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26 詹姆斯·林奇·邦德(1 / 2)

加入書籤

“我也來一杯……”

特魯曼先生“追加”了一杯後和林奇走進了他的辦公室裡,現在國務部還沒有完全的成立,必須等總統先生勝選之後才行完全的起作用。

聯邦政府內有很多不成文的潛規則,現在總統先生之所以是總統先生,並不是因為他的勝選,而是前一任總統下台之後他作為副總統補位得到的。

所以現在總統先生還不具備改變目前聯邦政府機構格局的權力。

這不是說他是一個假總統,這隻是一種規則,潛規則。

現在聯邦政府高層的這些首腦們都源自於前任總統的勝選,這些人他們或者他們身後的勢力在前一任總統競選期間下了重注,並且前一任總統勝選,他們現在的權力都是他們應得的。

說得簡單一點,就是這些政治投機者正在享受投機行為勝利的紅利,在紅利期結束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輕易的打斷他們享受這份紅利的資格。

否則,這就是和這套規則作對。

今天進步黨能當選,以後保守黨也能當選,為了不必要的互相傾軋,每個人都在遵守這個規則,那就是不要輕易的去動彆人的奶酪。

甚至於前一任總統即便下台了,他也保住了自己的奶酪——他的兒子目前是聯邦的明星外交官。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很有可能會在接下來的四年到八年中,爬到一個相對重要的位置上,然後等待著一發衝天。

這也是總統先生構想國務部去慢慢取代外交部,能夠獲得國會通過的原因。

要知道,前任總統的兒子也是在這個領域內,這意味著他的兒子也會享受到國務部崛起所帶來的好處。

有前任總統以及保守黨內的一些支持,也許在八年之後,他都可以爬到次長的位置,在十六年乃至二十四年之後,獲得衝擊總統的位置!

政治是肮臟的,因為這不是一個乾淨的地方,每一個不起眼的變動的背後都是眾多利益的輸送和妥協。

但它又是乾淨的,它能幫很多人實現理想,讓萬物沐浴光明。

略顯有些狹小的辦公室體現不出一個未來權力中樞的氣魄,特魯曼先生對此並不在意,他隨意的拉來兩把椅子和林奇坐在遠離窗戶的位置。

總統府已經裝上了中央溫度控製器,房間裡的溫度比外麵還要涼爽一些,官員們又可以穿得正式且體麵的在這裡辦公。

特魯曼先生從抽屜裡拿出了一份資料,交給了林奇,“彆問我,先看完。”

林奇有些疑惑,但還是聽從了他的建議,翻看了起來。

這是一份有關於陸軍和海軍新裝備參數的介紹,海軍方麵的裝備介紹比較少,主要是陸軍方麵的新裝備,其中有一些新聞上都沒有報道過。

林奇看得很認真,他記住了其中一些很重要的數據和描述之後,把文件放在了桌子上,“你要我把這些消息透露出去。”

特魯曼先生有點驚訝,他沒有否認,“你和我提起的那件事,我和總統先生商量了一下,如果僅僅是因為你發明了一些軍事裝備,就給你頒發一枚勳章,有點說不過去。”

他走到林奇身邊的椅子邊坐下,送上一根煙,兩人的腦袋湊到一著了煙後,特魯曼先生一邊甩著手中的火柴,一邊說,“如果你能拿勳章,那麼每年我們就要送出去幾十上百或者更多的勳章。”

“你得再立一點功勳。”

“在國內政策製定的問題上,你插不上手。”

“軍隊方麵你更沒有機會插手,而且現在也沒有什麼戰爭,你沒有立功的機會。”

“各方麵都是如此,即便你做得再怎麼優秀,民眾們都會認為你還差了一點,所以我想到了一個想法。”

他說著突然停了下來,房間門外出現了敲門聲,他支應了一聲後,凱瑟琳端著托盤走了進來。

兩人各自說了一句謝謝之後,目送凱瑟琳離開,特魯曼先生低頭吹了吹咖啡,抿了一口,“你還記得聯合軍演時,蓋弗拉人的潛水艇航速超過我們預料的那件事嗎?”

林奇點了點頭,這件事記憶深刻,很多人都說聯邦在最不可能輸掉的項目上輸給了蓋弗拉,對國內的士氣打擊很大。

舍普船舶公司的股票當天就出現了跳崖式的暴跌,如果不是他們很快拿出了第二代潛水艇的參數,並且國防部追加了一部分研究資金,舍普船舶的那些股東和股民肯定要遭殃。

這件事很難讓人忘記。

“我們幾個安全機構,包括軍情局,戰略指揮部之類的一些機構坐在一起研究了這件事,我們認為我們之前的一個無心的計劃,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在這之前,我們曾經透露過一次聯邦的潛水艇性能參數……”,林奇隱隱記得的確是有這麼一件事,甚至這個計劃他也參與了,特魯曼先生放下了咖啡杯,繼續說道,“當時我們透露的性能參數恰好和目前蓋弗拉人潛水艇表現的參數一致。”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