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16 時代又往前走了一小步(1 / 2)

加入書籤

研究所所長和民間科學家給了林奇一張很好看的“理論試卷”,至於這些理論中的數據有多少能夠實現,其實他們自己也沒有把握。

把數據做得漂亮了幾乎是每一個搞科研的人與生俱來的能力,要知道,數據不好看,投資人就會停止投資。

一旦投資人停止投資了,不僅項目要停掉,這些研究人員也將會丟掉自己賴以為生的生計。

所以無論是不是能做出一個有效的產品,首先一定要把數字弄得好看了。

在研究所所長來看,新的引擎馬力頂多到八十就是極限了,能多一點都是天主的恩賜。

但他們在草稿上寫著的推演結果,卻是不低於一百。

最後,確定了這些結果即將離開時,林奇問了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知道風洞嗎?”

從兩個人目瞪狗呆的臉上林奇就已經知道了答案,他拒絕了兩人的送彆,徑直離開。

來這邊看一看也是因為前兩天和特魯曼先生還有那些軍人聊有關於未來戰爭形態時導致的,他在這邊投了差不多五百萬,而且後續還會不斷的投入更多的資金。

這些資金中有差不多一半用於購買各種授權去了,那些傳統的軍工企業在這方麵有很深厚的工業基礎,他們掌握著很多的專利。

有些東西可以繞開這些專利,但有些專利短時間裡根本不考慮能繞開,比如說噴油嘴。

這玩意看著不起眼,卻直接要了林奇每年十五萬的授權專利。

他可以不買,那麼他就必須自己研究一個有著獨立且不重複的專利,而這不是幾天就能做到的,需要很長的時間。

諸如此類的各種小專利數不勝數,如果一個個都要自己去研究,估計大家可以放棄研究飛行器了。

其中有一些看似簡單的東西,實際上往往有著令人發指的專利壁壘。

專利壁壘這種東西曆來都是那些大鱷們的大殺器,簡單一點來說,假設一把剪刀是一項專利技術,那麼這些大鱷不僅會注冊這把剪刀的專利技術。

他們還會注冊剪刀本身材料的鍛造技術,材料的加工技術,上麵使用的螺絲釘,把手上使用的材料,外形,乃至於包裝都會被注冊。

這隻是專業壁壘中的一部分,各種形似類似包括名字差不多的商標都會被注冊掉,一次形成一個圍繞某個專利核心形成的“城堡”。

有時候一個單一的專利,背後往往會有著幾十上百甚至是上千項有關的專利注冊。

想要繞過這些專利壁壘重新開發一個相同的東西?

有這個可能,但開發的成本會遠遠的超過直接購買專利使用權的成本,這也是那些大鱷不僅吃肉,連湯也一起喝了的本錢。

要麼低頭,要麼就換一行。

這些還隻是見得光的手段,對於這些大鱷們來說還有很多見不得光的手段,從簡單的脅迫綁架研究人員,到放火焚燒研究所,乃至製造爆炸,圍繞著各種尖端專利發生過太多美的或者醜的事情。

每一項尖端專利的背後往往都是幾年十幾年,投入了數以百萬千萬甚至以億計算的研究資金,想要破壞這些人手裡的專利?

他們真的敢殺人!

聯邦曆史上發生過不止一次類似的事情,有些小研究所或者一些個人發表了一些研究成果,這些研究成果對某些專利造成了致命的傷害時,人們很快就能夠從報紙上看見這些人了。

他們不是死於各種實驗事故,就是他們工作的研究機構發生了問題,還有一部分則無聲無息的消失。

能夠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賣個差不多的價格然後轉行的人少之又少,資本家的利益,不是那麼容易觸動的。

林奇也不願意早早的去樹立一些仇敵,買這些專利的使用權不僅能夠給大家留下一個自己遵守遊戲規則的印象,這也有助於他將來“勸說”彆人遵守遊戲規則。

有時候,先一步,就是領先一個世界!

兩天後,林奇來到了庫裡蘭市,並且在州立大學裡見到了那位到現在都沒有透露自己姓名的神秘教授。

大學裡的學術氛圍挺不錯的,實驗室裡不僅有那名項目負責人教授,還有一些年輕的學生,他們都是免費的勞動者。

有人曾經抨擊過這個現象,認為大學中一些教授剝削學生的勞動力。

這些大學教授會從學校內外接一些研究項目,然後他們會讓他們的學生幾乎免費的為自己工作,進行課題的研究。

而他們自己很多時候並不做什麼事,隻在偶爾關鍵的技術節點突破時會親自工作,更多的時候還是做一個“學霸”。

這個“學霸”可不是一個什麼好的詞彙,用更直白一點的方式來說,那就是學術獨裁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