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13 我來說一句(1 / 2)

加入書籤

一聲炮響,讓全聯邦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電視機上。

隨著所有參加聯合軍演的艦隊抵達指定的位置,聯合軍演正式開始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為了讓這場聯合軍演看起來更有價值一點,所有參加的國家分成了兩個陣營,恰恰聯邦和蓋弗拉不在一個陣營中!

有人說這是巧合,有人說這不是巧合,但無論它是不是巧合,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知道它背後的深意,包括了那些流浪漢。

街邊櫥窗中的電視二十四小時的亮著,廣播電台裡也都是和聯合軍演有關係的內容。

就連聯邦三大交易所的交易量,都因為聯合軍演第一聲炮響時產生了短暫的停滯——真的有那麼短暫的片刻沒有任何的交易量。

林奇也在觀看這場聯合軍演,和其他人一起,還有特魯曼先生,海軍的一些人,陸軍的一些人,他們聚集在特魯曼先生的家裡。

總統先生為了體現出他對國防事業的重視,他今天會在國防部和國防部裡的文職將軍們一同觀看這場軍事演習,同時順帶著也有現場的解說員。

特魯曼先生沒有跟過去,今天沒有他的在場的必要,於是他就邀請了一些軍方的人,到他的家裡來一起看演習,還為此找了一個理由。

說是一起體驗大尺寸的電視,林奇作為電視的讚助者,自然也會在這裡。

大家都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中不斷切換的鏡頭,林奇突然問了一個問題,“如果有人射擊了非靶艦會發生什麼?”

他怕自己說得不夠清楚,再深入的細說了一下,“比如說在對抗中,某些對麵陣營的演習艦突然一炮打到了我們的船上,會發生什麼?”

“會爆發一場戰爭嗎?”

“那麼誰和誰是一夥就是按照目前的陣營來排序的嗎?”

一瞬間他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從電視上,搬回到他的身上。

軍人們都有些發蒙,特魯曼先生短時間裡也喪失了思考的能力,他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畢竟這是一個多國的聯合軍事演習,雖然是實彈演習,但不太可能出現林奇說的這種情況。

雙方的確有交火,一開始也考慮到了有可能產生的誤射現象,所以靶艦是和演習艦分開的,它們不在同一塊地方,就算準頭再差,也不太可能出現誤傷的現象。

特魯曼先生回過神來,他和其他幾名軍人簡單的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意見,給了林奇一個答複,“這不太可能,整個演習的流程其實是已經商量好的,我們隻是按照劇本走而已。”

“真正的演習其實從三天前就已經開始了,隻不過大家關注度不夠,當時的內容是遠航和快速切入戰場,現在的項目是小規模遭遇戰。”

“演習的雙方其實在戰場上基本沒有碰麵的機會,被分隔開在兩個海域,然後分彆攻擊靶艦。”

“我們現在所看見的這種畫麵其實是一種視覺上的假象,所以不太可能會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

“接下來是戰場支援和登陸戰,以及最後的決戰。”

聽著特魯曼先生的解釋後林奇稍稍解開了一些心中的疑惑,他略微鬆了一口氣,“如果這樣那就太好了,畢竟我們隻有一支艦隊……”

房間裡除了他之外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一些變化,特魯曼先生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起身走到書房裡,撥通了電話。

總統先生此時也在觀看演習畫麵,他的身邊有一些受到邀請的,具有很大影響力的社會名流,當然還有國防部的各種軍官。

國防部安排了專門的人為總統先生,以及這些來自社會各界的人士解說這場演習,現場還有不少記者,這裡發生的畫麵時不時也會插播到電視節目中。

上校解釋的聲音不小,整個房間裡的人都能聽到,從人們充滿笑容的臉上不難發現,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昂。

從演習一開始,聯邦的表現就非常的不錯,這不是吹噓或者怎樣,聯邦的軍艦在數據上表現的很好看,性能也不錯,在遠航與戰場插入時的機動能力在演習中排到了前三。

不能排到第一並不是因為軍艦本身的問題,說到底還是水手和軍艦指揮官們的問題,他們沒有參加過什麼大規模的海戰,在這方麵明顯缺乏一點經驗。

有人認為推演能夠提高指揮官的指揮能力,這實際上隻是一種想當然的考量。

最簡單的一個問題,在推演中“擊中”意味著百分之百的擊中,可實際戰鬥中則並不一定就能夠擊中。

戰場切入也是,如何快速有效的進入戰場並且形成高效火力直接介入戰爭不是嘴巴上說幾句,手裡拿著幾艘軍艦像是小孩玩戰爭遊戲那樣往前一推就能說明問題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