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76 動態變化(1 / 2)

加入書籤

“我有一些看法……”

在大家稍微討論了一段時間之後,沃德裡克先生站了出來。

人們的目光一下子就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電話會議中的討論也完全停止了下來。

在財團和索倫,或者說安美利亞總督合作之前,他們在這個項目上是和林奇合作的,而且還是沃德裡克先生促成的,直到董事局有些人認為應該越過林奇。

其實這種想法並不能說就十惡不赦,這恰恰就是資本的本質——攫取更多利益。

他們和林奇合作,那麼始終隻能成為整個安美利亞商貿戰略中的邊緣環節,他們把商品賣給林奇,然後林奇出口到安美利亞獲取大量的利潤,這部分的利潤和他們沒有一點乾係。

作為一個大財團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的就放棄這些有可能屬於他們的利潤,索倫的到來恰好填補了他們對利益的貪婪,並且這次合作的對象不是林奇,不是安美利亞地區某一個公司,直接就和總督合作。

聯邦人不喜歡蓋弗拉人的那套製度,但是他們喜歡享受蓋弗拉人權力帶來的各種好處。

這就像很多聯邦人第一次抵達納加利爾時,都會用“腐朽”、“落後”之類的詞彙把人類形容的像是政權奴役下的動物那樣,對那個世界充滿了鄙夷。

可真輪到他們坐在車上看著警察用手中的膠皮警棍抽打驅趕路人,為他們讓出一條空曠的道路時,他們就不會談論什麼腐朽。

隻會在嘴角留下一縷怡然的微笑,欣然享受著這裡的一切。

財團的想法也是如此,和林奇合作隻能得到極少的利潤,並且對他們在安美利亞地區開拓市場沒有什麼幫助。

可直接和總督合作,那麼他們必然就會得到一部分的特權,用特權來打開市場,那邊也將會成為一個商品的傾銷地。

其實自從林奇拿到了皇帝的許可之後大多數財團都認為這是一個好消息,安美利亞離聯邦更近,不管是從任何角度來說,他們直接購買聯邦的產品會更省錢,建設速度更快,以後也會形成更頑固的“依賴”。

加上特魯曼先生的“禁令”,所以梅根財團董事局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一個破開局麵的好機會。

我們不和中小企業搶市場,但人家主動來和我們合作,我們也不可能推卻這樣的合作機會。

隻是大家都沒有想到,這件事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

“我相信……”,沃德裡克先生瞥了一眼董事局主席團的那些人,“大家應該已經感受到了,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財團名下從事國際貿易的公司並不隻有這一個,我們對全世界的貿易量每個季度都在創造新的高度,從某種方麵來說我們的實業基本上依靠著海外貿易保持健康。”

“每天,港口都有我們的船出去,但在這之前,還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這不正常,我們被針對了!”

會議室內出現了一些議論的聲音,沃德裡克先生停下了他的表達,包括主席團的人都在交頭接耳。

毫無疑問,一次劫匪,一次潛水艇攻擊,而且兩撥人看起來是同一夥人,之前他們就有這樣的想法,直到沃德裡克點明了這一點之後,他們才開始重視這種想法。

“繼續說下去……”,董事局主席輕輕的點了一下桌麵,會議室裡包括電話會議中的聲音一瞬間就結束了。

沃德裡克先生微微點頭致意,“有人不想我們把東西賣給安美利亞地區,我是這麼認為的。”

“那麼有誰會這麼做?”,他的語氣裡充斥著一種引導,雖然是疑問,但更像是在引導人們去發散思維。

緊接著,他給出了一種自己的答案,“蓋弗拉!”

“蓋弗拉國內的資本對於蓋弗拉皇帝把國家的發展重心放在安美利亞一直以來都很不滿,這一點我相信大家多少有一些了解……”,人們聽完之後紛紛點頭。

蓋弗拉資本的背後基本上都是貴族在發力,他們不可能不知道“殖民地”帶來的利潤有多少,納加利爾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

但這裡有一個問題,問題就在於瑟德爾總督本身就是大貴族,他台前幕後已經有眾多的企業進入安美利亞地區了,那個地方就相當於是他的私人地盤。

總督掌握著軍政大權,他肯定會把最肥美的東西都留給自己,然而其他人又能獲得什麼?

什麼都得不到!

貴族不出麵,讓代理的那些資本家去搶奪生意,那些人搶不過“本地”的那些資本家。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