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34章 這個酒不太正經(1 / 2)

加入書籤

“這是這附近最好的酒吧……”,林奇率先走到吧台邊上,點了一杯酒,然後轉身看著特魯曼先生,“如果你隻是想要喝點酒的話!”

像是這樣能夠開在高檔社區附近的脫衣舞俱樂部,背後都是有很深的背景的,否則僅僅是隔三差五的警察臨檢就能讓俱樂部開不下去。

畢竟在聯邦應招是犯法的行為,脫衣舞俱樂部又是重災區——各種各樣的女孩展示人體的美,總會有人忍不住,這就是二樓貴賓包廂存在的價值。

有足夠的背景,必然就有足夠的財力,那麼這個俱樂部背後的老板肯定就不隻是想要搞一個麵向普通人的俱樂部了。

什麼樣檔次的人就一定會帶來怎樣檔次的消費,普通人花個十塊二十塊找個樂子很正常,可這點錢從一開始就沒有被俱樂部的經營人看在眼裡。

他看中的是更高檔的顧客,那種每次來這裡都能消費三五百甚至三五千的那種,這也讓這裡的一切,都變得非常的高級,也隻有這樣才能吸引那些真正的高端客戶。

優雅的房間裡帶著一絲特殊的香味,昏暗曖昧的燈光和舞台上帶著麵罩的女孩,這一切都給人一種“有錢真他媽好”的感覺。

特魯曼先生笑了笑,搖著頭走到吧台邊上,點了一杯酒。

兩口酒下肚,特魯曼先生的臉上就明顯多了一些傾訴的想法。

有時候林奇覺得聯邦人的體質是不是有一些特彆,比如說隻要一兩口酒精飲料就能讓他們的狀態快速的發生變化。

他們要了兩瓶酒,走到了一個角落的卡座裡坐下。

“我的心情很差。”,特魯曼先生又灌了自己一口,臉上露出了一些些痛苦的表情,他要的是烈酒,即便加了冰塊緩解烈酒在入口時的火辣,一口氣喝這麼一大口也著實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

緊接著他徐徐的吐出了一口酒氣,“我被暫停工作了……”

林奇剛準備也來一口,他的手拿著杯子就停在了半空中,“暫時的嗎?”

特魯曼先生點了一下頭,“暫時性的,除了這些還有其他麻煩事,安委會那邊要重新對我進行評估,內務部門也開始對我進行調查,你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在一起的。”

他說著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然後用力的捶打了一下桌子!

聲音很大,嘭的一聲,俱樂部內不多的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負責維護持續的一名員工剛準備靠過來,就被一個黑衣人擋住了。

黑衣人撥開了自己的領口,露出了裡麵的武器和牌照,俱樂部的員工很識趣的離開了這裡。

卡座中的特魯曼先生麵色非常的難堪,他阻擋了大財團在中小合同上的下手,換來的就是被人實名舉報。

一個他從來都不認識,也沒有打過交道的三流商人帶著一些材料檢舉他涉嫌職務犯罪,濫用職權等亂七八糟一堆罪名。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就是大財團對他的報複,或者說某種隱性的警告,可流程還是要走的。

總不能因為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逾越法律的界限,無視規則製度。

他被暫時停掉手頭一切工作,等調查結束之後才能恢複工作,至於這要多少時間,顯然不會太快。

核實一項項檢舉內容都需要時間,假設一項內容需要一周時間,檢舉十幾項不存在的罪名能讓他停止幾個月。

可偏偏的,對這些反擊他不僅沒有反擊的手段,連防禦辦法都找不到,隻能生悶氣。

更讓他氣憤的是總統先生在麵對這個問題上過於軟弱,他甚至主動的和特魯曼先生談起,讓他不要太過於針對那些大財團。

其實總統先生這麼做的原因特魯曼先生很清楚,馬上就要大選了,這些人手裡掌握著很多的選票,在這個關鍵時刻任何人的寵辱都比不過大選重要。

隻有穩定住了大選的結果,確保萬無一失,接下來才能討論其他的問題。

儘管特魯曼先生心裡很清楚這一點,可從情感上來說,他還是很難接受的。

“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就是那個‘唯一’,他們離不開我,我很明白,這次隻是他們的提醒,這些女表子養的!”

林奇看了一眼自己杯子裡的酒,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喝起來反應不大,特魯曼先生以及其他聯邦人喝了一點酒就能迅速的進入“狀態”,這很神奇。

他的思維隻在這個問題上一閃而過,然後回到了話題上,“有一句諺語,叫做‘如果你毀掉了資本家牟取暴利的手段,就等於你殺了他的全家,這是無法被寬恕的仇恨’。”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資本家追求的永遠都是利益,你偏偏不讓他們那麼做,同時你又不夠‘硬’,其實他們的手段還算溫和了,隻是騷擾你而已。”

林奇說的是實話,比起更加極端的各種手段,這次大財團的做法相當的溫和,其實這也和即將大選有關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