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32章 狂想(1 / 2)

加入書籤

餐廳中,稀稀拉拉的坐著幾桌食客等待著享受美好的午餐。

金彙銀行總部的三樓並不對普通員工開放,隻對中高層開放,能來這裡就餐的基本都是管理層了,在沒有董事局成員的情況下,卡而已已經算是這裡差不多地位最高的。

為了表達對卡爾的尊敬,隆重的體現出企業文化中的上下尊卑,其他地位不夠的人都主動坐在離出口更近,離卡爾更遠的地方。

以至於即便大家坐在一個空間裡,這些人卻不知道卡爾和林奇在說什麼。

他們在說什麼?

卡爾輕咳了一聲,臉上的笑容有些奇怪,有點說不上來的東西,他的聲音始終保持著比平時低了一些,“聯邦將允許經過審批的企業發行企業債券……”

林奇的瞳孔微微收縮,企業債券,這個說法比較正式化,如果通俗一點來說,就是允許企業向社會集資。

債券是有利息的,但有時候這個利息並不是以“貨幣”的方式支付,有可能是產品,有可能是一份工作,甚至還有可能是一套房子。

想到這,他輕笑起來,對於企業來說,對於聯邦的企業來說,對於聯邦的資本家們來說,這可能是在他們粗暴野蠻生長發展的黃金時代之後,迎來的第二個好時代了,一個白銀時代。

原因很簡單,發行債券,然後破產,隻要有足夠的膽子,隻要不要臉,一百萬,一千萬,那都隻是一眨眼的功夫。

林奇很想知道是誰他媽的這麼聰明提出的這個意見,“這是金管局提出來的?”

卡爾向後坐了坐,他鋪開了餐巾,點了一下頭,“他們想要銀行出錢,可你也看見了,我們今年有幾個億的壞賬,這還是我們放寬了評估的標準,如果我們評估嚴格一些,這個數字會很恐怖。”

“銀行現在有點肉疼,自然不會不願意掏錢出來,加上……”,卡爾咧嘴一笑,“聽說是在開會的時候,有人抱怨了一句每次發生像是加利爾這樣的災難時,都會有大量的投資者被套牢。”

“所以金管局的第二長官提出了大致的雛形,讓企業向社會發行債券,無論如何,至少都在一口鍋裡。”

每次金融出問題,一群外國人卷著錢就跑,這也是在會議上銀行高層直接開炮的原因。

如果說金融災難後錢都留在了國內,那沒問題,至少這些錢還在整個社會貨幣體係中工作,作為最重要的一環銀行,不管如何都能吃到紅利。

可這些錢被外國人卷跑了,銀行還要背負各種壞賬,現在還要銀行站出來掏錢,銀行肯定不同意。

於是在多種巧合之下,這個計劃出台了,說白了就是集資開工,給那些想要努力,勇於拚搏的人一個機會。

這可不是一個笑話。

“我知道你也有一些公司,你也可以先準備一些材料,第一批審核應該很容易通過,到時候你就可以向社會發行債券了。”,卡爾再次暗示了一下,這個消息從出來到執行肯定不會做到真正的公平公正。

就像現在,消息還沒出來,林奇乃至其他一些人就得到了消息,他們準備好了材料之後等著或者已經把材料提交上去。

那邊宣布了政策,沒兩天第一批審核製度最寬鬆就公告了,等其他人想著要加入時,審核製度就會變得嚴格起來。

這就是聯邦社會一種特質的體現——消息社會。

“多謝!”,林奇點了點頭,他已經開始想著怎麼給卡爾寫匿名感謝信了,這是一個好人啊,好人就應該受到稱讚。

卡爾哈哈的笑了起來,聲音也回複到了正常的水平,“我們是朋友嘛!”

不多時,一名六十來歲的廚子帶領著幾個小廚子推著餐車和烹飪車走了過來,他們站在離林奇還有卡爾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現場烹飪。

不得不說這位六十多歲的技術移民廚子的確有一些能耐,從他把一份簡單的煎魚排弄的花裡胡哨就看得出,這頓飯一定很好吃。

煎魚排這種東西其實很多地方都有,不過今天吃的煎魚排和其他地方的略微有一些不同,聯邦餐飲中的魚排材料都取自於海魚。

海魚的刺少,肉多,這點很符合聯邦人對食材的偏好,不同的魚肉在煎製的過程中會有一些不同的表現,其中有一些會變得有點散。

這是一種對口感的描述,魚肉纖維本身就沒有什麼脂肪筋膜,所以在煎炸脫水的時候肌肉纖維會離散,比如說今天他們吃的這種魚肉就是這樣。

不過這位廚子很神奇的用蛋白解決了這些問題,保持了口感緊實的同時,也具備的煎排的特色。

一頓滿意的午餐。

在回去的路上,林奇一直在考慮這個企業集資……不,企業發行債券的問題,儘管它們兩可以說是一回事。

林奇的思緒很發散,想到的東西不那麼連續,看上去好像沒有什麼聯係,但實際上還有一條明顯的線連接著這些東西。

比如說他最先想到的就是總統先生,現在在這個時期推動經濟刺激計劃,也意味著總統先生對勝選十拿九穩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