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42 我不僅會賺(1 / 2)

加入書籤

林奇說了一句再見之後起身轉頭就走,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理查德衣服下藏著的手槍,甚至都沒有給他和它一丁點的尊重。

看著林奇遠去的背景,理查德的手摸了摸衣服下的手槍,最終什麼都沒有做。

他不知道林奇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外麵是否真的有兩把槍正指著自己的腦袋,他不敢賭。

如果是真的,隻要他露出了武器甚至隻是做出了動作就有可能被擊斃。

他死了,這裡的人也不會找林奇的麻煩。

因為林奇是貴族,而他,隻是一個外國人,對貴族亮武器就是挑戰這個國家的秩序,這點他很明白,到了那個時候他就真的是白死了,沒有人會幫助他。

林奇越走越遠,直到他離開了咖啡館,理查德才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就像是林奇說的,他下錯了一步棋……不,是下錯了很多步,已經沒辦法回頭了。

此時的他不再僥幸的想著能撐多久,而是想著如何逃出蓋弗拉。

一旦圓融資本倒下,他背後的那些貴族,其他的一些貴族,都會想要把他撕碎了,他隻有死路一條。

坐在咖啡館裡有大概七八分鐘的時間,他丟下兩塊錢後起身離去,既然已經做出決定,那麼就必須立刻實施!

最重要的,是先把手中的股票套現,哪怕會損失一部分錢,也必須儘快套現離開。

此時理查德已經沒有考慮到其他人了,他的那些手下和夥伴,他用“林奇的目標是自己”來說服他自己,如果他不離開,他就死定了,但其他人不會出事。

林奇還不屑於和這種層次的人交手,他們能平安無事,自己不行。

要套現,最好的地方就是股市

如果通過其他方式套現,比如說轉讓股份,首先是周期太長,從找到人能接手這麼多的股票,到最終簽訂合同,至少需要兩周的時間。

有這兩周的時間可能一切早就都結束了,所以不能等,必須儘快。

其次轉讓公司股票需要發布一個聲明,作為公司重要的創始人減持甚至是徹底清空自己的股票,不僅需要聲明,還要停牌。

這裡麵涉及到了蓋弗拉金融秩序的問題,是必須遵守的。

如果每個人都知道他打算跑路了,那麼他有機會真的跑路嗎?

有這兩個要素控製著,他就不可能真的跑路,隻能通過交易所,在股票市場上不斷的小額拋售以換取一些機會。

其實這種做法也是不符合蓋弗拉法律的,可隻要他不說,操盤手不說,誰又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等錢套出來之後,不管多少,他差不多應該已經離開蓋弗拉了。

這一局他承認,自己失敗了,但他相信自己還有機會!

時間不等人!

還好選擇的地方就在皇家交易所的對麵,理查德出了咖啡館過了馬路就是交易所,圓融資本在皇家交易所內有一個屬於公司的席位。

大多數公司都有類似的機製,不是自己持有交易席,就是和某些經紀公司簽訂了協議,在必要的時候經紀公司的席位會全力幫助這些大公司操盤。

這麼做一來是方便公司對市場變化的應對,比如說有人惡意收購自己公司股票的話,如果沒有交易席,就很難發動各種應對措施,像是競價收購股市上的股票,拉升價格讓惡意收購者準備的資金不夠收購大量的股票。

其次也是為了方麵公司內部向外放貨,以及後續的發行工作。

理查德為了烘托出圓融資本的強勢,他直接花重金買了一個交易席。

至於優先交易席,那些席位基本都掌握在貴族和少數公司的手裡,不是花錢就能買到的。

“老板……”

正在交易席上接私活的操盤手看見理查德時候立刻打了一個招呼,順帶著把手中的私貨處理了。

如果有交易席卻不操作其實是很虧的,所以理查德雇傭這名操盤手的時候,同意他接私活,利潤和公司對半分。

操盤手沒有任何意見,先不說個人能不能買到交易席的可能,單單是一個交易席在交易日裡一天創造的利潤,已經非常的驚人了。

按照蓋弗拉交易位最低百分之一的手續費來說,每一百萬的交易從手中流過,就會產生一萬塊的手續費。

這一萬塊錢的交易費中,有五千塊錢是交易所的,還有五千塊錢就是交易席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