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54 彆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1 / 2)

加入書籤

夜裡七點多,助理局長結束了一整天的工作之後還和局長通了一通電話,彙報了一下這邊的情況。

查林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一旦開始了,就不會停下。

結束了電話之後他又在辦公室裡坐了一會,然後才離開了這裡。

他開著車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家快餐店。

現在他的妻子和孩子應該差不多已經吃完晚飯了,並且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沒有給他留下什麼好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煩惱,這個世界上沒有誰能真正能做到無憂無慮,隻要是人,就總會有一些做不到的事情。

助理局長也有自己的煩惱,這些年裡瘋狂的往上爬讓他的確爬到了一個高位。

按照聯邦稅務局的製度來說,下一步他可能會調往一個相對偏僻一點的州擔任州稅務局局長,或者調入大區稅務中心擔任某個部門的主管。

無論是哪一種調動對他而言都是一次巨大的進步,手中的權力將會擴大到另外一個量級,社會地位和政治地位也會有顯著的提高。

想要在四十來歲的時候做到這種程度其實是很難的,需要的不隻是一些背景和一些人的友誼,還需要確確實實的能力。

可即便這樣,有時候他也會羨慕乃至嫉妒那些女性,特彆是那些漂亮的女性。

她們隻要能當著上位者的麵不尷不尬的脫了衣服找個地方躺下,把腿搭到對方的肩膀上就能得到不錯的工作,還有權力。

比如說華科稅務中心,也是聯邦中部地區的稅務中心,這個稅務中心裡的一名主管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性,每個人都知道她是怎麼爬上那個位置的。

再看看自己,各種各樣沉重的工作,還要時時刻刻為局長去得罪其他人,一不小心還會毀掉自己的事業,甚至連家庭都弄的一團糟,他就覺得很糟心。

他和妻子的關係並不好,因為常年的在奔波工作中度過,他和他的妻子更像是一個房子裡的兩個獨立的住戶,隻是表麵維持著“家庭”的名義而已。

他們早就分房睡了,有時候一連一周時間他都見不到他妻子的麵,儘管他們住在一起——他早上時起床時她已經出去運動,晚上時回家時她早早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不止如此,他還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她健身教練關係曖昧,可他又能說什麼呢?

有得就有失,失去了家庭的甜蜜換來了日益強盛的權力,這是他自己選的。

把車停在快餐店外,他點了一份經常點的快餐,加了一份烤玉米,取了餐後回到了車中。

看著盤子裡的那些散發著香味的美味食物,他搓了搓手,臉上多了一絲笑容,心裡正在想“從什麼地方開始吃好呢?”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後視鏡,緊接著整個人身上每一根毛都樹立起來,他像是受到了巨大驚嚇的那樣整個人猛地一顫,伸手就朝副駕駛的儲物箱摸去。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那麼做……”

後座傳出的聲音很年輕,也很溫和。

助理局長的動作就停在那,他慢慢的收回手,慌張的情緒快速的冷卻,他重新坐直了身體,看著弄得一團糟的餐盤,他不確定後麵的人是否能看見,他還是捏著自己的襯衫抖了抖,“我得清理一下我的衣服……”

這是一個完美的年代,沒有傳呼機,沒有手機,沒有微型信號發射器,任何人都不需要擔心某個人手上的小動作就能帶來什麼大麻煩。

“你最好讓你的雙手扶在方向盤上,我怕我有可能會對你的行為產生誤會,你知道,人一緊張,就容易做點蠢事。”

這句話儘管沒有任何赤果果的威脅,可無論是說的人,還是聽的人,都知道這句話在暗示什麼。

助理局長的雙手隻能慢慢的扶在了方向盤上,能讓後麵的那個家夥看見。

此時天色已經很晚了,七點多接近八點的樣子,車裡的車燈沒有開,快餐店的停車場也不可能用大燈照亮,昏暗的陰影中助理局長隻能通過後視鏡看見一個模糊的輪廓。

此時他的情緒已經比剛才平穩的多,他開始想辦法解決自己目前的困境,“如果你需要錢,我右側的口袋裡有我的錢包,裡麵有一百多塊錢的現金,左側上衣口袋裡有我的現金支票本,你可以開一張兩千塊的支票,那是全部的限額。”

他說著瞥了一眼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停當了大概四五秒的時間,“我的戒指是婚戒,它也不值什麼錢,我希望你能留給我。”

“你弄錯了,我並不想要錢,我隻是想和你聊聊天。”

“聊什麼?”

“聊一聊那個能說動你們的人是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