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07 新的潮流(1 / 2)

加入書籤

相熟的人們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麵,就會有很多的話要說。

至於到底有多少話要說,取決於有多少體力。

傍晚時,林奇和傑妮婭一起來到了一個空置的大廳中,這裡已經暫時交給蓋弗拉的訪問團使用,不管是作為開會的會場,還是做酒會或者怎樣,酒店方麵都不會乾涉。

此時這裡已經有了不少人,文化訪問和商業訪問不太一樣,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文化訪問更接近底層民眾。

比起實打實的巨額財富,或者能號令一地的權力,文化這種沒有門檻的東西更容易融入到底層社會裡。

訪問團邀請了一些布佩恩本地的文化界的名流來參加這場酒會,互相增進一些了解,尋求一些可以合作的交流的內容。

之所以是酒會而不是冷餐會,那是因為這場活動中蓋弗拉人提供了主要的酒水,這些酒水都來自於蓋弗拉的釀酒商們,他們負責了訪問團這次訪問聯邦的一部分費用。

作為回報,訪問團在聯邦舉行的酒會中會主要使用他們提供的各種酒精飲料。

雖然蓋弗拉的資本家們被權力拴住了手腳,卻也不完全是一些傻子。

林奇和傑妮婭的出現引發了酒會上的一個小**,記者們瘋狂的拍照,閃光燈把門口照得幾乎宛如白晝。

“他們明天會怎麼編排我們?”,傑妮婭很自然的挽著林奇的胳膊在記者麵前擺著姿勢,她很小聲的詢問著。

之前林奇到蓋弗拉那邊的時候和傑妮婭出現在公眾場合被人們發現之後,蓋弗拉人就像是集體**了一樣,他們用最誇張的方式來描述這一切——《百年一現的俊彥拜倒在公主的石榴裙下》

他們在那篇文章裡竭儘全力的讚美林奇,把他形容成為幾百年來都難得一見的天才商人,年紀輕輕,剛過二十歲就擁有了百億的身價。

他們不隻是誇了他有錢,還稱讚了他的相貌和他的舉止以及修養,認為他是天生的貴族,優雅的典範,女人們的夢中情人。

可就是這樣一個完美的年輕男性,卻拜倒在傑妮婭的腳下,這讓蓋弗拉人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驕傲感。

現在,輪到聯邦這些人了。

為了所謂的國家尊嚴和民眾的自尊心,他們一定會想儘辦法讓人們看見的這個事實,更加貼近人們所需要的。

同樣麵對著記者和閃光燈的林奇嘴唇微動,“帝國公主情迷林奇,不遠萬裡尋愛聯邦……”

傑妮婭差點沒有繃住笑出聲來,她捏了一下林奇的手背上的皮膚,“這是通稿嗎?”

“我猜的!”

閃光燈持續閃爍著,大概十幾秒後,有工作人員走過來,引領兩人走向大廳內部。

看似有點累贅的拍照,實際上才是這場酒會真正的核心。

不管是聯邦還是蓋弗拉都需要這些參與了酒會的嘉賓們出現在報紙上,越是重量級的人物,越是能夠告訴民眾這次蓋弗拉訪問的重要性和意義,以及兩國關係並不像某些國際新聞說的那麼緊張,對社會底層可能存在的焦躁情緒有很好的安撫作用。

進了大廳,有人已經在等著了,傑妮婭雖然不是這次訪問團的領隊,甚至都不是什麼主要的成員,但她皇室的地位擺放在那裡,身為帝國皇帝的妹妹,這層身份本身就代表了很多的東西。

“林奇先生……”,訪問團的副團長是一名六十來歲的老人,頭發已經花白,有一些乾淨整齊的胡須,很有文人的那種氣質。

他看了看林奇,又看了看傑妮婭,通過他簡單的眼神表達,林奇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當然……”

他鬆開了手,傑妮婭也順手收回了手,副團長道謝之後又跟著一句道歉,然後和傑妮婭走到了一邊。

他有些事情要和傑妮婭商量。

林奇從侍者手中的托盤裡取了一杯酒,剛走幾步,就看見了迎過來的小福克斯。

他看上去比以前成熟了一點,以前的小福克斯雖然有三十多歲,可給人的感覺還是有點稚嫩,缺少一種沉穩。

現在他具備了這種氣息,變得像是一個真正的“成年人”了。

能有這種變化,還要感謝老福克斯的入獄,以及董事會那些人對他的發難,順風順水隻會讓人安於享樂,反倒是逆境才能使人成長。

“林奇……”,他抿了抿嘴,舉起了酒杯,兩人碰了一下,各自呷了一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