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48 圓圈(1 / 2)

加入書籤

在恒輝集團爆出弊案的時候就傳聞其中涉及到了州議院的議員,也有人說涉嫌到了更高層的人物。

後來隨著恒輝的倒下這些事情就逐漸的從人們的視線中消散了,反正恒輝完蛋了,也不會有人繼續追著這件事情不放。

在特魯曼先生查閱到的一些文檔中,他很敏感的發現實際上這裡麵有一條很明確的線,恒輝集團也好,後來出問題的裡斯托安集團也好,他們實際上都往同一個方向輸送過利益。

當然,這其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聯邦,一個大型的企業如果缺少強有力的政治代言人,很容易就會受到各種針對。

比如說環境署的調查,比如說稅務局的調查,這種調查未必能夠動搖一個企業的根本,但足夠讓企業人心惶惶。

最成功的資本都是上市公司,受到各種負麵影響的衝擊,股價就會暴跌,這也就達到了其他人的目的,不管是基於打壓股價蒸發市值,還是為了收購。

恒輝集團的問題暴露出來,但一些證據和線索有明顯被人為的方式抹掉了,這絕對不是什麼巧合。

當初涉及到恒輝集團弊案中的人,能涉及到核心內容的人,大多都是外籍人士,現在這些人不是被驅逐,就是主動離開了。

讓他們回到聯邦來繼續接受調查?

用腳指甲想都知道他們絕對不會回來。

用了兩天時間,花費了不少精力,特魯曼先生在有限的條件中,發現了一個關鍵性的人物——蓋普。

在恒輝集團沒有倒下之前,裡斯托安集團和恒輝有著非常密切的業務往來和資金往來,這其中就避不開一個人,裡斯托安集團的審計會計蓋普。

蓋普當時是審計組的副組長,組長由他的上級兼職,但並不負責具體的工作。

這樣說來,蓋普實際上掌握著裡斯托安集團一些重要的資金流向信息,他肯定知道一些彆人不知道的內幕。

於是特魯曼先生一大早就委托人去查一下裡斯托安集團的弊案問題,裡斯托安的案子沒有人做手腳,很容易就查清楚了蓋普目前的情況,更讓特魯曼先生覺得有些哭笑不得,或者說有些感受命運捉弄的是,在這些檔案中他看見了林奇的名字。

林奇從塞賓市起步之處,就得罪了聯邦稅務局和聯邦調查局,當然,這種小小的得罪在後來已經和解了,但是他的關注等級卻沒有降下來。

在檔案中提到了蓋普委托他的妻子隱藏重要證據,州檢察官本來打算連同薇菈一起起訴,但因為有林奇的乾預,最終州檢察官的訴訟以證據不足以認定薇菈有罪為理由,駁回了對薇菈的訴訟。

有時候命運真的是很奇妙的東西,轉了一個大圈,又回到了原地。

“威爾士,我和你說的那個混蛋可能在過去一段時間裡一直受到恒輝集團和裡斯托安集團的利益輸送,但因為某些原因後來停止了。”

“恒輝集團我找不到什麼能挖掘出內容的東西了,不過我發現了一個可能對我們非常有用的人,蓋普先生。”

“他擔任裡斯托安集團審計會計期間,對集團公司的流向一定非常的清楚,也許我們能從他的嘴裡挖出一點東西,你知道我的意思。”

林奇輕笑了一聲,“栽贓,陷害,嫁禍,還有什麼?”

特魯曼先生非常及時的反駁了他,“我沒有和你開玩笑,我不管你怎麼做,想辦法幫我弄到一些我們感興趣的東西。”

“我現在在布佩恩走不掉,威爾士和瘋狗一樣,正好你在約克州,我會給你安排人,你得幫我。”

林奇沒有立刻答應,反而問了一個問題,“我要怎麼幫你?”

“讓關鍵人物說真話!”

電話掛了之後林奇看了看手中的聽筒,他也覺得有些不可思,同時又覺得理所當然。

其實州長要整垮裡斯托安集團的時候,裡斯托安集團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他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在聯邦,任何一個集團公司,一個地方上的支柱型企業,都不可能沒有一點上層關係,而且這還是在聯邦。

但裡斯托安集團就這麼輕鬆的倒下了,一開始林奇覺得是他們運氣不好或者約克州的州長在上層有著很大的力量,現在看來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們和恒輝集團的“上家”其實都是同一個人,但因為恒輝集團弊案的原因,他們不得不切斷了這條靠得住的上線,這才導致了裡斯托安集團被州長輕鬆的乾掉,連一點水花都沒有。

如果不是被恒輝牽連,恐怕州長想要乾掉裡斯托安集團,也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到這裡林奇不由的有些感慨,命運真是一個有趣的東西,一家人該整整齊齊的時候,就應該整整齊齊。

前麵跑掉了,後麵還是要回來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