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75 又沒了(1 / 2)

加入書籤

“怪物?”

一群閒著沒事乾的水手頓時擁擠了過來,他們站在康尼的身邊望著遠處的海麵。

一般情況來說,人們站在船上時目光是無法穿透海麵的,因為有光線的折射等原因人們看不見海麵之下的東西。

但對於海麵之上的東西,則會比較顯眼,這就像是一片銀光粼粼的水麵上多了一塊沒有光反射的黑塊。

人們一下子就看見了那個東西,一些小夥子們還大呼小叫的猜測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也許是鯨魚……”

“也許是翻車魚……”

水手們快樂的猜測著,康尼也積極的加入了進去,“有可能是潛水艇……”

周圍水手們的歡聲笑語瞬間消失了,每個人都在用一種“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眼神看著康尼,他們下塌的嘴角弧線和攥起來的拳頭讓康尼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嘿,我的意思是……”

不等他解釋什麼,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傳來,武裝押運船被掀翻了。

爆炸並不像是電影中那樣有著衝天的火光,隻能看見吃水線下突然綻放了一朵巨大的水花,水花之中是黑色的煙霧,然後武裝押運船直接被掀至側翻,頭朝下腳朝上的開始緩慢下沉。

那些落水的武裝人員瘋狂的朝其他地方遊去,船沉默的同時會引出一股亂流,運氣不好的話會被這股吸力帶著一起裹挾到海底。

好在船隻是翻覆,想要沉下去也要有點時間,足夠他們逃出致命的區域。

短時間發生的事情太驚人了,以至於所有人都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聯邦人不是一個“帶種”的民族,至少現在還沒有那麼的“帶種1”,他們麵對這種幾乎如同戰爭的情景時,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的逃跑。

可這是大海,人們又能逃到什麼地方去?

隨著“噗”的落水聲,人們像是醒悟過來,一名水手放下了救生艇。

根據聯邦相關的法律規定,海船的救生艇的承載能力必須滿足船隻核載人數的兩倍。

這是一個貨輪,核載人數不多,所以隻在船體兩側各懸掛了一個救生艇。

就在康尼跑向另外一側船舷時,他回頭的目光無意中看見了海麵之下有一條像是劍魚的東西快速朝著貨輪撞來……

轟的一聲巨響,其實更多的還是金屬扭曲時發出的哀鳴,幾乎要遮住天空的水花落下時船體已經開始傾斜,船底被炸出了一個口子,海水快速的湧入,耳邊全是警報聲……

爆炸時水手們都被震倒在甲板上,等了幾秒鐘後他們紛紛爬起來,捏著鼻子跳下了水。

康尼也跟著大家一起跳下了水,接著是罵罵咧咧的船長和大副,幾乎所有人都上了船,除了鍋爐倉裡的那些人。

他們一同用力把救生艇劃的很遠,看著貨輪一點點傾覆,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種很複雜的表情。

十分狼狽的船長拍了拍身邊小夥子的肩膀,臉上多了一些笑容,“這不是一個壞消息,至少對我們來說。”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也用目光回應著每一個人,“瞧,兩次了,第一次我們遇到了劫匪,第二次遇到了這種……”,他都不知道如何來形容,“但,我們活下來了。”

“這就是最好的一麵,我們曾經兩次麵對最壞的局麵,但現在我們活下來了,再也沒有比這更激動人心的事情了,死裡逃生。”

“你們每一個人都已經是‘傳奇水手’了,你們可以在任何一條船上向任何人吹噓你們經曆過的事情,沒有人能反駁你們。”

本來的確是挺倒黴的事情,可經過船長這麼一說,大家又覺得似乎自己真的挺幸運。

還暈乎乎的康尼突然問道,“那個潛水艇不會來攻擊我們吧?”

原本還很融洽的氣氛一瞬間降到冰點,船長攥了攥拳頭,考慮到現在不是揍人的時候,他強笑著說道,“按照國際公約,即使是交戰國也不能屠殺平民……”

最終這些人有驚無險的和武裝押運船上逃出來的人彙聚在一起,在老船長脖子上那個簡易的指北針的幫助下,他們朝著安美利亞沿岸奮力的劃去。

一天多之後,每個人都虛脫了,海岸線的出現讓有些已經絕望的人再次振奮起來。

是的,絕望,從幸存的興奮到絕望隻用了一天時間。

行為學家曾經做過一個時間,他們建造了兩條通道,一個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一個裡麵充滿了光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