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56章 0644 反擊 [本章由:袁氏小斌冠名加更-1/9](1 / 2)

加入書籤

上位者,最忌諱不斷的改變立場。

上位者立場的變化會讓下位者的立場變化非常被動,看上去好像沒有太大的差彆,可下位者本身對風險的抵抗能力不如上位者,一旦上位者快速的改變立場,下位者轉變不急,很容易就造成隱患和損失。

前幾天瑟德爾總督還暗示大家往死裡和林奇爭,不要怕,他將會是這些商人的後盾,現在國內傳來消息希望他放開一個口子讓林奇拿到這個項目,然後從這個項目裡得到聯邦最新發電機組的秘密。

他能做嗎?

不考慮其他因素,可以,這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可實際上他不能做,他要是做了,人們以後就很難信任他,他自己也會丟掉自己的威嚴。

一個不能說到做到的統治者不會被人們所信賴和依靠,失去了那些支持他的人,他就什麼都不會剩下,更彆提這實際上還牽扯到了一種競爭

其實有時候在這種明顯存在競爭的環境中,上位者更像是一麵旗幟,一麵不能動搖的旗幟。

除了這個問題之外,如果聯邦人在他們進來的第一個項目上取得了成功,在麵對不利局麵下還壓倒了蓋弗拉商會,這會助長聯邦資本家們的氣焰,對蓋弗拉本國商人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一旦安美利亞地區進入了“聯邦模式”,將會為蓋弗拉的統治帶來很大的麻煩。

瑟德爾總督乃至帝國本土的那些王公大臣們即便不願意去承認,也不得不承認一點,那就是聯邦的那套東西比蓋弗拉的更有誘惑力。

自由,平等,這些看上去美好的詞太美好了,美好的人們幾乎完全相信了那套東西。

瑟德爾總督臉色很嚴肅,他在思考對策,首先放棄對抗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放棄對抗,隻要他一天是總督,他就不會放任聯邦人在這裡搞事情。

其次他並不認為這是一個真實的消息,它隻是一種籌碼,一種煙霧彈,完全可以在兌現的時候找個理由說它無法實現。

就在他思考時,突然想起的電話鈴聲讓他的手哆嗦了一下。

以前他沒有這種情況,直到他上任安美利亞行省總督之後,在沒有心理準備時電話鈴聲會讓他的心跳瞬間加速,並且會手抖。

都是那些該死的反政府組織,他們帶來一個又一個壞消息,讓總督有段時間聽見電話鈴聲時就會控製不住的憤怒以及恐懼!

他看著電話響了兩聲之後,才提了起來。

電話是帝國皇帝打來的,他打電話的目的不言而喻,“我們需要這項技術。”

“它可以為我們節省幾億十幾億,還能解決一些地區的缺電問題,我們需要它!”

瑟德爾總督沉默了一會,才說道,“但這不應該建立在犧牲帝國利益的基礎之上。”

“犧牲帝國的利益?”

“誰犧牲了,怎麼犧牲的?”

“我為什麼不知道我們用聯邦的技術就是犧牲帝國的利益了?”

皇帝一連串的發問裡帶著一些慍怒,在他看來瑟德爾總督有點搞不清楚情況。

他知道之前瑟德爾總督的那些想法和做法,他沒有表態,卻也覺得那麼做不是問題。

從政治層麵來說的確要抑製聯邦人的那套自由平等在帝國的領土上泛濫,在一個君主製,社會階級森嚴的國家裡說什麼自由平等,這怕不是想要搞事情?

但現在的情況不是不一樣了嗎?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好處,越是發達的國家在對電能的利用方麵越是走在了前沿。

誰都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新的能源出現,不過至少二十年內,電能會成為一種明顯的趨勢。

“我要考慮這邊地區的穩定,本地人畢竟不是蓋弗拉人,聯邦人的那套太具有煽動性,如果我們現在壓製不住林奇這些聯邦人,他們很快就會把他們在納加利爾的那套複製過來。”

“你選我來當總督不是讓我來度假的,一旦我們壓製不住聯邦人,讓他們煽動了本地人和我們完全的走向對立,我們就不得不繼續激化矛盾。”

如果本地人想要自由並且表現出想要自由的那種渴望,那麼留給他們的除了鎮壓之外,隻有屠殺,這是瑟德爾總督不願意見到的,所以他必須從一開始就不給這種情況出現的機會。

瑟德爾總督說的很嚴肅,林奇,納加利爾聯合開發公司,他們在納加利爾做的那些事情可不是什麼秘密。

安美利亞地區的複雜程度還要超過納加利爾,至少納加利爾人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站在聯邦人那邊,可最後呢?

他們還是成為了聯邦人的木偶,被聯邦人操縱者去對付他們的王室,去衝擊王宮,甚至還搞出了一個什麼國大黨殺死了國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