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37 吹牛好比脫口秀不僅要幽默還要秀(1 / 2)

加入書籤

在熱到能讓人懷疑自己是不是水做的夏天,躺在十幾度的房間裡,蓋著被子入眠,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一想到這些,房間裡的一些貴族就回想起不久之前的春天。

春天和秋天是貴族們最喜歡的季節,溫度不冷不熱,他們不會像現在這樣隨便穿戴一點東西就渾身是汗。

也不需要像冬天那樣,要麼讓自己瑟瑟發抖保持著所謂的“貴族風度”,要麼就讓自己看起來雍容的像是一個鄉下農夫。

春天好,秋天也好,林奇的話讓他們的表情出現了些許多的變化。

“能控製房間裡溫度的設備?”,有貴族重複了一句,“如果那是真的就太好了!”

如果沒有其他什麼意外的話,這場關於溫度連討論都算不上的話題就要終結,可林奇怎麼會讓這個好不容易挑起來的話題就這樣結束?

“難道蓋弗拉沒有這樣的技術嗎?”,他看似單純的疑問和音尾以及他臉上的那些笑容,配合他聯邦人的身份,組成了一個讓人無法忽略的挑釁。

一些想象力豐富的貴族此時腦子裡隻有一個畫麵——林奇囂張的踩著他們,大聲的嘲笑蓋弗拉的科技落後。

貴族,是一群很特彆的生物,他們愛護自己的麵子勝過自己的生命——大多數時候的確是這樣。

也許會有人提起貴族之間戰爭的一些贖買製度,其實這個製度並不像是人們想象中的那樣,貴族被敵人抓捕了之後會受到羞辱之類的。

貴族一旦表明了身份,對方不僅不會羞辱他們,反而會邀請他們成為座上賓。

在蓋弗拉曆史傳記小說《雄獅王朝》中就有大量相關的記載,戰勝的貴族會給戰敗的貴族足夠的尊重。

他們會在同一個餐廳用餐,會一起欣賞歌劇,會一起喝下午茶,會一起享用晚餐……

戰敗的貴族幾乎沒有被屈辱的對待,他們就像是沒有戰敗那樣,隻是到朋友家訪問了而已,然後等著家裡人湊夠了錢,把他們贖買回去。

在蓋弗拉曆史上還發生過戰敗的貴族家裡人不願意贖買,導致戰敗貴族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最終自殺在天鵝絨被子上的故事。

貴族的體麵對貴族們來說,很重要。

林奇的話毫無疑問激發了一些蓋弗拉貴族的不滿和怒火,這些人們看向林奇的目光變得不善。

“我們當然有……”,有一名貴族很快就銜接上了林奇的話,“隻是這些調溫器暫時隻供應皇室而已,要不了多久就會普及開。”

他一開始說的時候還斷斷續續,不那麼的流利,顯然沒有想好怎麼編,但越說越流利。

如果聯邦的什麼調溫器真的已經開始普及,沒道理不向外出口。

現在但凡能夠賺到錢的商品,最先供應的就是權貴以及出口。

不是不供應國內的底層,而是供應底層的利潤不如出口的利潤大,很多科技產品在出口時會有補貼和退稅的政策。

同樣是一百塊錢把一件商品賣出去,賣給國內普通人的純利潤可能還不到百分之二十,但是賣到國外去,退稅和補貼就已經讓利潤達到了及格線,再加上售賣盈利,隻能賺得更多。

他們要是真的有這些,還已經普及,蓋弗拉絕對是一個傾銷國,這裡的貴族最喜歡的就是享受。

所以這位貴族斷定,聯邦的這種調溫器還沒有到“泛濫”的地步,他給出這樣的答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林奇沒有爭辯,隻是很矜持的笑了起來,可他的笑容和沉默並沒有讓人覺得他“認輸”了,反而給人一種非常具有衝擊的“嘲笑”感。

他就像是在無聲的嘲笑著貴族們無力的狡辯,就像是看穿了謊言背後的真相。

“怎麼,林奇男爵不信嗎?”

他的笑容太……欠揍,有其他人不耐的插上了一句,在這個時候林奇隱隱成為了所有人的“敵人”,成為了被針對的那個。

“信,怎麼會不信呢?”,他攤開了雙手,看似柔和的笑容此時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扭曲了起來,“你們說的每一個字我都信!”

明明並不撩火的話,到了林奇的口中突然間變得讓人不快起來,恨不得在他臉上狠狠的來幾下。

有人忍不住問道,“林奇男爵,你覺得帝國和拜勒相比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世界上有很多聯邦,這個聯邦那個聯邦,林奇來的地方叫做“拜勒聯邦”,在蓋弗拉人的口中,他們不會說“蓋弗拉”,而是“帝國”。

就像是在拜勒聯邦,他們會說“聯邦和蓋弗拉”一樣。

這些話同樣看著沒有什麼特彆的地方,但是林奇以及其他人都能感受到其中隱藏著的火氣,他抿了抿嘴,環顧四周,明明是很平靜的目光,可落在那些戴著“有色眼鏡”的人的眼裡,反而成為了一種挑釁的姿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