學和迷信的激烈對抗、衝突,自然而然的把有信仰的人和沒有信仰的人完全的區分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