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59 人在手術台上發文(1 / 2)

加入書籤

財富動人心。

自古因為財富的問題牽引出多少悲歡離合,又有多少正義罪惡隱藏其中?

為了錢,踐踏法律與道德的底線對於一些人來說都不會讓他們多思考一秒這麼做合不合適,他們隻在乎自己能賺到多少錢!

沃德裡克先生說的話林奇很清楚,甚至他都聽懂了沃德裡克先生那些話更背後的一些意思,比如說……乾掉那個敢於阻擋大家發財的人。

這種事並不少見,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論權力,林奇比不上那些被刺殺的總統,他手裡根本沒有什麼權力。

論財富和地位,他也比不上那些大財團董事局中的重要成員。

他比不過那些經常出現在頭版頭條的人們,那些資本家就敢下黑手。

如果不是林奇身邊掌握著一股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他的黑石安全,說不定那些人連警告都懶得給他!

沃德裡克先生說完這些之後看著林奇,想要看他有什麼樣的表情。

沮喪?

失望?

痛恨自己的無能?

什麼都沒有,他還是一如以往那樣的平靜從容,從他的臉上永遠都看不到他內心的真實波動,這反而讓沃德裡克先生更有興趣了。

很多人聽見一個很壞的消息時都很難控製表現出自己悲觀的情緒,眼神,表情,肢體動作,都有可能會出賣人的內心。

林奇此時他的內心到底是怎樣的?

已經崩潰了?

還是強撐著?

他很好奇,很想知道。

大概過了十多秒,林奇稍微低頭喝了一口咖啡,他吞咽下那些苦卻有著回甘的液體時抬頭看向沃德裡克,他的喉結滑動了一下,“沃德裡克先生,你知道嗎,我聽說過一句話……”

沃德裡克先生點了一下頭,示意他在聽,也在示意林奇可以繼續說下去。

“這句話並不長,‘如果一個人沒有被**糾纏,不管麵對任何事情都不會退縮’。”

沃德裡克先生稍稍皺著眉頭把這句話來回仔細的“咀嚼”了一會,片刻後他舒展眉頭,似乎是讚同又像是欣賞的點了一下頭,“深具智慧的短語,你總是能聽到一些彆人都聽不到的且富有智慧的話。”

“因為我也是有智慧的人!”,林奇開了一個小玩笑,不那麼謙虛,也不讓人覺得討厭。

兩人的笑聲逐漸的停止收攏,沃德裡克先生問了一個問題,“話雖然很有智慧,但是這句話的情況和你現在不同。”

“你有**,你想要得到那份來自安美利亞總督的訂單,你被**所累,你會退縮。”

林奇自然不可能否認一個事實,“你說的不錯,沃德裡克先生,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意識到,我說這句話並不是想要表達我被**所累,我想要表達的是你背後的那些人,同樣被**所累。”

“他們有了太多的**,所以他們會不斷的改變立場,改變方式來迎合他們的**,這意味著隻要製約足夠,他們也會低頭。”

“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我們追求的東西是什麼?”,林奇問道。

坐在他旁邊的沃德裡克先生沒有猶豫太久,“財富,在聯邦財富比權力更具有影響力。”

林奇點了一下頭,“那麼隻要我讓他們感覺到了疼痛,他們就會退縮,而我則能進一步,你也可以。”

沃德裡克先生放下了手中一直拿著的咖啡杯,“什麼意思?”

林奇臉上的笑容多少發生了一些變化,他雙手十指交叉,壓在膝蓋上,“如果你背後的那些人促成了你說的這六億的訂單,因此而出現了巨額的虧損,會怎麼樣?”

當林奇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沃德裡克先生本能的認為這不可能,作為一個成功的財團必然會有著一個健全的法務部門,他們精通國內乃至外國主流國家的法律。

索倫和公司簽訂的購買合同隻差最後簽字的流程就算全部完成,這是不會改變的事情,在這背後是很多人在共同努力。

同時對於財團而言,這也必然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隻要東西生產出來就能變現,在這種情況下怎麼會出現巨額虧損呢?

所以他本能的否認了這種可能的出現,這就像有人告訴你,萬一星星掉下來一個砸著人怎麼辦一樣讓人覺得隻是一個笑話。

可笑話也分什麼人說。

有些人分量不夠,說真話時會被其他人當做笑話去看待。

有些人分量足夠了,哪怕說的是笑話,彆人也會認真的思考這些話裡是不是在暗示什麼。

他認真的思考了好一會,並沒有發現其中可能存在的問題,隻能搖了搖頭,“你說的這些……我很不確定。”

“你就當我是開個玩笑吧!”,林奇笑著說,可他真的這麼說了,沃德裡克先生又怎麼可能隻會把他說的當做是一個笑話?

“我們在這個玩笑上進行大膽的假設,假如我說的成為了事實,這對你在財團中的地位是否會有幫助?”

他用類似探討的語氣繼續說道,“董事局修改了你批準的項目,駁回了你的觀點,如果他們的決定讓財團出現巨額虧損,他們會怎麼做,你會怎麼做?”

這個問題幾乎沒有讓沃德裡克先生考慮,他就說出了結果,“按照規則剝奪推動計劃的人手中的部分的股權去補償受損失的人,同時他們也會被踢出董事局,失去表決權。”

對於這些大財團的成員來說,一旦失去在財團董事局的表決權對他們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不過像這種情況也不會經常的出現,除非真的給財團造成了沉重的傷害,否則一般不會剝奪他們在董事局的席位,投票不會通過。

“至於我……這會證明我的決策是正確的,董事局內一些中立派會在一段時間裡站在我這邊,同時我也有機會擴大我手中的股票數量。”,說到這個,沃德裡克先生的臉頰就有些發熱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