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90 靜觀(1 / 2)

加入書籤

人們往往隻能看見大公司賺的錢多,卻沒有注意到同樣的危機到來,有時候大公司倒下的速度比小公司更快。

利潤和風險是成正比的,賺得越多,承擔的風險越多。

就像是這一次,電機公司如果能夠和索倫完成合約,他們的利潤至少在一億以上,並且以後還會因此產生源源不斷的收入,比如說檢修之類的。

但他們承擔的風險也很大,比如說違約金中的九億。

如果沃德裡克先生能夠為財團省下這筆違約金,並且免掉其他所有的手段,原本不太可能進入董事局主席團的這件事,也變得有可能起來。

在林奇一句更勝一句的逼問下,他終於說出了這句話,頓時有一種渾身上下都通透的感覺!

“是的,隻要你能讓索倫提出和解,我就可以進入董事局主席團。”,他再次重複了一遍,像是在對林奇說,又像是在對自己說。

聽筒中的聲音傳來時變得輕鬆了不少,“付出總要有回報,我會和索倫談一談,你先搞定你那邊的事情,然後通知我……”

沃德裡克先生如果能夠成為梅根財團董事局主席之一,對林奇來說將會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助力。

聯邦不像是其他國家,政體相對的獨立,在聯邦資本和資本家對政治的入侵已經侵入骨髓當中,任何一名政客都擺脫不了資本家的“幫助”。

從一名市長,到國會議員,甚至是總統,都不行。

作為一個中生代大財團的執行總裁兼董事局主席,沃德裡克先生的分量會很重,對政客們的態度也很有影響力。

政客們或許不會因為“沃德裡克先生讓我這麼做”就去做什麼,但他們在做某件事的時候必然會為“沃德裡克先生一定不希望我這麼做”多考慮一會。

掛了電話之後的林奇想了想,給瑟德爾總督去了一通電話,他打算上門拜訪。

這是他第二次正式的拜訪瑟德爾總督,之前的那次拜訪談不上是令人愉快的,他能夠感覺到瑟德爾總督對他的不快,他可理解,但也隻是理解。

這一次,必然會和上一次不同。

因為彼此的地位,有了變化。

晚上的時候林奇獨自來到了總督府,以現在他在國際社會的地位來說,帶不帶女伴已經不那麼重要了,而這恰恰是上位者的特權,況且他也沒有結婚。

“你不需要帶這些禮物……”,瑟德爾總督這次主動的來迎接林奇,他其實並不想那麼做,但他又不得不那麼做。

就是林奇這個他一開始並沒有當作一回事的“小人物”,掀起了牽扯到全世界的格局變化,他不確定這些事情一定就是林奇鬨出來的,但和他有很大的關係。

他一眼就看見了林奇手中提著的兩個袋子,當林奇表明了這些東西是禮物之後,他滿麵笑容的客氣了一句。

“一瓶來自聯邦上好的紅酒,還有一盒純色,希望你能喜歡它們。”,他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隨後把這些東西交給了瑟德爾總督的管家。

瑟德爾總督隨手指了指,“稍後把酒打開,我和林奇先生一同品嘗一下。”

管家欠身退後,其實不隻是紅酒,純色他們也會品嘗,但那是在用餐之後。

兩人一邊說著,總督一邊把林奇引入了房間裡,帶著他去了客廳。

空曠的客廳裡隻有他們兩人,兩人分彆坐在了一張矮桌邊的椅子上。

“你的氣色看起來不錯!”,一坐下,林奇就稍稍恭維了一句,在這種場合下互相恭維也是必要的一種社交手段,彆看著好像這些恭維有些多餘,實際上恭維本身也是一種立場方麵的表態。

一個人不太會對自己的敵人說出什麼好聽的話,如果隻是字麵意思好聽,可能他們的語氣也是帶著嘲諷的,也有可能他們什麼都不會說。

林奇說這樣的話,意味著他不是來找麻煩的,更不是來對立的,兩人之間的氣氛頓時變得更融洽了一些。

“這段時間我有了更多的時間休息,最近安美利亞各地的治安都維持的不錯,我不需要擔心被一些壞消息從熟睡中吵醒,這些都是托你的福。”

瑟德爾總督一點也不回避這個問題,隻有被打了一巴掌之後他才開始正視林奇,況且林奇也算是帝國貴族,他的這種姿態在他自己看來一點也沒有問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