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79 尋求妥協(1 / 2)

加入書籤

清晨,林奇運動結束之後換了一套乾爽的夏裝出現在餐廳裡,他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看著早間新聞。

電視新聞對報紙行業的衝擊愈發明顯,隨著各大電視台開始熟練地掌握早間的觀眾觀看心理,早報的銷量已經出現了疲軟。

其實這很正常,大多數人,這裡是指大多數中下階層的人,他們對時事的關心遠不如那些中上階層的人,所以他們無所謂自己能在起床後到上班前這個時間段裡獲得怎樣有價值的新聞。

或許對他們而言有趣,就是有價值,電視新聞很好地抓到了這一點,有些電視台更是以報道奇葩新聞為主,滿足了一些人每天在吃早餐時總想做點什麼的**。

林奇沒有看報紙,他昨天喝了一些酒,現在不想看那些文字,隻想找點樂子。

“……昨天晚上布佩恩郊區的一家研究所突然發生大火,報火警的人稱這可能和不規範的實驗有直接的關係,大火並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整個研究所此刻都成為了灰燼……”

看著“xxx機電研究所”的牌子,林奇就知道梅根財團開始收拾殘局了。

財團、集團和個人經營者最大的不同在於財團是一個整體,他們不在乎某一個企業的生死存亡問題,一旦梅根董事局決定斷尾求生,那麼任何東西都無法阻止他們那麼做。

林奇吃著嫩煎的牛排,牛肉的消化需要更長的時間,耐餓,同時還能提供不錯的養分,算是重體力勞動者的最愛。

當然,不從事體力勞動也可以在早上吃點牛肉,至少它不會有太多的壞處。

嫩煎的牛肉一點也感受不到牛肉纖維的粗糙,肉汁和醬汁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非常的嫩。

林奇看著新聞,心裡已經有了確定,毫無疑問,這家研究所的大火會“毀掉”所有的技術資料,並且很湊巧的是這些技術資料都沒有備份。

機電研究所被焚燒,接下來就是它的上家,生產廠商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廠會在近期宣布破產,他們破產的理由林奇都為他們找好了。

他們花費大量的資金在研究所裡研發新的技術,結果剛有一些技術逐漸成熟,就被付之一炬,損失慘重。

同時這家企業又麵臨一些商業索賠——這裡有很大可能是梅根財團自己的皮包公司通過一些“自衛性合約”完成訴訟,在其他公司或者個人提起訴訟前,拿著所有值錢的東西。

瞧,問題解決了,研究所被大火燒了,就談不上用技術折價賠償,上級母公司也破產了,現在一分錢都沒有剩下,隻剩下一群拿著股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股民,以及一些拿著合同卻找不到違約方的權利單位或個人。

如果這些人不願意放棄的話,接下來很大概率就是無窮無儘的打官司。

如果索倫聰明一點的話他可以謀求一些簡單的好處,比如說以後從梅根財團購買東西的時候要求給一個合適的折扣,或者乾脆索要一點賠償。

但如果他想要那九億的違約金?

也不是不行,漫長的官司等著他,而且這裡是聯邦,他卻是一個蓋弗拉人,本土保護政策能讓這場官司拖上幾十年,甚至到最後梅根集團還能反訴——我們並沒有不履行承諾,但是訴方的騷擾影響了我們公司的重建計劃並且為我們帶來了形象上的巨大損失,我們要求索賠。

在梅根集團沒有做出決定之前,狙擊他們的股票很正常,一旦他們做出決定,很快一係列不要臉的變動不僅不會讓他們損失太多。

“林奇先生,有一位索倫先生希望能和你談談。”

彆墅的臨時管家出現在餐廳外,這處彆墅林奇並非天天住,自然也不可能有專門的管理團隊在這裡,所以每當他住在這邊的時候,彆墅區的服務公司就會派遣一隊臨時的服務團隊來為林奇服務。

這些人不會探究主人家的**,如果沒有必要的話他們甚至都不會上二樓,除了女傭,因為女傭需要收拾床鋪和房間。

林奇點了一下頭之後不到二十秒,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出現在餐廳外,他的表情有些驚訝,似乎驚訝於自己已經進入了房子,林奇卻還在用餐。

他有一頭棕色的燙發,顯得很鬆很泡,穿著一身得體的衣服,一位上流人士。

可林奇卻沒有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是繼續吃著早餐,看著電視。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概七八分鐘,林奇這才結束了早餐。

他從餐廳走出來,看著餐廳外的索倫,伸出了手,“我們第一次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