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隨便聊聊(1 / 1)

加入書籤

這次做手術最大的感慨就是“有什麼彆有病,沒什麼彆沒錢”以及“作者是卑微的”。

聽起來很負能量,但這恰恰就是最直觀的感悟。

有很多人關心,作者到底為什麼手術,其實就是痔瘡,這沒什麼不好說的。

其實做不做手術都可以,但我問了一些人後查了查百度,上麵說這個手術做了也不疼,和玩一他媽的一樣,加上醫生勸我做手術最好,我就他媽的信了這些人的邪。

做的時候麻藥沒打透,是不是就疼的我汗直淌。

本以為做完手術就萬事大吉了,接下來就是不間斷的疼,開的止疼藥還沒有效果。

疼了我整整一天,睡覺都睡不著,他們把一根導流管裹著紗布塞在我的腚眼裡,裡麵全是刀口,那種酸爽無法用語言西戎。眼睛一閉,就疼醒了。

晚上不管是躺著還是坐著還是站著都疼的冒汗,半夜護士查房問我是不是發燒了,我隻能說太他媽疼了。

就這樣忍著疼,忍了差不多接近三十個小時,然後換藥了。

接下來就是持續的疼,疼痛的程度略低於最初,因為可以用栓劑止疼藥,感覺好點,但也有限。

受創的地方很特殊,沒辦法自己換藥,換藥的時候也會非常疼。

醫生說,大抵要疼一個兩周到一個月。

除了這些問題,再談談另外一個問題,作者的卑微。

前麵有一章標題是在手術台上發文,其實有點誇張,是在做手術之前發的,發完就上手術台了,不敢斷更。

即便是做完手術疼的鑽心,依舊要全力的更新,因為不敢斷更。

這個時候我莫名的希望自己從事的是一份普通的工作,我可以請假,什麼都不用考慮的養病,而不像是現在這樣,即便我自己知道每天都在疼痛中度過,可依舊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不碼字,就會斷更。

斷更了,將來就會沒有推薦。

沒有推薦,追定隻會越來越少。

我在想,哪怕有一天我知道自己不幸得了絕症,恐怕我也不敢斷更,因為一旦斷更一切就都沒有了,希望,或者其他的東西。

就像是今天,平時大家都知道我更新都是一口氣碼完上傳,但今天是分開的。

從上午開始出現輕微的頭疼發熱,腦子渾渾噩噩昏昏沉沉,理智告訴我我應該休息了,但就像上麵說的,卑微如我不敢休息,隻能硬著頭皮碼字。

以前我總會和其他人說,如果沒有什麼好出路,不如來試試碼字。

但現在我要告訴大家,如果不是走到了絕路,千萬彆碼字。

不上不下,卑微如斯。

如果影響到大家的心情我很抱歉,隻是總想說點什麼,現在胃疼的厲害,因為促進愈合的藥對胃特彆傷,頭疼頭暈,發泄一會反而有助於減輕這些狀況。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最後,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狗頭)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