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98 新聯邦(1 / 2)

加入書籤

對於納加利爾的民間社會來說,他們最關注的就是勞務輸出這件事。

更高的工資,更好的待遇,一些掃盲學校甚至打出了“掃盲一個月,幸福一輩子”的標語來進行宣傳。

而且從始至終,這些都是不需要花錢的。

任何人都可以在掃盲學校裡麵免費的參加掃盲課程,隻要能必要,拿到了掃盲畢業證書,就可以參加各種工作。

掃盲學校的費用會從學員畢業後的工資中按照比例扣除,一開始扣的稍微多一點,後麵就少了很多,一兩年或者兩三年就能還完學校的學費。

同時,也還能賺到一大筆錢。

這些都是寫在他們參加掃盲班時的合同中的,都有詳細的規定,如果每周想要換得少,那麼還款周期就長。

有些人研究過這些合同,一把付清最劃算,如果把還款周期加到五年,雖然每周還的都很少,可總還款居然是一次付清的三倍以上!

可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人選擇三年和五年還清的,因為每周扣得的確不多,不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和消費。

如今,出國工作隻針對那些掃盲結束的人,這讓整個社會都陷入到一種“掃盲熱潮”中,除此之外一些低中級技術工作培訓學校,也開始走俏起來。

技術工種更多的工資,更多的補貼,更優渥的待遇,像是一些工程車駕駛員或者操作員,他們都有兩人一間的房子甚至單人間的房子!

這可比一群人擠在一個房間裡舒服的多!

想要賺得多,享受的多,那麼就必須有更高的個人能力,以及最起碼掌握讀寫的功能。

納加利爾是典型的兩極化社會,除了上層就是下層,之前中產階級的那一層在幾次運動中都被清洗的乾淨了。

以至於現在占據了這個國家百分之9十五以上人口的底層社會都在討論這些,而不是討論正在召開的聯合會議。

在王都的王宮裡,圍繞著一張巨大的圓桌,來自納加利爾各地的省督齊聚一堂。

曾經的“大王子”,如今的國王坐在首座上,他的神色很放鬆,眉眼之間根本看不見什麼外界猜測的戾氣、恨意之類負麵的情緒。

就連聯邦人在剛開始時都被大王子的配合嚇了一跳,通俗點形容就是客人剛進門,服務人員就洗乾淨趴在床上做好準備了。

太熱情,以至於聯邦的一些人認為大王子是不是在謀劃什麼,直到他們試探了很多次之後發現大王子的確就是配合,他們才稍微放下一點心來。

其實對大王子,也就是現在年輕的國王來說,反正他就是個替身,現在有吃有喝,聯邦人還為他在聯邦繳納了社會保險,開了一個銀行賬號,每隔一段時間裡麵就會存進一點錢去。

他覺得這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如果不是聯邦人不同意他的想法,他都想要徹底解散王室,直接去聯邦享福了。

比起大王子的悠然自得,其他人的臉色就沒有那麼好看了。

這場會議要討論的事情有兩件事。

第一件事,從書麵上改變現在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政治主體,把君主分封製改成聯合議會製,所有省督都是議員,大家輪流做議長,國王擁有一張議長票和三張議員票。

除此之外世襲製度也要更變成為選舉製度,議員的產生由每個行省,現在也叫做州,由每個州的選民推選出來的。

前期可能會存在執行不到位的現象,但不管如何,以後一定會有執行到位的那天,這也意味著世襲製已經進入了滅亡的倒計時。

如果說第一件事會改變這個國家,那麼第二件事,就是為了確保第一件事能夠有條不紊的進行下去。

王國已經宣布解散全國9成的武裝力量,也就是軍隊,轉而把國防承包給了聯邦商人。

每年納加利爾需要支付一筆費用給聯邦的承包商,這些承包商則保證納加利爾的國防安全和境內穩定。

現在真正由本地統治者掌握的暴力機構,隻剩下警察局了。

房間裡除了這些統治者之外,還有一些聯邦人,他們擔任著某些省督的助手之類的。

“時間差不多了,殿下……”,站在國王身側的聯邦管家彎著腰提醒了他一句。

正在神遊天外做著美滋滋白日夢的國王殿下回過神來,他稍微端正了一下坐姿,“人都到期了是嗎,那麼我們應該開始這場會議了。”

“我知道,你們每個人都有很多的想法,無論你們是否會表達出來,我都知道,你們心中是有想法的,甚至我都知道你們在想什麼。”

“可能有人會嘲笑我,說我是一個廢物,不過我無所謂,我對這裡沒有太多的歸屬感。”

“腐朽,落後,愚昧……”

他毫不留情的說著貶低這個國家的詞彙,他身邊的兩名來自聯邦的助手臉上保持著矜持的笑容,當然他說的也的確是事實。

大王子在人們的印象中就是一個在國外留學後貪圖國外生活不願意回來的人,這種人其實很多,省督家裡的孩子們中也有不少這樣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