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40(1 / 2)

加入書籤

火辣辣的耳光讓昏迷中的年輕人蘇醒了過來,但他沒有立刻睜開眼睛,而是通過耳朵去感知周圍的一切。

這在特訓中有相關的訓練,第一時間睜開眼睛會給審訊人員一種“這個家夥的狀態很好”的感覺,接下來在審訊過程中,他們會使用更暴力的手段。

但如果睜開眼睛的時間和速度更慢一點,就會讓這些審訊人員覺得他可能已經快要到極限了,為了拿到重要的口供,他們不會上重刑,萬一把他折騰死了就不好了。

除了這一點之外,聆聽周圍的一切可以讓他在睜開眼睛之後對現在的局麵有一個大致的了解。

其實生理上的審訊並不是很特彆的難以忍受,無非就是一些痛苦而已,能夠派遣到國外執行任務的間諜都要通過反審訊的課程,其中就有被各種毆打逼供。

心理上的突破才是最難的,有一個好的準備,就能夠從容的應對接下來的這些。

又是一巴掌,年輕人才緩慢的睜開眼睛,就像是身體裡沒有了多少力氣那樣。

他偏頭看了一眼,扮演他父親的角色的“前輩”就被綁在他身邊的椅子上,兩人差不多醒來,對視了一眼,沒有叫嚷著什麼“抓錯人”之類的蠢話。

對方能抓他們,自然是有足夠的準備,甚至可以說他們即使真的不是間諜,這些人也不會放過他們。

與其叫嚷挑釁這些人,不如做好準備承受接下來的責難。

負責審訊的是一名大概三十來歲的年輕軍官,國家安全委員會本身就是一個半軍方的組織,管理層中有在役軍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名年輕的軍官笑起來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很不好,有些陰柔,他的眼神就像是縮在洞穴裡的毒蛇那樣,已經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為了減輕你們招供的負擔,你們中隻有一個人能活下去,我把這個權力交給你們,你們自己選擇,隻有一分鐘的時間。”

說著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轉過身去。

房間裡的角落裡都站著端著槍的士兵,除了兩個人坐著的椅子外,並沒有其他什麼東西。

那名軍官背對著他們,雙手負在身後,右腳的腳前掌不斷的抬起落下,像是在為什麼東西打著節拍。

一老一少兩人通過眼神交換了一下意見,他們不會做出選擇,也不出聲。

他們沒有想到聯邦的審訊工作居然會如此的直接,並且有效率,一上來就是針對心理方麵的突破,但是在蓋弗拉先進的訓練製度下,這些都隻是小把戲。

兩人都相信,接下來這些人會把他們中的一個人帶出去,帶去另外一個房間,然後房間外傳來槍聲。

他們會說他們的同伴已經被死了,以同伴的死亡來嘗試攻破他們的心理防線,但他們已經看破了,這個計劃不會實現。

時間在一點一滴中過去,一分鐘在平時明明快的感覺不到有這樣一個時間單位,一分鐘就結束了,可在今天,在現在,一分鐘無比的漫長。

軍官抬起手腕又看了一眼手表,他轉過身看著兩人,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好了,時間到了,該作出選擇了,誰死,誰活?”

兩名蓋弗拉的間諜依舊保持著沉默,接下來他們會被分開,這是他們可能在被遣送回國之前最後一次見麵。

或許是知道自己不會死,他們表現的也很淡然,很鎮定,在年輕人的臉上甚至還快速的浮現出一抹譏誚,又很快消失。

“看來你們不太願意配合,不過沒關係,我會幫你們選!”,軍官對於兩人的沉默並不生氣,他的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來轉去,最後停留在了年輕人的臉上。

“我們總是說,年輕人就是未來,年輕人就是國家的希望,那麼……”,他一轉頭,眼神變得可怕且銳利起來,“我把機會留給年輕人!”

說著他掏出了腰間的配槍,對著年長的間諜腦袋就扣動了扳機,在兩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裡,大概隻有兩秒?

啪的一聲,年輕人的表情完全凝固了,臉上多了一些濕熱的東西,這些東西正在緩慢的向下滑落。

他的眼神變得驚恐且空洞,他緩慢的轉過脖子,沒有那個總是鼓勵自己的前輩,沒有那個教會他很多道理的前輩,隻有一個被打爛了的腦袋。

子彈穿過前庭的時候,額頭上隻有一個小洞,但是子彈卻掀飛了年長者的後腦骨骼,有一個拳頭大小的破口,牆壁上,地上,都是鮮血和飛濺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