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87招工(1 / 2)

加入書籤

“蓋弗拉人那邊現在什麼情況?”,林奇轉身從窗戶邊上走回到椅子邊坐下,這裡和蓋弗拉的裝修風格也是椅子居多,偶爾會有一些獨立的小沙發,不像聯邦那樣,隨處都是沙發。

據說蓋弗拉人還因此抨擊聯邦享樂之風盛行,沙發也成為了聯邦的數宗罪之一。

荒誕!

投靠過來的本地人低聲說道,“他們最近一直頻繁的舉辦各種活動聚集在一起,聽說是在商量接下來和聯邦商人競爭的事情。”

安美利亞的政策變化已經傳到了商人的耳朵裡,這對蓋弗拉的商人們來說的確是一件大事情。

貴族們不再插手資本,這也意味著他們可以不用羨慕忌妒聯邦資本的自由,雖然這種自由僅限於安美利亞行省之內。

可這也是一個長足的進展,一旦安美利亞這邊的一些變化被證實是有價值的,有可能會逐漸的反饋到本土,最終連本土的資本環境也連著發生一些變化。

不過在這裡麵也有一點小問題,那就是如何在遏製住聯邦人肆無忌憚擴張的同時,還能保有一些利潤,所以他們這段時間一直在商量一些對策。

在林奇看來,這種商量很滑稽。

因為無論蓋弗拉的那些商人們怎麼做,都不是他以及其他聯邦商人的對手,他們有王牌!

那些廉價的勞動力就是王牌,並且這種優勢是很難短時間抹平的,更重要的是本地人即便不站在聯邦人這邊,也絕對不會站在蓋弗拉人那邊。

林奇抓捕的各色犯罪分子都沒有讓黑石安全的人處置,而是交給了蓋弗拉人。

不久之前蓋弗拉人還深受本地反抗組織的“迫害”,不是被刺殺就是遭到可怕的武裝襲擊,每天都隻有壞消息傳來,很多蓋弗拉人長眠於此。

這種仇恨不是幾句話,一個行政命令就能徹底瓦解的,對於蓋弗拉人而言,本地人絕對是他們最憎恨的一群人。

所以他們很樂意負責整個計劃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也就是槍決這個環節,瑟德爾總督也有意讓蓋弗拉人這麼做,目的是重新在本地區樹立起蓋弗拉人不容冒犯的威嚴和形象。

至於因此產生的一些不是很重要的小問題,他認為那其實並不是問題。

這就像是農場主不會在意豬圈裡的豬對每天的夥食是不是滿意,對生活的環境是不是滿意,以及對它們的主人是不是滿意。

他們在意的隻有這些豬的體重,肥瘦情況,以及豬肉的價格。

種族對立,階級對立,他們想要追上聯邦商人很難。

林奇坐在椅子上思考了一會,給出了他主持這邊“大局”的第一招,“從明天上午開始,在諸裡斯各個主要地區招工。”

投靠過來的本地人愣了一下,“林奇先生,您是說‘招募工人’嗎?”

他用更詳細的短語重申了一遍,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在安美利亞的這些原本社會中的中上層,基本上都作出了選擇,不是投靠蓋弗拉人就是投靠了才來的林奇,但投靠蓋弗拉人的本地人更多。

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投機分子,在他們的祖國徹底的把這個地方租給蓋弗拉充當租界之前,他們是有時間離開的,可這些人沒有走,他們想要投機,想要賭。

一旦他們憑借自己原本就突出的地位或者聲望抱住蓋弗拉人的大腿,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一族之下,萬人之上”,甚至普通的蓋弗拉人也沒有他們重要。

隻有一些認為自己所有作出的決定都很蠢的人,也是徹底對蓋弗拉人失望的人,才轉投了聯邦人的陣營。

這些人不多,像是林奇麵前的這位轉投過來的人覺得目前當務之急就是和蓋弗拉人搶奪市場。

基礎設施的建設是一方麵的事情,這個很重要,但急不來,真正著急的是整個市場,安美利亞行省有不到兩千萬人,這個市場到今天為止,可以說完全的空白了。

誰能先搶到這些市場,誰就能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源源不斷的收割財富。

他想到了林奇會用很多手段去把這場戰鬥打了很漂亮,但唯獨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招工。

“想問為什麼?”,坐在書桌後的林奇看著書桌前站著的中年人,自信的臉上多了一些笑容,“因為仁慈,你可能不了解,但這不重要,按我說的去做,我們先在諸裡斯招募兩千人,工資向納加利爾人的靠齊……”

他指了指頭靠過來的中年人,“按我說的去做!”

第二天上午,經過半個月血腥鎮壓之後的諸裡斯有了一個不錯的好天氣,萬裡無雲,略微有些燥熱的陽光照向了整個大地,空氣裡蔓延著夏天到來的味道。

街道上的人依舊不多,比前幾天多一點,但隻是一點,其實變化並不是很大。

就在這樣一天的上午九點半,兩名本地人出現在諸裡斯曾經最熱鬨的街頭。

地上碎裂的磚塊和牆壁上殘留的彈孔仿佛記錄著某些人的暴行,曾經熱鬨的街道也不像以前那麼熱鬨。

一些不怕死的老人蹲坐在牆角下,他們用一頂鴨舌帽蓋著自己的臉,似乎是在休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