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37 關於未來的選擇(1 / 2)

加入書籤

在林奇的影響下,特魯曼先生的一些想法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他之前很重視和納加利爾的建交,除了林奇說的那些東西,資源,以及其他什麼東西之外,更多的大概還是希望在拜勒聯邦周圍也能圍繞著一群盟友。

大家對未來的路該如何走都非常的迷茫,他們不清楚下一步是踩在大路上,還是深陷爛泥中,如果聯邦多了一些盟友,就多了一些分擔壓力的機會,多了一些拒絕的底氣。

不過現在,他的想法改變了,他不想承認自己一個成年人被一個年輕人說服了,但事實就是這樣,他被說服了。

林奇的那些話很神奇的順著他最“脆弱”的地方切入到了他的神經中樞,讓他為之戰栗,熱血沸騰。

所有的軍人都願意用輝煌的戰爭來譜寫自己的勳章,都願意用鐵血與英武捍衛國家的尊嚴,都願意為國家的強盛去流血犧牲。

林奇的話很符合軍人出身的特魯曼先生的胃口,他被說服之後,他就會去說服總統先生,這一次,他不僅是自己去了,還邀請了其他人。

一名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行動負責人,一位是國防第二次長,三人一起出現在總統先生的辦公室裡。

也就在這兩天,大家都清楚了普雷頓海盜集團——他們接下來要麵對的對手很有可能是蓋弗拉皇家海軍扶持的一枚棋子。

眾所周知,有些事情以國家的方式不太好出手,比如說攻擊一些敵對國家的商船,漁船甚至是郵輪。

如果有什麼國家派軍隊做這種事情,那肯定是要引來輿論風波的。

蓋弗拉是一個君權製的國家,皇帝非常愛惜自己的臉皮,那麼扶持一個乾臟活的人就成為了他最好的選擇,這也是大多數政客們鐘愛的方式。

一旦這場剿滅海盜的海戰開打,很有可能就會把聯邦推向一個未知的地方。

這幾天沉寂了很久的保守黨也站了出來,在媒體上大肆抨擊進步黨的一些想法,認為盲目的為毫無關係的納加利爾發動軍事打擊,會為聯邦剛剛在國際上樹立的正麵形象帶來可怕的後果。

他們並沒有告訴民眾普雷頓海盜集團有可能就是蓋弗拉皇家海軍冒充的,這會給聯邦整個社會帶來恐慌和不安,這也不符合他們的利益。

他們需要的隻是終止這場在他們眼裡沒有價值的外交活動,而不是讓社會動蕩,民眾恐慌,所以他們隻是告訴民眾,這麼做不符合聯邦現階段的利益訴求。

當然,他們順帶著還製造了一些問題來攻擊和納加利爾建交,提出了一些看似很有靈魂拷問性質的問題,比如說“為什麼要幫助彆人發展,而不是把機會留在國內”之類的問題。

在迷茫的階段中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想法冒出來,民眾們也會被不同的想法所牢牢的吸引住,一些人的確站在了他們那邊。

這幾天已經有一些自發的遊行在乾擾著這場建交的繼續,一些人甚至跑到了總統府外進行遊行,他們的口號是“先照顧好我們自己”,這很符合保守黨的風格。

他們借由大多類似的口號,來呼籲聯邦政府把原本打算援助納加利爾的那部分資源和財富留在國內。

總之現在總統先生的一些情況正在轉好,但也麵臨著一些新的問題,就在他自己也有些舉棋不定的時候,特魯曼先生帶著兩位說客一同找到了他。

“昨天發生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嗎?”,特魯曼為總統介紹了一下自己身邊的兩位隨行人員的身份後,問了一個問題。

總統先生點了點頭,“是的,我已經知道了,你昨天晚上就和我說過這件事!”

事情發生後特魯曼就把談判過程中發生的一些事情,以及他和林奇默契的表演告訴了總統先生,讓他有一個準備,但更深的內容還沒有說出來,等待現在他找了兩個他覺得可以幫助他說服總統的人之後,才來麵見總統。

特魯曼先生看了看身邊的兩人,然後看向了總統先生,“我們在來之前已經簽訂過了保密協議,接下來要說的話,除了你之外,也隻有我們三人知道。”

總統先生有些意外,他的表情露出了適當的驚詫,聯邦高官很少會被要求簽保密協議,隻有那些可能會帶來不可預知的巨大影響的內容,才會被要求簽訂,他的態度一下子就變得端正了起來。表情也變得凝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