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67 林奇的說服方式(1 / 2)

加入書籤

就在青皮臉麵臨一些麻煩的時候,林奇則正在和一名聯邦參議員共進晚餐。

他們選擇的地方非常的特彆,空曠的餐廳中隻有他們這樣一桌,桌子邊上一共有三個人。

窗外就是布佩恩的夜景,整個城市完全映入眼簾。

燈光,夜景,星空,完美的融為一體。

這家居於半山山頂的私人餐廳每一頓飯的價格都能讓一個家庭的一家之主心肌梗塞。

除了林奇和特魯曼先生之外,就剩下一名國會參議員,同時這名參議員還是軍事撥款委員會的委員。

在聯邦的國會中有眾多的委員會,其中屬於上議院的委員會中,比較有名氣的就是這個“軍事撥款委員會”。

軍事撥款委員的主要工作就是審批國防部和軍方每年提交的各種預算,然後選擇其中一些進行撥款,選擇一些進行駁回,總體來說國防和軍方如果想要錢,想要很多錢,他們就必須說服委員會裡的大多數委員。

這裡麵的水很深,隻不過聯邦那些真正的納稅人並不清楚,每年軍事撥款委員批準的撥款中,有大概分之二到百分之五會以各種方式分潤到每一個委員的手裡。

比如說某個委員隻接受某個特殊遊說團體的遊說,而恰恰這個遊說團體的主要成員就是他的親戚甚至就是他的兒子。

想要說服他,就需要雇傭這個遊說團體,雇傭他們是要錢的,而這筆錢給多少,取決於國防部和軍方想要通過的預算有多少。

這就是人們眼中的黑幕或者黑箱操作,可它就這麼簡單的,不經掩飾的赤果果的展現在陽光下,人們對它視而不見。

知道它的人不會把這些事情說出來,不知道它的人永遠都不會明白那些國會議員拒絕撥款大多數時候是給的少了——這其實隻是一個笑話,大家都知道國會議員為了聯邦日夜操勞,他們才不是這樣呢。

無論如何軍事撥款委員會委員都是一個很重要的職務,同時這裡麵還牽扯到了聯邦的一些重量級軍工集團,他們想要把自己的武器出售給聯邦國防和軍方,就必須先讓他們的商品進入軍備名錄,然後再經過軍事撥款委員會的批準。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會用儘一切方法去說服每一個人,這可是筆大生意!

總之每一位為了國家和人民奉獻自己一生的委員,都很辛苦。

至於他們為什麼有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像是現在,林奇對麵坐著的議員身上穿著的衣服就價值上五萬塊錢,要知道這可是聯邦索爾,不是已經不具備價值的加利爾。

按照目前聯邦《最低時薪法》的規定,一個普通的不從事技術的工人每個月最少的收入大抵是二百四十一塊錢,比之前漲了十幾塊錢。

他們一年才能拿到接近三千塊的薪水,他們要不吃和不十八年左右,才能買得起這位參議員身上的這套行頭。

更可氣的是這套行頭還隻是這位參議員家裡可能幾十套中的一套,他隨時隨地可以讓一個人繼續不吃不喝十幾年或者二十幾年。

果然,為了聯邦的自由和民眾的平等,這些奉獻都是值得的。

“我聽說過這個項目,軍事委員會通過了,不過一些我們中的一些人認為它並不適合現在就上馬。”,一邊享用著這頓昂貴的晚餐,這位參議員一邊聊著他們正在聊的事情。

他口中的項目是海軍之前提交的一個項目,在對蓋弗拉的海戰中海軍發現很多的問題,比如說水手的軍事素質普遍較低,比如說在一些主力艦的設計上還存在一些缺陷,比如說……

這種比如說有很多,發現了問題之後找出最關鍵的一些拿出來,然後申請軍費進行改造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有些項目並不是那麼容易通過,這些委員們也不每一次都會為了錢大開綠燈,偶爾他們也會有一些堅持。

像是一些明顯就是為了騙軍費的項目他們也不會批,他們之所以會這麼有底線,純粹是不想給政敵攻擊他們的借口。

他們正在討論的,則是有關於飛行器的研發計劃。

在極限視距和超視距的瞄準定位中聯邦海軍表現的還有很大進步空間,俗稱不夠好。

聯邦海軍認為短時間這種差距是沒有辦法依靠演戲和訓練彌補的,這種在各種各樣複雜戰場情況下的作戰能力更多倚重於各種經驗,而不是純粹的死記硬背,當然後者也很重要。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