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49 成長的代價(2 / 2)

加入書籤

怒斥這個女人在他入獄之後不要臉的和彆人睡在了一起還懷了孕?

還是要求他們從家裡搬出去,到下城區去租個房子,每周通過嗦房東來的……換取繼續住下去的權力,然後讓小邁克爾去上那些下城區免費的垃圾公立學校,最終成為街頭上的幫派成員?

亦或是在極度的壓抑和壓力下選擇自殺?

對於現在的邁克爾來說,他能做出的選擇不多,最終他放棄了所有,選擇了孩子。

這也是他如此痛苦的原因,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卑微,弱小,無能為力。

哪怕是他開始服刑時,他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蓋普看著身邊揪著自己頭發失聲痛哭的男人,心中也有一些說不上來的感覺,有些同情,有些憐憫,但還有些慶幸。

他在進來之前就已經和薇菈離婚了,並且還分割了財產,最重要的是他從來沒有約束薇菈的工作和生活,並且還鼓勵她考了會計師資格。

當然,當時他這麼做的目的隻是為了讓這個女人找點事做,不要整天纏著自己來乾涉他的工作和生活,僅此而已。

但這些做法讓現在的蓋普所要麵對的問題比邁克爾輕鬆了許多,有人說過這麼一句話,幸福其實很簡單,隻要比身邊的倒黴蛋過的好,那就是幸福。

他覺得這句話說的對極了,以至於他現在還能安慰邁克爾,“你要堅強,邁克爾,想想你的孩子,一切都沒有那麼糟……”

如果蓋普和邁克爾知道小邁克爾的性取向正在發生變化,他們可能就不會這麼想了。

“我……我隻是很難過,想要哭出來,哭出來讓我感覺好多了!”,一臉眼淚和鼻涕的邁克爾用衣服擦著那些令蓋普有些反胃的東西,“謝謝,謝謝,兄弟,我會堅強起來的,為了我的孩子。”

也許是經過這樣一場發泄,邁克爾的情緒逐漸的趨於穩定,他也接受了事實,就算他不接受,又能如何?

兩人心裡都有些事,此時沒有人接話,過了一會後邁克爾突然間說道,“你的那些書,法律的那些,看完的可以給我看看嗎?”

他的眼神裡孕育著一種叫做堅強的東西,他要改變。

過去的他太過於暴躁,或許他有點能力,但還是暴躁,工作作風野蠻,最重要的是,他對法律一知半解。

其實很多底層的執法工作者,他們對法律的了解僅限於一些經常出現在他們工作中的情況,甚至他們妨礙公務和襲警的界定都弄不清楚。

邁克爾其實也是吃了一些這方麵的虧,如果他當時對法律更了解一些,也許問題就不會這麼嚴重。

他的舍友,這位叫做蓋普的會計從進來的第一天開始就去自學法律,他也有這樣的想法,但始終沒有付諸於行動,現在是時候了。

即使是在服刑期間,改變也還來得及。

“當然!”,蓋普喜歡這種學習的氛圍,這會讓他的監獄生活不那麼枯燥。

兩個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是被陷害的人站在了一起,互相勉勵的學習,這裡將會成為一個很特彆的學習場所,讓他們快速的成長。

第二天,蓋普正在看書的時候——他有很多的時間看書,他不需要強製的參加勞動,不需要強製性的放風,不需要當著很多人的麵脫了衣服去洗澡,他有特權。

因為他做過裡斯托安的審計會計,包括典獄長在內的監獄中高層,都希望蓋普能夠在他們報稅的時候幫助他們合法合理的避稅。

這也是聯邦監獄最特彆的現象,會計、醫生、律師等特殊專業的罪犯在監獄裡特彆的吃香。

典獄長不僅給他弄來了他需要的那些法律書籍,還把他安排在了邁克爾這個“好好先生”身邊1。

就在他正在看書的時候,獄警把監舍的門打開了,很禮貌的那種,“蓋普先生,有人來探監!”

坐在床上的蓋普愣了一下,他很快就站了起來,“我這就去……”,他一邊披上淺藍色的本地監服,一邊朝走,“我能提前知道是誰嗎?”

獄警搖了搖頭,“抱歉,我也不知道,是兩名男性。”

不多時,穿過走廊的蓋普出現在了監獄的工作區,在獄警的帶領下,他並沒有去專門為探監準備的房間,而是來到了典獄長的辦公室。

推開門,巨大的落地窗外邊站著一個英姿勃發的背影,窗外的光線格外的刺眼,讓蓋普隻能看見一個大概的影子。

“蓋普先生,又見麵了!”

=

1,作者在此通過邁克爾入獄前後表現的對比,來描述一個他在經曆這些事情之後發生的變化,讓全文每個人都具備了人性,不再是一個臉譜化的nc,而是活生生的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