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05 聊天(1 / 2)

加入書籤

“總統先生!”

林奇麵帶笑容的迎上去,伸出手與總統先生握了握。

總統先生的手很柔軟,不像是想象中的那樣乾燥,他的身體很健康,保養的也很好,在總統府內就有聯邦技術最好的醫療團隊和個人保健團隊,他不需要為這些事情操心就能維持很好的身體機能。

兩人握了手之後,總統先生就邀請林奇坐下,坐在沙發上,他們離得很近。

“我聽說你回來了之後就和特魯曼說起想要和你談談,正好聽說你也有這樣的想法,就邀請了你,希望沒有打擾到你接下來的行程。”

總統先生的措辭很委婉,一點也沒有身為一個強大國家最高權力者的霸道,對比一下蓋弗拉皇帝,完全是兩個極端。

三年前,林奇和這位總統先生隻通過電視的方式單方麵的見過幾次,而現在他就坐在總統辦公室的沙發上,總統先生說些話的時候還要照顧到他的情緒,這就是金錢的魅力!

“不,你不用為這些擔心,我現在有充足的時間,而且我也很榮幸能和你談談。”,林奇表現得也非常的積極,這種表態讓彼此都放寬了心。

“很好……”,他抬頭看向特魯曼,“如果不介意的話,能給我們來點喝的什麼的,我空著手的時候總會覺得少點什麼。”

他說完看向林奇,“咖啡,還是酒?”

“咖啡吧!”

特魯曼先生走到門邊,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把對麵值班的秘書找了過來,讓她去衝泡兩杯咖啡,他自己則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上班的時候不應該飲酒,但我原諒你了……”,總統先生開個一個玩笑,他說這些其實隻是想讓林奇意識到他和特魯曼先生的關係非常好。

有一句話非常簡單的同時也非常的正確,那就是“朋友的朋友也是自己的朋友”,他想要告訴林奇,他們有著共同的朋友,那麼他們之間也是好朋友!

這不是總統先生要巴結林奇,他隻是在巴結林奇存在銀行裡的錢。

等秘書送來了咖啡之後,總統先生一邊捏著攪拌棒攪拌著咖啡,一邊看似很尋常的那樣和林奇聊著天,“我對你們現在在納加利爾那邊的工作非常的關心,有時候我獲取消息的渠道很單一,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人告訴我的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們覺得我年紀大了,總是說些好聽的話,所以我希望有人能和我聊聊那邊的事情,聊聊那邊真實的情況。”

林奇心思電轉之下已經明白了總統先生談話的思路,他不可能從一開始就赤果果的告訴林奇,馬上就要他媽的大選了,我還有幾千萬張海報的錢沒著落或者怎樣,你快點給我寫個支票。

這種事情不會支持赤果果的說出來,需要有一個策略,哪怕有人知道了他們之間的談話也不會找到任何把柄,這就需要一點暗示的小技巧。

為什麼黑手黨和幫派的“黑話”不能夠作為證據直接用在法庭上?

就是因為這裡麵有太多的暗示和非字麵的含義解讀,司法認為這種主觀唯心的解讀很難說服民眾和陪審團相信這些東西就是某種犯罪指令。

比如說“把燈關了”,這個在黑手黨的“黑話”裡算是非常有名的代表之一,它實際的意思是交代接受命令的人,把他們正在經手的事件中的目標滅口。

可如果把這句話當作犯罪指令作為宣判的證據,那顯然會鬨出一個大笑話來,會變成媒體和民眾的狂歡,也顯示出司法部門的無能。

總統先生和林奇的談話策略也是一樣,不能那麼赤果果,但能從旁暗示。

“納加利爾那邊的情況還不錯……”,林奇很配合的正兒八經的談起了納加利爾那邊的發展。

總統先生一點也沒有表現出急躁之類的表情,隻是安靜的,耐心的且認真的聽著林奇說這些可能很枯燥的內容。

林奇說得差不多時,總統先生稍稍總結了一下,“任何事情的初期階段都非常困難艱苦,你說的那些和我了解到的那些並不完全一樣,這很好的為我填補了一些重要的信息,至少他們以後想要再糊弄我,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了。”

說到這裡,他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略微皺了一下眉頭,“林奇,我可以這麼稱呼你吧?”

“當然,總統先生。”

總統先生笑了笑,“林奇,你覺得聯邦在你說起的這些發展和問題上,是否能夠扮演一些角色幫助你們解決一些問題?”

“我知道你們這些人在外麵打拚很艱難,我聽說你還幫助我們打開了安美利亞的市場,這很難得,知道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