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12 新風尚[本章由白銀盟 Mr_Crow 冠名加更-4/5](1 / 2)

加入書籤

“你相信蓋弗拉和聯邦之間的友誼能天長地久嗎?”

如果用這個問題去做街訪,那麼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聯邦人會告訴你,這不可能。

人們還沒有忘記被稱作為“聯邦崛起之戰”的那場海戰,還沒有忘記蓋弗拉的無敵艦隊在聯邦艦隊的攻擊下幾乎全軍覆沒的結局。

這種仇恨如果還能稱之為友誼,那麼這個世界上就不應該有仇恨了。

相反的是人們更願意相信一些媒體說的那樣,蓋弗拉和聯邦在未來必有一戰,這場戰爭將會決定這個世界的格局。

能親自的參與到這種曆史進程中的快感讓很多聯邦人都很亢奮,他們在這一刻都變成了堅定的主戰者,從來都沒有如此的希望會爆發戰爭過。

既然現在的和平隻是虛假的,未來必然會爆發戰爭,那麼蓋弗拉和聯邦之間應該是一個隱性的敵對關係。

可就是這種隱性的敵對關係下,蓋弗拉的一些商品或者說一些服務,在聯邦迅速的火爆了起來,乃至於已經成為了一種現象。

比如一些新的服裝配飾品牌,幾乎已經成為了目前最流行的話題。

“他們中有很多店鋪都說他們為蓋弗拉皇室服務了多少多少年,而且他們從來都不出售成衣,隻接受定做。”

“我聽人說,他們的一些訂單已經安排到了今年的年底,你知道這有多誇張嗎?”

“提前幾個月就把東西賣掉了,那些人甚至都不像過去那樣考慮一下下半年的流行元素!”

一談到時尚以及和時尚有關係的東西,薇菈的話明顯就多了起來,這也是聯邦女性最常見的一種現象,她們往往不需要承擔繁重的工作去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生活的壓力往往都壓在男性的身上。

她們有充足的時間去看雜誌,了解一些目前市麵上正在走俏的東西。

不隻是中產階級在這麼做,社會底層也在這麼做,每年最暢銷的那些時尚雜誌在上流社會裡並不暢銷,它們針對的對象就是底層民眾。

“你覺得是什麼吸引了他們?”,林奇為薇菈又倒了一點酒,紅酒落入杯中的時掀起的酒花和香氣有些醉人。

薇菈因為已經結過婚,並且年紀比林奇大一些的關係,有時候他們單獨相處時會有點不那麼放得開。

她不像是佩妮那個小女孩,新時代的女孩,膽大,什麼事情敢做能做,玩起來瘋狂的程度有時候還會超過林奇。

薇菈這種三十多歲的女人在人格建立,三觀完善的最重要的那段時間,聯邦還沒有各種女權運動和組織,她還是傳統意義上的那種女性。

保守,內向,有點羞澀,如果另一半不強迫的話,她們更大概率希望以傳教士的那種方式完成重要的生活行為。

所以這個時候加入一點酒精就是很好的調劑了,人們在酒精作用下會放開一些世俗的枷鎖,做最真實的自己。

酒杯後薇菈的臉色如紅酒一樣被熏紅,她不時捧一下發燙的臉蛋,“皇室,這個詞很有誘惑性!”

她一語道出了林奇問題的核心——皇室!

林奇給予了高度的認可,“你說得很對,皇室。”

“聯邦人其實是自卑的,無論我們如何粉飾我們的過去,我們的曆史就這麼的短暫,哪怕我們今天無比的強大,我們在某些方麵永遠都無法趕超彆人。”

“曆史,獨有的文化,社會的思想!”

他端著酒杯輕輕搖晃著,鮮紅的紅酒在杯壁上一圈圈浸染,又緩緩的落下,“所以人們會下意識的想要通過某些手段,來‘妝點’自己。”

聯邦的那些資本家們不承認他們對蓋弗拉的貴族有向往之情,他們是在自欺欺人,從阿金爾家族在聯邦特殊的地位就看得出,其實聯邦上層社會很吃“貴族”這一套。

貴族再落魄也是貴族,平民再富有也還是平民,這種差距不是有多少錢,有多少實力就能跨越的。

嘴上可能不承認,心裡卻無比的羨慕呢。

就像是現在,一些專門為貴族和皇室服務的品牌一出現在聯邦,就受到了瘋狂的吹捧,他們就是想要用錢來抹平這個差距。

可他們卻不清楚,他們抹不平。

薇菈有些感慨,林奇懂的東西太多了,讓她生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像是他什麼都知道,什麼都難不住他。

這是一種崇拜的情緒在作祟,在酒精的作用下被放大,映射進心靈深處。

“你懂得真多!”,她笑眯眯的吹捧了一句,“我絕對不是奉承,是真心的。”

有了一些酒,說話也就自然了許多,兩人又一同喝了一些。

林奇放下酒杯時突然說道,“待會我們去給你幾套衣服吧,不要忙著拒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