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16 代表神權的人是個無信者(1 / 2)

加入書籤

愚昧的地區和國家,統治者也和人民一樣愚昧嗎?

肯定不會,愚昧,落後,閉塞,實際上是統治者統治人民的一種手段,這就像是過去貴族階級對知識的封鎖,沒有能力的統治者不希望被他們統治的民眾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他們希望所有的人都是傻子,白癡,每天隻要按照自己的要求去行動就好,不要考慮的那麼多,因為考慮的東西越多,統治權越不穩定。

比如說當人們開始思考“為什麼是我”這個問題的時候,統治者們就會開始驚慌失措。

因為在“為什麼是我”這個問題後麵,緊跟著的就是“為什麼不是你”,以及“如何改變”。

所以即使再怎麼愚昧的地區,統治者也都不會是愚昧的,就像是林奇麵前的這位大祭司。

他有很多的孩子,他的孩子中有好幾個無信者,比如說年紀最小的那些。

他們出生在一個大祭司眼中非常好的時代,通訊,交通,社會的進步,這些孩子們去了國外留學,接觸到了國際上最前沿的一些科技,文化,他們已經脫離了愚昧的範疇,他們開始審視自己出生的社會。

明知道送一個孩子出去,就會為這個社會帶來一些有可能存在的不穩定因素,可為什麼大祭司還是要把他的孩子送出去,並且還在籌謀把最後一個孩子送出去?

因為他不是一個愚昧的人,或者說不是人們想象中的愚昧,他知道人民可以愚昧,但統治者不行。

如果真的讓一個狂熱的信徒做到了大祭司的位置上,帶來的絕對不是宗教的繁榮,而是毀滅,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中有一個能夠成功混進信徒中的無信者來成為大祭司,接替自己的統治權。

其實大祭司自己也可以算是無信者了,也正是因為他身兼這個重要的職務,讓他們明白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神?

就算有,那些神也早就安息了,或者離開了,數十年來無數次的祈禱,祭祀,神明從來都沒有哪怕一丁點的反饋。

一開始他是很恐懼的,剛成為大祭司的時候他非常的不安,驚恐,他找到了他的父親,上一任大祭司,談起了這些事情。

他的恐懼和不安來自於神明沒有反應,他以為是神明厭棄他,不喜歡他,所以對他的祈禱沒有任何的反應。

一個連神明都厭棄的人,怎麼可能會成為一名合格的大祭司?

直到他的父親,上一任大祭司,一個行省內當之無愧的宗教領袖,親口告訴他,這個世界上沒有神!

在那一刻,信仰崩潰了,但他撐了過來,他變成了他父親的樣子,變成了每個人眼中大祭司該有的樣子。

神秘,親切,但又和人們保持距離,並且得到神明的垂青,經常聆聽來自於神明的教誨。

但這其實不是辦法,隨著國際社會的交往拓展,越來越多的外國人來到了納加利爾,這些是抵擋不了的。

無論這個國家多麼的封閉,都阻擋不了“淘金者”的狂熱,他們肯定會來,從一開始每個人都知道。

而且這些人會帶來一些可怕的東西,比如說思想,他們的思想會讓那些被政權和神權愚弄的人們開始覺醒過來。

他們的猜測很正確,所以他們驅逐了一些帶來了危險思想的商人,留下了一些願意和他們一起不把人當人看的商人,繼續剝削整個社會。

可這絕對不能長久,不知道是幾年,十幾年或者幾十年後,這一切終將會被打破,到了那個時候憤怒的人們會做些什麼?

他們會撕碎過去淩駕於他們頭頂山的一切,建立起新的秩序,今天這些祭司,望族有多麼的尊貴,多麼的不可一世,等真正的“大破滅”到來時,他們就會有多淒慘。

所以當林奇如同開玩笑一樣說起提倡吃馬屎治病的宗教在聯邦都有基礎,都有信徒的時候,大祭司心動了。

這是一條退路,而且這條退路如此的……美妙,是的,美妙!

聯邦很富有,但他們的人也很蠢,或者說也很愚昧,這和本地人其實沒有太多的差彆,他不指望自己的信仰能在聯邦媲美聯邦最大的宗教,但哪怕隻是有一萬個人信仰他所信仰的神明。

這一萬個人每個月捐一塊錢,那就是一萬聯邦索爾,差不多一百多萬加利爾,這筆錢足夠他們一家人體麵的生活下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