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21 學壞隻要三次,不反對,不抗拒,不拒絕!(1 / 2)

加入書籤

納加利爾不會再像過去那麼安全了,隨著整個世界的開發速度開始加快,很多像納加利爾這樣的國家不會再因為某些原因被人們排除在視線之外。

這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果每一個國家都非常的不滿意,他們在積蓄力量,為下一次世界大戰做準備,一旦下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用來標榜著文明的文明、道德、禮儀之類的東西都會在一瞬間被撕毀。

人們不會再因為“不配合”就放過誰,到了那個時候,用武器說話的時候,沒有人能拒絕鋼鐵巨艦的要求。

其實納加利爾的統治者們多少也有一些感悟,大祭司最初是想要把他的小兒子送到安美利亞地區留學,順便會支持他在那邊做一個商人。

安美利亞地區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會充滿機會,同時這個也是蓋弗拉帝國最重要的海外版圖,他們肯定會非常的重視,比對他們對國內的一些地區更重視。

大祭司在為自己找後路了,或者說為自己的孩子們找後路,那麼省督這些人,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想法?

肯定是有的,隻是林奇和他們接觸的還不夠多,他在這些人的心目中地位也不夠高,這些人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輕而易舉的把一些私密的事情告訴他。

不過他還是通過了大祭司送小兒子出國留學的事情,隱隱的發現了其中的一些關竅。

“你打算怎麼做?”,沃德裡克先生端正了一下坐姿,他用探討的語氣問道,“如果我們做的太過分,哪怕你口中的那位大祭司忘記自己有這麼一個喜歡的孩子,也不會進入我們的圈套中。”

“統治者對待親情的淡漠比你想象的要更可怕!”,他稍稍解釋了一下,以免林奇在這方麵的考慮上出現問題。

如果單純是以控製住大祭司喜歡的孩子作為要挾,去控製大祭司,那麼這個想法可以說毫無價值。

麵對這樣的局麵,大祭司恐怕情願丟掉這個孩子,也不會讓自己成為彆人手中的提線木偶,隻要權力不失,他可以擁有更多的孩子。

這是一個問題,沃德裡克先生隱約的已經有了一些對策,但是他想聽聽林奇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是一如既往的讓他感覺到驚豔,還是淪入俗套。

林奇不慌不忙的吸著煙,他也換了一個坐姿,雙手的手腕壓在桌子的邊緣上,如果從兩人的正側麵看,沃德裡克先生的上半身略微後仰,這在行為學中被稱作為“防禦心理”。

保持適當的距離能提供更多的安全感,也能夠突出自己的地位。

而林奇略微前傾,手中有更多肢體動作的坐姿,叫做“侵略心理”或者“進攻心理”,他在主張自己思想的時候通過一些肢體語言給予地方更多的壓迫感,逼迫對方認同自己的想法1。

這種行為其實在一些談判中很常見,那些強勢的代表喜歡通過丟出一些東西的方式來增加自己的說服力,他們的態度也更咄咄逼人,好像隨時隨地都能暴起。

反倒是那些本身就淪為弱勢的一方,一個個都保持著可笑的“紳士姿態”,挺直了脊梁儘可能的離談判桌遠一些,他們隻是被關進了獅子籠裡的紳士,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走而已。

也許是感受到了林奇身上撲麵而來的一股銳氣,一股氣勢,沃德裡克先生用拿著柯樂芙的手,將遠處的煙灰缸挪到了手邊,“彆把煙灰彈的到處都是……”

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動作,一句可能不是很關鍵的一句話,卻出人意料的扭轉了這瞬間的攻防,他主張了一個觀點——他才是主人。

林奇笑了笑,氣氛一瞬間又變得輕鬆起來,“沃德裡克先生,你知道有一種叫做‘賭徒算法’的……”,他翻了翻手腕,想從腦子裡找出一個詞來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數學模型?”

沃德裡克先生搖了搖頭,“抱歉,我對數學不感興趣,不過我很有興趣聽你說說。”

林奇微微頷首,“在一些賭徒中有這樣一種說法,當他們輸了一塊錢的時候,下一把他們就下注兩塊錢,這樣如果贏了,他們可以贏回第一次的損失,同時還能賺一塊錢。”

這個說法不奇怪,沃德裡克先生心裡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他隻是配合的點點頭表示自己聽見了。

林奇則笑著繼續說道,“如果他第二次還是輸了,他就會在第三次下注四塊錢,這樣前麵的損失在這一把就會撈回來。”

“八塊錢……”

“十六塊錢……”

“三十二塊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