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50 協助(1 / 2)

加入書籤

擺放在老福克斯先生麵前的是幾張貼了相片的個人材料,上麵有他們從老福克斯先生財務公司借款的一些證明,還黏貼著一些銀行轉賬或者支票票根等證明,證明他們已經把錢還給了老福克斯先生。

看著老福克斯先生不言不語,青皮臉也不是很在意他的對抗態度。

從武裝征稅隊成立到聯邦稅務局再到現在這一刻,有過太多的挑戰者出現在他們的麵前,曆史告訴了所有人,最終他們活了下來,而那些企圖挑戰聯邦稅務局的人,已經徹底的消失在曆史的長河當中了。

老福克斯先生不是第一個,自然也不是最後一個,對付這些人他們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和手段。

“按照憲章,每個聯邦的公民都必須繳納稅收,福克斯先生,你繳稅了嗎?”

如果他問的是現在,老福克斯先生自然會點著頭說他繳了,福克斯影業在稅務方麵沒有一丁點的問題,畢竟這是一個正當的生意。

而且從他接觸到林奇開始就留意到林奇對票據有一種很可怕的執著,哪怕隻是很小一筆錢的變化,他都會留下各種票據或者簽字。

這也讓一開始沒有打算足額繳納稅收的福克斯影業按時納稅,不過他們找了一個會計,稍微回避了一些可以回避的,不必要的稅收。

可在這之前他做高利貸時,他沒有繳稅。

這本身就是一個不怎麼合法的買賣,不能證明自己的收入合法,不能注冊公司,也弄不到稅號,就算他想要繳稅,也繳不了。

這就像是一個搶了銀行的人一轉頭跑去稅務局主動申報自己搶銀行的收入一樣不可思議,也不正常,這些恰恰也成為了他今天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老福克斯先生低著頭,一隻手捋了捋頭發,然後雙手捧麵用力搓了搓,依舊一言不發。

青皮臉臉上多了一些得意的笑容,有時候人們喜歡被審訊的那個人開口說話,也有時候他們希望那個人能閉著嘴巴。

“像這樣的證據我們收集了一大堆……”,他把桌子上的文件重新收攏在檔案袋裡,“如果你看過聯邦的憲章就會明白,無論你做了什麼,合法的或者不合法的,隻要你的行為產生了收入,收入超過了我們征收的標準,你就必須納稅。”

“不管你的錢是搶劫來的,詐騙來的,偷來的,還是……放高利貸來的,你都必須納稅。”

“納稅是每個公民都應該儘職的義務,就像抓捕罪犯是警察們的工作一樣。”

“我不知道警察為什麼不抓你,調查局為什麼不抓你,但你必須納稅,你承認你逃稅了嗎?”

“福克斯先生?”

老福克斯先生依舊一句話都沒有說,按照一些電影的劇本來說他現在應該要求找律師,可他沒有那麼做,因為即便律師來了,也無濟於事。

律師都不願意得罪稅務部門,被這個部門盯上之後是很慘的,律師來了之後頂多是在量刑時為他爭取一點同情分,僅此而已,其他什麼都改變不了。

逃稅的事實一旦成立,在聯邦就是重罪!

他的持續沉默引來了青皮臉的一些不快,在這個時候,他應該回答才對,而不是繼續沉默。

青皮臉的嘴角一鉤,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幾乎看不見,換了一副刻板嚴肅的麵孔,“你不要妄圖用沉默來對抗我們,這麼和你說吧,我們現在掌握的證據足夠讓你一輩子都出不來。”

“同時你還要麵臨一筆巨額的罰款,說不定警察或者調查局那邊也會對你過去的犯罪行為展開調查,也許你的兒子也要受到牽連。”

老福克斯先生突然抬起頭,他看著麵前的青皮臉,像是在尋找什麼。

大概十幾秒後,他突然開口了,問了一個問題,“你是不是想要我做點什麼?”

青皮臉微微頷首,他翹起腿,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個精致的煙盒,以及一個朗聲打火機,隨著富有韻味的“叮”的一聲之後,房間裡有了一些淡淡的煙味。

“你很聰明,福克斯先生,我們的確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協助。”

老福克斯先生能察覺到這一點是因為麵前這個青皮臉一直在恐嚇他,用他逃稅和刑期恐嚇他。

如果稅務局的目標真的是他的話,對麵完全可以不和他說這些,直接把他送上法庭,然後塞進監獄裡。

和他說這麼多廢話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協助”這個詞上,這也讓他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並不是他們的目標。

青皮臉抿了抿嘴,“我們需要你指證林奇。”

“我們之前注意到林奇幫你把一些非法收入變成了合法收入,然後還順利的繳納了稅款,你隻需要在法庭上指證林奇做的那些事情,告訴法官你通過林奇洗白了多少非法收入就行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