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50 協助(2 / 2)

加入書籤

“我們會幫你轉為汙點證人,為你向罰款求情並且淡化你在這之前所有的犯罪行為。”

“一邊是一輩子都出不來,一邊是三年到五年,一個正常人應該知道怎麼選,你說呢?”

老福克斯先生心裡雖然驚訝,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他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和林奇先生沒有做過你說的那些事情。”

青皮臉笑著站起來,他拿著卷宗走到了門邊,“你有的就是時間,福克斯先生,你可以慢慢想,但我還是要勸你放棄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那對我們的案子沒有什麼幫助。”

“稍後見!”

從審訊室裡一出來,就有另外一名看起來很有氣勢的家夥迎了過來,“他怎麼說?”

這個說話的家夥是州稅務局的助理局長,按照稅務局的規格來說,他算半個正局長,地位比副局長高,有時候局長不在時,他會負責處理一些隻有局長有權限才能處理的工作。

當然,這是在他和局長聯係過後才行,這是一個流程問題。

青皮臉點了點頭,“我們的證據很確鑿,福克斯跑不掉,隻是我覺得他不太可能會供述出林奇這個重要的角色。”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朝著停車場對麵的平房走去。

“不供述林奇?”,助理局長皺了皺眉頭,“那這可不好辦了。”

針對林奇的調查其實並不是從這裡開始的,在之前塞賓市稅務局調查福克斯和林奇洗錢案的時候就已經留意到了這些人。

他們那些洗錢手段有些出人意料,不具備什麼高科技或者利害的方式思路,簡單好用,以至於整個州乃至全國都到處都有人開始用這樣的方式洗錢。

加上塞賓市稅務局那邊丟了臉,州辦公室聯合調查局對相關的人進行了調查,不過後來又因為一係列機緣巧合的原因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以至於調查被迫中止——主要是林奇把自己摘出來了,還給了稅務局台階。

當時整個案子在社會上造成的影響很大,針對稅務局暴力執法的抗議和投訴每年都有一大堆,一旦引發了全國性質的遊行示威,到時候約克州這邊稅務部門的人又要倒下一大片。

為了終止這種勢頭的蔓延,雙方以邁克爾入獄作為和解的契機,結束了對抗。

對抗是結束了,但不意味著調查就要結束,他們繼續搜集證據,隨時準備著在其他地方重新收拾林奇。

可後來林奇接觸到總統以及其他國家高層,並且快速的發家致富,讓稅務局私底下悄悄解決林奇的想法落空,他們就封存了檔案,直到前幾天。

前幾天有一位很有名氣的大人物通過某些渠道聯絡了約克州稅務局局長,希望他能查一查林奇,如果能把林奇拉下馬就更好了。

大人物有大能量,林奇也有,所以這件事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局長去總局“學習”,助理局長全麵負責接下來的調查。

局長臨走前給了助理局長足夠的權力,加上之前那些事情,林奇讓稅務局丟了麵子,結合其他多種因素,最終促成了此事。

站在辦公室門外,助理局長拍了拍青皮臉的胳膊,“這次如果我們不動就算了,既然動了,就一定要命中要害,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青皮臉用力點了一下頭,“我知道怎麼做了。”

中午的時候不知道是人們忘記了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沒有人給老福克斯先生送來什麼食物,隻有一點水,他餓了很長時間,體力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下午時他睡了一會,睡覺能減緩體力的消耗,同時也能讓他不那麼的饑餓。

在迷迷糊糊中,他臉上有一些苦笑,這可能是他成年之後第一次餓那麼久……

果然,和小時候的感覺一樣呢,讓人無法忘記。

……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間的開門聲驚醒了老福克斯先生,他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在短暫的失神之後目光快速的落在了進來的人的身上。

是青皮臉,他的手中有一個托盤,上麵有一些食物,散發著可口的味道。

“抱歉,中午的事情太多,我忘記了提醒那些人給你一份午餐,現在應該不遲吧?”,他笑嗬嗬的把餐盤放在了桌子上。

一些土豆條,一小碗蔬菜泥,還有一些水煮的雞肉和一根香腸,鮮豔的色澤和香味讓老福克斯咽了一口唾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