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27 憑什麼(1 / 2)

加入書籤

讓林奇在授勳的時候稍微透露一些信息也是經過周密考慮的。

如果動用蓋弗拉國內的間諜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可信程度不高,莫名其妙就出現的參數會讓人覺得不太對勁。

如果讓聯邦國內蓋弗拉的間諜拿到這些情報,也會顯得有點突兀。

道理很簡單,他們有可能會竊取某一項裝備的資料並且在被發現之間發送回去,但他們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一次性竊取一大堆機密文件還能安全的發回去。

至於聯邦政府自己公開,也會顯得很蠢,偶爾公布一些項目名稱和少數戰略性裝備的參數可以看作是對潛在敵對國家的武力威懾。

告訴他們,我們有這些極為先進的戰略性武器,在你們沒有和我們處於同一水平時候,就要做好認慫的準備和態度。

但一口氣公布了那麼多項目中每個裝備的詳細參數……,這是怕那些國家不會懷疑嗎?

所以想辦法通過一個可靠的人的嘴巴透露出去,引來蓋弗拉國內的關注,再給他們的間諜一些機會。

抓捕一部分間諜的同時,也讓他們隨即拿到兩三份文件回去,從旁證明林奇散布的那些數據的真實性,他們大概率就會上當了。

這個“可靠的人”不能是政府官員,不能是軍方將領,又要有足夠的地位能夠接觸到這些資料和數據,林奇就是一個很好的人選。

最關鍵的是他即將成為蓋弗拉貴族,蓋弗拉的高層會對他有一種天然的放鬆戒備,這種放鬆的程度可能隻是微乎其微,但這夠了。

林奇點了點頭,端起咖啡喝了兩口,有點嫌棄,“總統府的咖啡依舊是那麼難喝!”

他把剩下的咖啡放回到桌子上,懶得再碰。

特魯曼先生哈哈的笑了起來,“我們很在乎納稅人的每一分錢,那些錢是讓我們用來發展建設我們的國家,而不是為了讓我們喝上更好的咖啡。”

他把咖啡喝得乾乾淨淨,然後舒了一口氣,“的確不好喝,但沒辦法。”

總統府經常出現在各種媒體上,有些是官方性質的通稿,有些單純就是媒體人找麻煩。

以前總統府的咖啡機旁邊還有足夠多的牛奶以及方糖,人們把咖啡變成了甜牛奶加咖啡,就因為這點小事情還上了報紙。

他們甚至討論總統府的咖啡豆采購是否超過了一個政府機構采購的最高標準,為此還讓總統府後勤辦公室的最高長官主動引咎辭職。

從那以後,總統府隻有速溶咖啡包,每一杯咖啡隻配一顆方糖,多了不允許。

各種高檔的咖啡機也變成了熱水機,民眾們滿意了,民意勝利了。

這也讓總統府咖啡的難喝程度僅次於各地警察局的咖啡難喝程度。

有些受不了的工作人員,要麼自己從家裡帶咖啡粉,要麼就訂購周邊的咖啡。

他放下咖啡杯,走到桌子邊拉開抽屜,取出了一張白紙,交給了林奇。

上麵有兩個名字以及兩個電話號碼,一看就是很假的那種名字。

之所以說這兩個名字很假,是因為它們太普通了,普通到沒有絲毫的特色。

“前麵的是聯邦駐蓋弗拉大使館軍事專員的電話,後麵是可以幫你快速離開蓋弗拉的人。”

“我們不會派遣任何官方人員,包括特工之類的人隨行,你可以帶著你自己的人。”

他稍稍停頓了一下,“如果情況不對,儘快回來。”

“不對?”

林奇微笑著搖頭,拿出打火機點燃了手中的紙張,然後看著它燒成灰燼。

兩個簡單的電話號碼已經被他牢牢的記住,他曾經有過一份工作,需要在極短的時間裡記住一個人的身份證件號碼以及一張銀行卡號碼。

大概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很困難的事情,但對他來說卻很簡單。

任何數字,隻要超過三位以上,就一定會存在一種方便記憶的方法,隻要掌握這種方法,記住一些數字和玩一樣。

“不會有什麼不對,我堅信這一點……”

林奇離開了特魯曼先生的辦公室之後沒有立刻離開,而是抽空和忙的快要飛起來的凱瑟琳簡單的聊了幾句才離開。

看似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但凱瑟琳卻能明顯的感覺到,每個人對待自己的態度都變得好了一些。

有些是因為林奇,這個聯邦年輕人中最有錢的家夥不隻是有錢,他還很喜歡交朋友,並且即將被封爵。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