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69 劇本和導演以及真正的目的(1 / 2)

加入書籤

“這件事情和軍方有什麼關係?”

五分鐘前總統先生還很期待新的一天,但是五分鐘後他已經有了頭疼的跡象,“船沒了就讓人去找,我實在不明白這和軍方有什麼關係。”

他忍著沒有說臟話,一大早軍方代表就向總統內閣和國防部提交了一份《海軍擴編計劃書》,直接鬨的總統先生腦袋嗡嗡的。

大裁軍到現在為止,隻聽說過軍隊減編,但還沒有聽說過擴編的事情。

況且聯邦也沒有擴編的需求,短時間裡全世界都沒有爆發戰爭的可能,就算爆發了和聯邦也沒什麼關係,軍方這個時候冒出來顯然有點莫名其妙。

國防部部長站在總統先生的辦公桌前,他看了看手中的報告書,然後攤開了雙手,“昨天聯邦有一艘前往安美利亞的貨輪失蹤了……”

總統先生不耐煩的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但這些和軍方有什麼關係?”

國防部長有點尷尬,“軍方……”,他很快換了一種說法,“海軍覺得這很有可能是某些國家的伎倆,他們想要看我們的笑話,我們的貨船在聯邦的家門口都會丟,全世界都會覺得我們的海軍不過如此。”

“即便我們能夠戰勝蓋弗拉的艦隊!”

說完這些話後國防部長的語氣稍微降低了一些,不像是剛才那麼激昂,“而且,海軍的編製還是逃避主義時期的防禦性編製,有點施展不開。”

總統聽到這裡時,他隨手翻看了桌子上放著的擴編計劃書,房間裡陷入了短暫的安靜當中。

海軍的觀點是認為目前正值聯邦海軍發展的黃金時期,在過去為了不讓一些國家造成誤解,聯邦隻有一個半完整編製的海軍編隊。

一個正式編隊,一個預備編隊,海戰過後為了讓其他國家不把聯邦當做是主要防禦的敵人,聯邦也沒有對海軍進行擴編,這也意味著海軍的編製一直保持著逃避主義時期的規模。

逃避主義時期是以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軍方和軍人就是不受社會的重視,沒辦法,但現在海軍明明很強,聯邦政策也由保守轉為激進,有些東西就一定要變一變。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比如說擴編,擴編之後會多出更多的艦長,會多出更多的校官甚至是將軍,這才是關鍵!

說到底,還是為了權力。

一個滿編編隊中有個將軍就已經很他媽的多了,那麼多軍官等著升將軍,不擴編,怎麼能升的上去?

況且隻有一個編隊的海軍總司令和擁有很多集群的海軍總司令,不管在任何方麵都是不一樣的。

所以海軍提出這個擴編的要求,自然也就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了。

半多個小時之後,總統先生看的差不多了,他合上了這份報告,雙手握拳抵住下巴認真的思考著。

他能夠站穩腳跟軍方的確給了不少的幫助,當然這也有特魯曼的功勞,他是連接軍方的橋梁。

軍方給了他幫助,他就應該反饋,這就是聯邦總統的為官之道——給予我幫助的人要加倍的回饋。

如果有人不遵守這條規則,那麼下一次大家就不會選他。

總統先生還想著連任,他就不可能放棄軍方,但現在擴編似乎有點……過於激進了。

這不是隨便批準一下送交國會討論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是要考慮整個國際社會的態度。

海軍擴編意味著海上軍事強化,意味著有更多的打擊力量可以縱橫大東洋,這對大東洋沿岸所有國家都形成為了可怕的武力威懾。

如果這些國家聯合起來怎麼辦?

如果他們更進一步的形成了一個軍事聯盟怎麼辦?

這些都他媽的需要思考,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總統先生抬頭看向了國防部長,“你們怎麼看?”

國防部長抿了抿嘴,沒有表態,但此時他沒有表態就是最大的表態,這意味著國防部的立場已經偏向了軍方。

“你們真的會給我找麻煩!”,總統先生很不客氣的抱怨了一句,他不能直接拒絕,畢竟軍方的支持很重要,又不能直接的同意,這有可能會帶來額外的政治風險。

他斟酌了片刻後說道,“報備國會討論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