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60 不可能(1 / 2)

加入書籤

“沃德裡克先生,非常感謝你對集團工作的認真態度,你大可不必擔心,可能有人忘記了告訴你,更改合同內容是經過我們同意的。”

溫潤的聲音,沒有絲毫的火氣,即使隔著電話線,也能想象出電話另外一頭老人溫和的形象。

有些人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即使你不看見他,在和他交流時,腦海中也能浮現出他生動的形象。

“我為什麼不知道?到現在為止沒有人通知我……”,沃德裡克先生的語氣有些慍怒,修改合同這麼大的事,居然沒有人通知他,要知道他可是集團的總裁!

“我需要一個解釋,主席閣下。”

此時突然有一個聲音插入了他們的對話中,“注意你的態度,沃德裡克,針對子公司的決定並不一定要通知到你。”

沃德裡克先生是集團公司的總裁,他負責的是集團公司的日常工作,下麵公司的重要決定會以書麵報告的形式,在每周固定的時間交給他。

這就是外麵那個家夥為什麼會掛名子公司總裁的原因,同時,他的提議通過了董事局的決議,這就形成了一個流程先後的問題。

先彙報後表決以及先表決後彙報,儘管看上去差不多,可實際上沃德裡克先生要知道這個信息也要在下一周,但他們表決卻已經通過了,這就製造了一個信息差。

一周的時間足夠他們做很多事情,包括製造既成事實,簽下這份他不知道的合同。

等他知道的時候已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就像是現在這樣。

“沃德裡克先生的本意是好的,我們不需要責怪他,反而我認為我們應該鼓勵這種行為。”

“我們所有人團結在一起才是‘梅根’,我們也需要抱成團。”

“我稍微解釋一下,沃德裡克先生,我們在這份協議之外還簽訂了一份備忘錄和附加條款……”

就在這幾天時間裡,有人通過某些方式提交了一份建議到董事局,這個提交建議的人是財團席麵一個小公司的總裁。

什麼叫財團,簡單一點來說就是一個控製了大量財富的利益集團,這個集團並不是某一個人的,而是一群人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階級,有人位高權重,有人位卑言輕,不過隻要在這個集團內,溝通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這個家夥提出了一種假設,索倫會不會以各種方式最終撕毀合同?

這很有可能,大家其實都知道索倫直接和財團簽訂這份大訂單的目的並不完全是為了拿到提前上市的火力發電機組,而是為了狙擊林奇。

林奇想要在安美利亞地區獲得一個開門紅,這一點不符合蓋弗拉人的利益,所以瑟德爾總督才會安排索倫到聯邦來偷襲老巢,切斷林奇的後路。

一旦他們做到了這一點,也就意味著他們實際上完成了自己真正的利益訴求——擊潰林奇在安美利亞地區強勢登場的目的。

至於是否能夠得到最先進的火力發電機組其實他們並不是很在意——以目前蓋弗拉自己擁有的技術並不會比聯邦推出的這款落後太多,他們完全可以通過重複建設的方式來滿足地方上的電力缺口,同時還能擴大蓋弗拉本土商人的影響力。

他們建造了發電能力更高,更穩定以及規模更加龐大的電廠,以後他們在類似的國際訂單中就更具有競爭力。

要知道,聯邦人已經提出了要使用保密安裝法確保這些發電機是無法拆解的,這麼苛刻的條件蓋弗拉人都同意了,這也讓董事局的董事們有些不安。

這個說法很貼近目前情況的發展,於是董事局高層連夜召見了這位提出了建議的集團下層管理成員,並且商議出了一些應對的辦法。

去掉那些不是很重要,或者修改幅度不大的條款之外,修改幅度最大的就是違約金,直接增加到九個億的規模,之所以要增加這麼多,也是董事局主席和國會中的一些政要談過了。

如果聯邦和蓋弗拉兩國民間在貿易中發生債務糾紛,他們會支持梅根財團按照協議在合適的時候爭取屬於自己的利益。

換句話來說,有了這些國會議員的承諾,隻要對方違約,聯邦就會向蓋弗拉施壓,這可是國家力量!

隨後在雙方私下緊急磋商之後,補簽了一份備忘錄和一份補充條款去補充主體合同的同時,又能獨立出來。

對此索倫方麵也沒有什麼異議,反正違約金是相對的,他違約了自然要承擔相應的責任,可聯邦這些人違約了也一樣。

而且這份六個億的訂單並不是立刻就完成的,它是分階段進行的,整個過程大概會持續三到五年。

在這份備忘錄中也提及,如果在三到五年之後協議公司擁有了更先進的發電技術,采購的商品會就會自動升級為最新技術的商品,價格浮動隨行就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