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38 計劃通(1 / 2)

加入書籤

“陛下,林奇在沙龍上透露了一些我們還沒有打探到的陸軍裝備,還有相關的一些參數……”

正在看從聯邦帶回來的歌劇,膠帶,在放映廳播放。

皇宮裡有一個小的播放廳,專門為皇帝陛下服務,比如說他想要稍微休息一下緩解疲勞時。

此時他看得正在興頭上,這次蓋弗拉的文化訪問交流團對聯邦的一切都表現出了足夠的輕蔑,用團長的話來說就是“拜勒聯邦的文化像牛屎一樣立不起來”。

對於比較有文化底蘊的團長來說,他實在是看不慣聯邦那幫子文化世界的下等人。

除了極少數能夠被人們稱道的藝術家之外,其他人的作品中根本看不見多少藝術的成分,不是莫名其妙的自我陶醉,就是低俗的屎尿屁。

在眾多他覺得實在是無法忍受的作品中,隨便選了一些作品買了版權回來發行,並且發誓再也不會去聯邦交流訪問了。

那裡根本就是藝術的荒漠!

事實上他的話並沒有說錯,一群流放者,逃亡者,罪犯的後代怎麼可能擁有蓋弗拉人口中的“藝術氣息”?

他們離藝術太遠了,而這也恰恰是兩個國家社會形態最大的區彆,甚至是國家形態的區彆。

不過這些被團長看不起的引入作品,卻正在發揮它的力量。

比如說皇帝陛下,就非常喜歡正在播放的歌劇。

他沒有好意思直接說要看電影,在這之前他的態度和立場是很堅定的,絕不會去觀看聯邦的影視作品,他認為那些東西會使人墮落腐朽。

所以他選擇了一出歌劇,這出歌劇的劇本還是蓋弗拉的大編劇家寫的,叫做“海恩的複仇”或者“海恩伯爵複仇記”,講述的是一個伯爵被謀害但僥幸逃脫,最終實現複仇的故事。

在蓋弗拉的版本中,歌劇的核心在於伯爵的智慧,他利用自己的智慧周旋在眾多的敵人之中,最終通過類似挑撥的方式,讓他的敵人們互相攻擊,紛紛慘敗,他也由此重新掌握了權力。

很多人認為這是非常經典的歌劇,歌劇中的貴族形象很豐滿,狡猾,奸詐,充滿智慧,哪怕是反麵角色都充滿了人格魅力,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至於聯邦的版本……則奔放得多。

在聯邦版本的《海恩的複仇》中,海恩伯爵並不像是蓋弗拉的海恩伯爵利用的是智慧,他用的是肌**子。

從他逃離地牢開始,就展現了無與倫比的個人能力和武勇,當然也有點智慧,但更多的還是武勇。

沒有什麼驚心動魄在鋼絲繩上跳舞的驚險,全程都是以暴製暴的另類英雄主義。

其實在聯邦就有一些人對此有所抱怨,加入海恩伯爵的實力那麼強,就不會被幾個連武器都沒有的壞人製服並且奪走他的爵位。

可這點不能阻擋人們對它的熱情,就像是此時的皇帝陛下,看得一身是勁。

每當海恩伯爵乾淨利落的打敗他的敵人,朝著勝利更進一步的時候,他都由衷的感覺到一陣滿足的快樂。

不需要動腦子,就這麼一直快樂下去就行了,劇本改得不錯,如果沒有人打擾他的話,就更棒了。

播放機恰到好處的停下,放映廳裡亮起了昏暗的燈光,不至於看不見東西,但也不會刺痛皇帝陛下適應了黑暗的眼睛。

“他說的那些東西也許隻是他說大話,林奇是一個出色的商人,而說大話則是商人的本性。”

皇帝陛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裡帶著一些不屑,其實這不是他的本意,隻是歌劇的內容影響到了他而已。

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問道,“找專業的人記錄一下,問問那些軍工,這些數據是編造的,還是有一定依據的。”

來人再次欠身彎腰,“已經複查過了,其中大多數都符合工程師們的推論,他們認為這些數據很有可能是真實的。”

皇帝陛下眼中流光一閃,站了起來,來回走了幾步,“再安插一些人進去,務必記住每一句話。”

“另外聯係拜勒那邊的潛伏者,讓他們稍微動一動,不需要全都動起來,選擇其中的幾項,我要知道這些數據的真實性!”

皇帝陛下沒有那麼盲目的選擇完全的相信或者不信,他需要驗證。

特魯曼先生他們的策略取得了成功,蓋弗拉目前最大的問題其實不是他們的海軍,而是陸軍。

每一次戰爭都因為陸軍靠不住,不得不放棄之前通過海軍獲得的優勢,國內已經統一了想法,必須儘快的讓海軍擁有戰鬥力。

如果不是安美利亞的祖國就是一個沿海的國家,可能連安美利亞他們都拿不下來。

每次打垮了一個地方的軍事反抗力量,陸軍堅持不了幾天就被趕回來,以至於打了等於白打!

如果陸軍能稍微有點作用,恐怕現在蓋弗拉的地盤已經擴大了無數倍。

改變陸軍現狀的辦法不多,一個就是從軍備方麵完全碾壓對手,降低個人軍事素質在戰爭中的比重。

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強化鍛煉個體,讓軍隊發出本來應該發揮出來的力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