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47 交鋒(1 / 2)

加入書籤

“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在蓋弗拉帝國內務安全部,帝都分部第二執行處的辦公室中,林奇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中的一些材料。

他的表情的確表現出了足夠的哀痛和驚訝,就像是……不,就是真的。

這就是他此時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他把手中的一些材料放回到桌子上,然後翹起了腿,點了一根煙。

很多時候林奇吸煙並不是需要補充尼古丁來促進多巴胺的分泌,他需要的隻是一個可以隨時隨地轉移彆人注意力的小道具。

一支煙,一支筆,一把指甲刀,都行,但是相較於後兩者,人們對香煙的警惕程度會更小,更便於使用。

說起來很神奇,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對自己對麵而坐的人手上的香煙有太多的注意,很多時候他們都會在交流的過程中忽略這個東西。

但如果有煙灰落在地上時,或者落在文件上,或者被持有者按滅在煙灰缸中時……人們的注意力就會莫名其妙的被轉移,哪怕轉移的時間可能就一兩秒。

但真的轉移了,人們會想著“這個混蛋把煙灰落在了我的地攤上”後者“他難道不知道注意一下自己的煙灰已經很長了嗎”再到最後“他終於結束了,我都快要受夠了”

這些小技巧有時候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人們在注意力被分散時,會產生幾乎接近於本能的應激反應。

這種反應每個人都有,但有些人經過訓練之後會被理智壓製住,隻有他們分散了注意力時,本能才會重新占據高峰。

同時,人們的思考或者說一種想法從無到有,並不是立刻就產生的,這個產生會有一個過程,並且這個過程會被打斷。

有時候一個母親一邊說著一些話朝著自己的孩子走去,但因為孩子讓她重複一句,她一瞬間就忘記了自己剛才說的是什麼,自己要做什麼。

這些小動作也能起到這個作用,隻要抓住那個時機。

“不介意吧?”,林奇揚了揚手中的香煙,坐在辦公桌對麵的內務部檢察官搖了搖頭。

內務部檢察官,一個特殊的職務,就像是安理會一樣,工作的重心都放在偵破一些威脅到國家安全的案件上,但這些案件僅限於國內以及涉及到政府工作人員,以及貴族。

如果案件中沒有政府工作人員的身影,沒有貴族的身影,那麼就會由第七警察部隊來負責,也有人把他們稱作為“皇帝的走狗”。

有時候蓋弗拉人的腦子就像是被驢踢了一樣,他們很尊重敬愛自己的皇帝,可有時候他們又表現得非常刻薄,這兩種表現往往都是結合在一起,也是蓋弗拉的文化特色之一。

“林奇男爵,你認識這位理查德先生嗎?”,內務部檢察官的表情很平常,沒有嚴肅的那種能看出的變化,就像是剛起床時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他內心的情緒變化。

林奇點了點頭,他拿起了桌麵上的資料又看了一眼,“理查德曾經是我的合作夥伴之一,但後來因為我們……”,他說著搖了搖頭,“……一些理念上的不和,我們就沒有再繼續合作了。”

“你不會認為是我做的吧?”,林奇說著笑了起來,笑聲很爽朗,一點也不緊張局促。

這種表現讓檢察官意識到如果這件事真的是林奇做的,那麼他們將麵臨一個可怕的對手,至少林奇現在表現得像是一個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從他臉部肌肉細微的變化,從他的眼神,他的瞳孔,他一些細小的肢體動作上,都找不到破綻。

這隻能說明要麼不是他乾的,要麼就是他精心策劃過的。

這也讓檢察官有點疑惑,他看過林奇的資料,這應該不是一個接受過什麼專業訓練的聯邦諜報人員,他的軌跡太詳實了。

詳實到任何從事諜報工作的人都知道這不可能有問題的程度!

這就好比林奇的信息上有林奇人生每一步的履曆,比如說他上的中學學校,班級。

如果想要查這個人,就可以通過學校找他的同學父母,詢問他們是否對林奇有印象並且出示多張相片來確認林奇的身份。

在通過對時間段的控製,對一些人提出一些問題,就能查出林奇是否接觸過某些機構,或者是否“失蹤”過一段時間。

一般來說諜報人員的身份信息說是偽造的,其實還是有些模糊的,沒有林奇的資料如此的細致詳細。

隻是他哪知道,在另外一個世界,林奇接受過了最嚴格的審訊製度,並且扛過了十幾種措施,這種強度的審訊對他來說還不如說是聊天。

檢察官的注意力重新集中起來,他拿出了幾張相片,放在了桌子上,“你來了帝國之後,曾經多次和理查德接觸,你們都聊了什麼?”

林奇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幾張相片,很清楚,角度也很好,確保了林奇基本上是麵對鏡頭,有充分的空間辨認他的麵部特征。

這些相片是拍攝他,順帶著把理查德拍進去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