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74 不同的人,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未來(1 / 2)

加入書籤

對待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辦法。

你可以用一個女人去誘惑一個色狼,但你無法用一個女人滿足一個酒鬼的**。

理查德是一個好逸惡勞的人,從第一天看見理查德的時候,林奇就注意到這一點。

他有還算不錯的學曆,有著能讓人放鬆警惕的好感,但是從他的個人簡曆上,林奇發現這個人任何一份工作都做不長。

他的簡曆上不會留下為什麼這些工作他做不長的原因,其中有些是體力工作,有些是普通的工作,但他都做不長。

他能說會道,不像是一個無法在社會上生存,有著嚴重自閉和社交障礙的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對自己的工作不滿意。

大多數無法長時間保持一份工作的人往往存在兩方麵原因,第一個基於目前自己的工作強度,對自己每個月獲得的收益不滿意。

第二個,是基於目前的收入,對自己的工作強度不滿意。

兩者看似是一回事,但又有一些區彆,歸根結底,好逸惡勞或許是一個更好的解釋。

對付這種人,不要和他談什麼理想,這種人的理想就是儘可能的做一些體麵的,風光的,沒有什麼腦力和體力的工作,然後儘可能多的賺錢。

所以從一開始林奇就不和理查德談理想,就和他談錢。

隻要他能拉來人,隻要他能慫恿也好,蠱惑也好,隻要他的客戶願意花錢買東西,那麼他就能夠獲得相應的錢,很多錢。

這太符合理查德對工作,對自我價值的定義了。

每天都圍繞著一些男客戶和女客戶之間打轉,不是和這個客戶喝下午茶,就是和另外一個客戶深入交流,身邊還有一群用仰慕的眼神看著他的跟班。

紙醉金迷,燈紅酒綠,推杯換盞中還有大好的“錢途”,他沉浸其中。

而萊姆則是另外一種人,他從事著最底層的工作,股票經紀人聽著很風光,了解這一行的人都知道他們有多辛苦,不隻是體力方麵的。

為了讓一個顧客心甘情願的在對方明知道有錄音的情況下,許諾同意購買那些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的股票,這不隻是坐在辦公室裡把腿翹在桌子上,拿起電話隨便聊聊就能完成的。

外行人對股票經紀人的認知大概就是如此,穿著體麵的衣服,坐在辦公室裡,把腿翹在桌子上,鋥亮的皮鞋麵上能映射出自己的影子,然後每天隨便打幾個電話,每個月月中錢就像流水一樣湧入賬戶中。

並不是,跑展會,跑現場,隻是萊姆這些底層股票經紀人最基本的工作,他們還要跑客戶家,要掌握客戶的各種喜好,有時候還要為客戶們義務的勞動。

比如說鋤個草,或者做點力所能及的工作。

還需要精通各種話術,要知道如何觀言察色,要知道如何應對各種聊天中突然麵對的問題,比如說“既然這麼賺錢,為什麼你自己,或者你的家人不去做?”

他能吃得了苦,並且還在吃苦,這說明他有理想,他有追求,無論他自己是否意識得到,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將來閃爍時的磨礪,他都是會是一個有理想有追求的人。

和這種人談錢,沒有問題,任何人在成功之前都會受到金錢方麵的困擾,但是當他獲得了金錢之後,有了實現自己人生價值,實現自己夢想的機會時,林奇給他的錢就束縛不了他。

他會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所以對於萊姆這樣的人來說,想讓他心甘情願的賣命,就和他談理想,談追求,談未來。

站在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內,布佩恩的金融中心正在陽光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萊姆的眼神有些迷離,他看了一會後,滿是疑惑的看向林奇,“林奇先生,您說的這些我都懂,但我……真的能做到嗎?”

林奇很果斷的點頭,“機會隻給有準備的人,萊姆。”

“人不應該自負,自負會讓人迷失方向,但也不應該過分的謙虛,當彆人因為各種原因不敢向我推薦他們手中的股票時,你做到了。”

“你向命運發起挑戰,你做好了承受最好,或是最好結果的準備,現在不過是命運給你的反饋。”

“我從你身上看見了成功的潛質,所以我給你一次機會,我賭你的明天無比輝煌!”

萊姆的眼神逐漸變得清澈,然後有些濕潤,“抱歉,林奇先生……”,他道著歉轉過身掏出手帕擦著淚水。

他很想哭,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從高中畢業之後就開始在布佩恩尋找機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