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24 引以為戒(1 / 2)

加入書籤

“我沒有聽錯吧?”

“你剛才說了勳章?”

特魯曼先生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亦或是林奇的理解能力出現了失誤,不然他怎麼能聯係得到“勳章”這個玩意上。

林奇此時已經回到了沙發邊坐下,隨手打開了電視,把聲音調小,他很放鬆的說道,“當然,我犧牲了個人的榮辱,你知道,這件事不是那麼好做,我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特魯曼先生就像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那樣笑了起來,笑了好一會笑聲才逐漸的停歇,他也逐漸的明白了一些東西,“你真的是瘋了,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這件事不太好操作,總不能告訴民眾因為你為了國家和某些人上床所以給你頒發獎章,但後麵我會幫你申請。”,他說著怕林奇不明白,提點了一下,“飛行器……”

現在已經八月份了,很快就要到九月,十月份左右林奇就要前往蓋弗拉受封帝國男爵。

此舉的確是蓋弗拉的皇帝為了惡心林奇和聯邦總統故意布置的,但是林奇又不能不去接受。

如果他不去,就等於把一把匕首塞進了蓋弗拉皇帝的手裡讓他握著,然後警惕著蓋弗拉皇帝有可能的突然襲擊。

除非他這輩子都不再到蓋弗拉去,不和蓋弗拉有關係的事情發生聯係,否則他就必須去。

而且這種事情一旦宣傳開,對於聯邦的“鄉下人”來說,他們本能的會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林奇拒絕了並不會讓他們覺得這有多麼的……愛國,隻會覺得很可惜,又會覺得可能會有什麼齷齪。

可一旦他去了,他受封了蓋弗拉的男爵爵位,等他回來的時候就會變得有些尷尬。

人們在興奮過後,就會考慮一個問題,聯邦的人,受帝國的封,這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

這會是他一個優勢的地方,畢竟聯邦這群小偷、強暴犯、海盜、流放者的後代對貴族還有著一種天然的向往,在和社會高層接觸的時候這個身份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但這層身份也會成為一個隱患,如果有人利用這一點攻擊他,可以很容易的引發社會底層盲目的愛國情緒來製造一些新聞。

有時候仔細想一想,這真是一個笑話,那些真正愛國的人都在下麵,至於上麵,大多數人的眼裡隻有利益。

愛國情緒一旦被操控,就很容易引發持續的衝突。

如果林奇手裡有一枚勳章就不一樣了——

“林奇已經被蓋弗拉收買了!”

“我為聯邦立過功!”

“林奇是和蓋弗拉之間有利益輸送!”

“我為聯邦立過功!”

聯邦的人民很蠢,但聯邦人民的力量很強,所以林奇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搞一枚聯邦的勳章。

哪怕是最普通的那種勳章,隻要證明林奇對聯邦也是有功勞的,那麼民眾很快就會自動的淡化這件事。

這枚勳章現在頒不了,不能因為林奇滿足了傑妮婭的一些需求就給他這個勳章,那隻能成為一個事故,他還有機會。

等飛行器麵世的時候,他就有可能拿到一枚勳章了。

如果飛行器能如林奇所描述的那樣,能夠有效的反製潛水艇的話,甚至能夠頒發一個“聯邦水晶心勳章”給他!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林奇運動結束之後從運動室出來,洗了一個澡換了一套衣服,坐在餐桌邊等著吃早點。

夏天時天氣太熱,哪怕是早晨,社區的健康醫生給所有住戶的意見是儘量在溫度提升起來之前完成晨間運動,或者是在家裡完成。

林奇沒有出去,他不想帶著一大群人跑步。

傭人把報紙送來,他展開一看,頭版頭條就是有關於舍普船舶的新聞。

經過前天和昨天他們對新型潛水艇的數據發布,舍普船舶公司的股票從昨天開始就有明顯的增長,今天更是爆出了他們在發動機引擎方麵一口氣申請了上百項專利,疑似在引擎方麵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毫無疑問,等九點半之後舍普船舶的股票就會有一輪瘋狂的行情。

甚至於林奇隱隱的感覺到,舍普船舶急著宣布海浪ii型潛水艇的參數並不完全是應對發生在聯合軍演最後一個項目上的失利。

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把跳水的股票價格拉回來,在聯邦什麼東西都是虛假的,隻有股票和股民口袋裡的錢是真的。

隻要價格到位,對資本家們來說叛國就和玩一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